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安全屋

魏仁武所说的安全屋是一栋二室二厅的房子,一打开屋子,岳鸣立即闻到一股尘埃的味道,可见这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

岳鸣一进屋子,便对魏仁武好奇道:“这房子,是你的?”

魏仁武嘴角露出了诡异地笑容,他笑道:“你觉得呢?”

岳鸣摇头瘪嘴道:“不可能是你的,你如果有房子,早就卖了,拿着钱去潇洒,怎么可能留着喂灰尘。”

魏仁武哈哈笑道:“知道就好。”

岳鸣说道:“所以,我很好奇,这是谁的房子?”

魏仁武回答道:“这是‘天成帮’的一个荒废的据点,也是‘天成帮’的帮内人员犯了事,暂时落脚藏身的地方,成帮主把这里暂时借给我们用的。”

“这里能绝对安全吗?”岳鸣最关心的还是安全问题。

魏仁武摊开双手,轻叹道:“难说,只能说暂时安全吧,时间长了,任何地方都不安全。”

岳鸣一听到并不算安全,不由得心头一紧。

“喂,那个谁,你叫什么名字?”徐玖突然对魏仁武说道。

“我叫魏仁武,你可千万不要再说第三遍。”魏仁武面有不悦,他虽然喜欢美女,但他却不会很喜欢徐玖,徐玖实在太无趣,这让他不免有些后悔接下这个任务,当初接任务之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魏仁武对徐玖感兴趣。

徐玖冷冷道:“魏仁武,给我一支烟。”

魏仁武非常惊奇,这屋里有岳鸣和他两个人,徐玖没有找岳鸣要烟,却直接找他要烟,说明徐玖有一定的洞察力,一眼便看出魏仁武是个吸烟的人。

魏仁武给徐玖递上一根“蓝娇”烟,为徐玖点上香烟的时候,并说道:“这烟味有点重,你受得了不?”

徐玖深吸一口香烟,毫无压力地说道:“味道刚合适。”

岳鸣看见徐玖吸烟的样子,似乎少了一份冰冷,多了一份妩媚,岳鸣觉得这个时候也许是接近她一点的最好时候,毕竟三个人要同心协力对抗“封神会”的危险,岳鸣要试图做到能够团结一点。

岳鸣寒暄道:“徐小姐家乡是哪里呢?”

徐玖一听到岳鸣所说的话,突然冷静的表情变得愤怒,她怒吼道:“管你屁事!”

于是,岳鸣成功的热脸贴在了徐玖的冷屁股上,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哪里不对了,为什么徐玖会生这么大的气?

徐玖一怒之下,便说道:“算了,我去洗澡。”

在一旁看着岳鸣热闹的魏仁武,帮徐玖指了指厕所的位置,并说道:“去洗吧,水费和气费,‘天成帮’每个月都缴了的。”

徐玖怒眼看了看岳鸣,扔掉香烟,便走进了厕所。

岳鸣向魏仁武求助道:“我到底说错了什么?”

魏仁武嘲笑道:“你每个字都说错了。”

岳鸣不解道:“我还是不明白我说错了什么,我就问了问她家乡,我觉得这很正常啊。”

魏仁武小声凑到岳鸣耳边,说道:“你跟正常人寒暄一下家乡是正常不过的事,但是她的亲戚朋友都被‘封神会’给残害了,你问她家乡,她的家乡还有她认识的人吗?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被魏仁武这么一说,岳鸣顿感羞愧难当,确实是他说错话了。

魏仁武又说道:“为了挽回你的过错,今晚我们三个人的晚餐,你必须想办法解决。”

岳鸣疑惑道:“这个房子,准备了菜吗?”

魏仁武瘪嘴道:“很明显,这里不会准备菜的,本来就不经常有人住,放点菜在这里,喂老鼠吗?”

岳鸣说道:“既然没有菜,你难道想让我凭空弄出饭菜来?”

魏仁武说道:“你有腿吧?有腿,就自己出去弄啊!”

岳鸣惊恐道:“出去!万一碰到‘封神会’的人怎么办!会遇到危险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我管不着了,自己想办法,你是想冒着可能被杀的危险去找吃的救我们三个人,还是在这里坐等饿死,一个是可能死,一个是必然死,你作何选择?”

魏仁武总是让岳鸣哑口无言,岳鸣知道今晚他必须去弄吃的,所以他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去就是了,想吃什么?”

魏仁武说道:“我想吃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才对。”

这倒是,为魏仁武做了这么久的菜,可能岳鸣比魏仁武的妈妈更懂得魏仁武的口味。

岳鸣只得冒着危险离开了安全屋。

其实,这是魏仁武的一个小心思,他只是想支开岳鸣,留一个和徐玖独处的机会。

魏仁武拆开沙发上的防尘布,卧倒于沙发上,点燃一根香烟,悠然自得。

徐玖洗澡完毕,因为没有换洗衣服,所以她还是穿着她原本的那身衣服,并用毛巾擦拭着湿哒哒的头发。

徐玖走到沙发边,对正在抽烟的魏仁武说道:“你那个跟班呢?”

魏仁武朝天吐出两个烟圈,悠悠道:“你是说小岳吗?出去给我们找吃的了。”

徐玖很自然地摘下了魏仁武嘴里的半根烟,放在自己的嘴里抽起来,并坐到另一张沙发上,冷冷说道:“你是故意支开他的吧。”

魏仁武立马翻身而起,他对这个女人的兴趣又提了上来,很明显徐玖比他想象中要聪明很多很多,竟然立马便猜透了魏仁武的意图。

魏仁武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徐玖冷笑道:“如果我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我该如何活着从‘封神会’的魔掌上逃脱呢?”

魏仁武在徐玖这句话中,听出了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告诉魏仁武,她绝对不是一个笨蛋,第二个意思是告诉魏仁武,她已经看出魏仁武支开岳鸣的意图,就是想问她是如何从“封神会”的手中逃脱的。

魏仁武轻叹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么我就直接问了,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从‘封神会’手上脱逃的吗?并且你对‘封神会’到底知道多少?”

徐玖笑了,这次的她不再是冷笑,而是嘲笑,她嘲笑道:“我不能告诉你,别以为你才成功从‘青龙’手中逃脱一次,你就想取得我的信任,我告诉你,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我不会轻易信任任何人,包括我曾经认识的人。”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我俩非亲非故,你的确不该信任我,不过至少你告诉我了一件事,那个枪手叫‘青龙’。”

徐玖轻叹道:“告诉你他叫‘青龙’也不打紧,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青龙’要杀的人,他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杀掉,除了一个人以外,没有任何人能逃脱他的枪口。”

魏仁武悠悠道:“我在想,你说的那个成功逃脱他的枪口的人,就是你自己吧。”

徐玖冷冷道:“没错,就是我,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也一样能成功回到北京去,我已经成功过一次,就可以成功第二次,带着你们,反而是累赘。”

徐玖的这句话,让魏仁武感到十分的不爽,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累赘。

魏仁武强忍着愤怒,又问了徐玖一个问题:“其实你已经成功逃离了‘封神会’,只要你躲起来,好好的生活,也还是不错,所以你为什么要回来?要回来重新面对危险?”

徐玖的内心像是被刺痛了一般,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要报仇。”

简单的四个字,却似乎在魏仁武的心里勾勒了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背井离乡逃亡国外的女人,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的亲友被残杀,难以入眠,她每天都在念叨要报仇,只要有一丝机会,她都会报仇。

魏仁武也明白了一个问题,余先生之所以能成功说服徐玖,是因为余先生向徐玖承诺过会替她报仇。

如果向“封神会”报仇是徐玖的心愿的话,魏仁武似乎便找到了突破口。

魏仁武试探性地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能帮你报仇,你会不会信任我一些呢?”

徐玖轻蔑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本事?”

魏仁武挑了一下眉头,自信地说道:“实不相瞒,我是这样认为的。”

徐玖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魏仁武的面前,她伸出手指,用了一个极具挑逗的姿势撩动魏仁武的八字胡,悠悠说道:“实不相瞒,我却不这么认为。”

说完,徐玖便发出很大声的嘲笑声,这种嘲笑,很明显是瞧不起魏仁武。

魏仁武这辈子最不能接受的便是别人瞧不起他,在他的眼里,只有他瞧不起别人,能够瞧不起他的人恐怕还没伸生出来,如果有人瞧不起他,魏仁武会自动默认这个人为蠢货。

徐玖是不是蠢货,尚不得而知,但是毫无疑问,她成功地激怒了魏仁武。

魏仁武猛地站起身来,抓住徐玖的衣领,把她的脸拉到自己的面前,狠狠地对徐玖说道:“我才不管你怎么看我,我现在只想让你知道,你他妈只能由我来保护,连你自己都没有资格保护自己,你给我听清楚了!”

面对如此认真的魏仁武,徐玖也只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这时,安全屋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我回……”是岳鸣回来了,当岳鸣看到魏仁武和徐玖对峙的一幕,不禁呆住了,他缓缓把最后两个字说出来,“……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