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接受任务

魏仁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缓缓说道:“余先生,可能你对我这个人有些误解。”

余先生说道:“魏先生想说什么?”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烟,说道:“余先生,我魏仁武的工作主要是做刑侦调查,可不是给人当保镖,恐怕您这个任务要另外找人了。”

余先生哈哈大笑道:“魏先生有所不知,我挑选你来完成这个任务是有原因的。当我们自己人面对‘封神会’的时候,总是十分被动,连他们毛都抓不到一根,我们就遍体鳞伤了。但是,魏先生你可不一样,你一个人单枪匹马挑落了‘封神会’的‘白虎堂’,并且生擒了‘白虎’,这简直让我们整个部门都对你刮目相看。要知道‘封神会’可是我们的梦魇,而你却是‘封神会’的梦魇。”

魏仁武说道:“余先生过誉了,事实上也不是我一个人扳倒‘白虎堂’的。”魏仁武看了看林星辰和岳鸣,意思是在和‘白虎堂’的争斗中,他们俩和重案第二支队都功不可没。

魏仁武又说道:“而且,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遥想当时,魏仁武等人追捕逃亡的杨曦,造成了无辜死亡的群众不计其数。

余先生说道:“虽然如此,但是魏仁武依然是第一个能做到如此程度的人,所以我这次一定要请你来完成这个任务。”

魏仁武却拒绝道:“那可不行,我做人是有原则的,我绝对不能给人当保镖,这太掉价了。”

岳鸣知道,魏仁武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去做的,所以余先生这一次只能空手而归。

余先生并没有气馁,他说道:“魏先生先不要把话说这么满,我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请接招……”余先生话音未落,突然怀里飞出来一件物体,冲向魏仁武,速度太快,岳鸣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只觉得应该是一种暗器。

魏仁武却没有因为余先生突然地攻击而感到意外,他轻描淡写地伸出两根手指便接住了那个所谓的“暗器”。

当“暗器”停滞在魏仁武的手上,岳鸣才看清楚这原来是一张照片。

余先生说道:“这张照片,请魏先生过目。”

魏仁武不屑地瞄了一眼那张照片,可是当魏仁武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魏仁武的两只眼睛就便难离开那张照片了,神情中也透露出惊讶。

岳鸣非常好奇那张照片上到底有什么,可是他坐的位置的角度,却又看不到照片的半分。

魏仁武将照片收入包中,笑嘻嘻地说道:“原来如此啊,余先生果真是算准了我不会拒绝这次的任务。好吧,我接受这个任务,那么请余先生开始讲讲任务要从哪里开始?”

为什么?为什么一张照片就让魏仁武立马放弃原则而变卦?这张照片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岳鸣的脑袋里充满了疑问,他对照片的好奇心简直爆棚。

余先生的脸上挂起了微笑,他笑道:“这次要保护的人,叫做徐玖,明天下午四点,她的飞机将降落在双流机场,届时,你将带上你自己的人去接他,我们部门将不会提供任何的帮助。这里,我要讲讲原因,因为这次行动,我们部门的高层在意见上有分歧,有一部分人认为他是一个关键人物,需要加大人力把他保护起来,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他当年逃到国外,是背叛我们,说难听点就是叛国,我们不应该对叛徒进行保护,对于‘封神会’应该采取其他措施去制裁,所以我们的行动上也不能太过于宣扬,因此这次只能靠魏先生你们自己了。”

魏仁武点头道:“我能明白,恐怕正因为如此,余先生才找上我这个编外人员的吧。”

余先生承认道:“是的,所以天时地利人和都认为魏先生最适合这次任务。”

魏仁武又说道:“那么接到目标人物以后呢?”

余先生说道:“你要自己想办法,把他毫发无损地送到北京的‘国贸大酒店’的门口,这样,你的任务就可以结束。”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我突然觉得我刚刚十万块钱要价太少了,我再想,我还有没有机会加点价?”

余先生哈哈笑道:“魏先生,男人必须一言九鼎,况且是你自己喊的价。”

魏仁武摊开双手,无奈地接受现实。

这时,岳鸣插嘴道:“余先生,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把目标人物送到成都来,再由我们送往北京?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到北京?我们去北京接他也行啊。”

余先生还没回答,魏仁武便抢答道:“余先生已经说了,他们不能宣扬,这次目标人物从伦敦回国,估计余先生的部门有很多高层都瞒在鼓里,所以不能直接让目标人物出现在北京。”

余先生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魏仁武的说法。

魏仁武接着说道:“那么,余先生,这次的任务有时间限制吗?”

余先生摇头道:“没有时间限制,你只需要在你们到达‘国贸大酒店’之前联系上我,我便能先准备一些事情,在‘国贸大酒店’顺利接收目标人物,而我的联系方式已经写在了照片的背后。所以你们可以慢慢地来,哪怕走上一年时间也没有关系。”

魏仁武端起酒杯,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来,余先生,我敬你一杯。”

余先生喜笑颜开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这次来成都,总算不虚此行。

晚宴过后,魏仁武和岳鸣开着“玛莎拉蒂”回家。

岳鸣满腹好奇地问道:“魏先生,我有些不明白,你本来都打算放弃这次任务了,为什么在看了余先生给你的照片过后,你又立马答应他,照片上到底有什么?”

魏仁武说道:“也不是多稀奇的照片,照片上就只有一个人。”

“什么人?”岳鸣越来越好奇。

魏仁武嘻嘻笑道:“想看吗?”

“当然想看了。”岳鸣早已经迫不及待。

魏仁武从包里掏出照片递给正开车的岳鸣,岳鸣立马把车停靠在路边,他要集中精神仔细看一看这种照片。

正如魏仁武所说的,照片上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站在人群中也必定是最闪亮的那种女人。

太漂亮了!而且不是那种俗套的美。在岳鸣眼里,江梦蝶已经是足够美丽的女人,可是江梦蝶依然带着风尘意味,可这个女人却不一样,她仿佛身上散发着一种圣洁的光环,清新脱俗。

岳鸣询问道:“这是谁啊?”

魏仁武呵呵笑道:“这就是我们要保护的人。”

岳鸣惊讶道:“这就是那个徐玖?”

老实讲,当岳鸣听到余先生讲这个需要他们保护的目标人物叫徐玖时,岳鸣还以为这是一个男人,因为光听名字,确实很像一个男人的名字,却没曾想到这会是一个女人,还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岳鸣这才明白魏仁武会一口答应,原来是因为目标人物是个美女。

岳鸣把照片还给魏仁武,重新发动汽车上路,他笑嘻嘻地说道:“魏先生,明天这个徐玖就要到了,你有什么计划吗?”

魏仁武突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说道:“我相信‘封神会’也收到了这个消息,明天必定是凶险的一天,要知道‘封神会’可是有一个可怕的枪手。”

岳鸣说道:“不知道,小伍这次会不会也出现?”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立马就后悔说这样的话,伍巍可是“封神会”安插在他们身边的卧底,也就是说伍巍其实是敌人,岳鸣不应该去想念他,可是岳鸣真的很怀念伍巍跟着他们一起办案的日子。

魏仁武说道:“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不过我倒很希望他能来,我没能看穿他是‘封神会’的人,这说明他其实非常有实力的,我很期待和他正面交手一次。”

岳鸣疑惑道:“小伍到底是‘封神会’的人物?”

魏仁武摇头道:“我不能确定他的具体地位,但是我能确定的是,他在‘封神会’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岳鸣说道:“真的吗?老实讲,我现在还有些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坏人,试想一下,他是那个叫伍月的记者的堂哥,那个记者也不是坏人,他应该也不能算坏人吧。”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他嘲笑道:“你还当真以为伍巍是伍月的堂哥吗?”

岳鸣顿时便懵了,他疑惑道:“难道不是吗?伍月自己也说的是啊,难道伍月也是‘封神会’的人?”

魏仁武解释道:“伍月是清白的,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堂哥叫伍巍,实际上他多年未见了,如果伍巍调查出伍月的背景,再突然跳出来,告诉伍月说他是伍月的堂哥,而且两人在外形打扮上也有些相似,伍月自然会相信这是事实。当伍月相信了伍巍是他的堂哥,这件事就变成了既定事实,我们之所以会上伍巍的当,也是因为伍月承认那是他堂哥,我们也不得不跟着承认而已。”

魏仁武顿了顿,又说道:“我现在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叫伍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