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卧底计划

魏仁武牵着熊猫娃娃的小手摇了摇,呵呵笑道:“熊猫先生,你好啊!”

岳鸣非常好奇地对林星辰小声说道:“魏先生怎么了?他难道查案子,把脑袋查坏了吗?怎么会跟一个玩具说话?”

没想到林星辰根本不理会魏仁武,而是对墙角的魏仁武说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魏仁武拿起熊猫娃娃走回到林星辰的身边,说道:“这么高级的一个饭店,放一个廉价的洋娃娃,你不觉得画风有些违和吗?”

林星辰笑而不答。

魏仁武又把熊猫娃娃放在林星辰的面前,指着熊猫娃娃的右眼,说道:“这只熊猫先生,全身都能看到灰尘,倒是有人对他的右眼情有独钟啊,竟然擦得干干净净。”

林星辰依然没有说话,倒是岳鸣好奇道:“魏先生,这熊猫有问题吗?”

结果,魏仁武也不理会岳鸣,他把熊猫的右眼取下,右眼下竟然是一个摄像头,他对熊猫娃娃说道:“熊猫先生,你再不出现,我可要回家了。”

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位留有平头,西装革履,眼睛特别小的中年男人和一位精瘦的年轻人。

岳鸣认识这两个人,这是他们在北京调查“白马盗”时,认识的那个“国家安全部”的余先生和他的手下。

余先生一边走进来,一边大笑道:“果然没有办法跟你玩把戏啊,恐怕你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吧。”

魏仁武对岳鸣说道:“你去找服务员再拿两副碗筷来。”

岳鸣应声而去。

余先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他的手下立在他的背后。

岳鸣把碗筷拿了两副碗筷和两只酒杯,他给余先生递了一副,本想给余先生手下递上一副,可是余先生只是冷冷地摇摇头,岳鸣只得放在一边。

魏仁武给余先生满上一杯酒后,举起自己的酒杯说道:“我只知道肯定不是林队长找我有事,她一定是受人之托,但是我还是没有想到是余先生你,说来还得谢谢余先生的这顿饭。”

余先生一口干了自己的酒,笑道:“为什么就不能是林队长有事找你呢?为什么就不能是林队长请你吃饭呢?”

魏仁武悠悠道:“林队长有事找我,都会直接跟我说,根本不会玩请客这种把戏的,更不会这么大肆宴请我,因为我根本不会拒绝林队长的请求。”

林星辰嘲讽道:“是吗?那我能不能先请你把欠我的一千块钱先还给我?”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瘪嘴道:“我拒绝。”

余先生哈哈大笑起来,他笑道:“魏先生真的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魏仁武说道:“吃人嘴短,余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吧。”

余先生突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严肃道:“实不相瞒,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魏先生。”

魏仁武也跟着严肃起来,他严肃道:“十万。”

“啊?”余先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明白魏仁武说的是十万元。

岳鸣和林星辰也挺惊讶的,以往的魏仁武,从来没有对案件要求过金钱,今天的他居然还没问是什么任务,就立马先提钱。

魏仁武接着说道:“十万元奖金,给钱才开工,我可等不了那些繁琐的申请程序。”

余先生有些为难地说道:“如果魏先生确实需要钱,我倒是可以拿自己私人的钱先垫上,不过我怎么能确保魏先生一定能完成任务呢?”

魏仁武哈哈笑道:“余先生,有一点你误会了,我不是特别需要钱,我只是知道你的那个任务非我莫属,所以才放心大胆地敲你竹杠,另外我肯定能完成任务的,余先生也肯定是这样任务,不然你手上那么多厉害的特工,为什么又偏偏要找上我呢?”魏仁武毫不掩饰他就是要敲余先生的竹杠。

余先生也笑了,他笑道:“魏先生真是没法相处的人啊,多说两句,恐怕我的家底都会被你抄出来,真的是一点事情和想法都瞒不住你。好吧,十万也不算多,我答应你,立马给现金。”

余先生伸出手指召唤他背后的手下,说道:“小谢,附耳过来。”

冷冰冰的小谢把耳朵伸到余先生的耳边,听从余先生低声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房间。

过了良久后,小谢才提着一口袋的钱回来,放在魏仁武的饭桌前。

魏仁武一边大笑着,一边把钱放到桌下,笑道:“我就喜欢余先生这么豪爽的人,答应的条件立马就能办,不像有些人承诺给我奖金,一两月都看不到一个钢蹦。”

魏仁武暗指的是林星辰,林星辰也只是不屑地白了魏仁武一眼。

余先生又严肃道:“那么魏先生,我们现在能谈谈任务的细节吗?”

魏仁武说道:“当然,拿人的手短,余先生请讲。”

余先生缓缓说道:“魏先生有所不知,在你调查‘封神会’之前,我们就已经对这个危险的组织展开过调查。”

当余先生提到“封神会”这三个字的时候,魏仁武、岳鸣、林星辰三人纷纷心头一紧,要知道他们三人可是在这个组织头上吃过不少苦头,在“白虎”死后,“封神会”也跟着销声匿迹多日,没想到今天又听到了它的消息。

余先生接着说道:“‘封神会’不但危险而且神秘,他们的许多活动和一般的黑社会都不太一样,大多数黑社会都是以赚钱为目的展开的违法行动,而‘封神会’却不一定是这样,他们就像是为了其他一种无法预测的目的才行动的,因此他们难以琢磨,也难以追查。为了消灭这个组织,从而成功捣毁‘封神会’,我们部门派出了最好一队特工前去调查,可是没一个人活着回来。”

说到这里,余先生的脸上不免蒙上了一层阴影。

魏仁武悠悠道:“我猜想余先生应该没有因为自己的特工小队全军覆没而善罢甘休吧。”

余先生点头道:“是的,从那次的失败中,我们总结出敌在暗,我们在明,所以才会以失败告终,于是我们便想到一个让‘封神会’浮出水面的计划。”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卧底计划吧。”

余先生哈哈笑道:“依然瞒不过魏先生,没错,就是卧底计划,为了不让‘封神会’起疑心,我们找了一个刚刚进入部门的特工,跟我们部门瓜葛还不算太深,而且和其他特工不一样,这一个特工不是无亲无故,他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只有不是了无牵挂的人,‘封神会’才会觉得这个人会有所顾忌,反而显得真实一点,余先生真是下得一手好棋啊。”

余先生长叹一声道:“哎!我们本也以为这是手好棋,至少刚开始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我们的卧底成功进入了‘封神会’的‘朱雀堂’,也得到了一些内部的消息,但是苦于卧底被限制得太严重,消息一直传递不到我们的手上,就在我们想方设法想要联系上卧底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什么意外?”岳鸣好奇地喊了出来。

余先生缓缓说道:“也许是因为我们太心急的原因,造成了卧底不小心漏了底,后来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封神会’的手段向来残忍,尤其是针对背叛者,恐怕你的卧底不但自己性命难保,他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能幸免吧。”

魏仁武的话就如同一根铁针,狠狠地扎在余先生的心口,余先生有些低落地说道:“没错,他的亲友们都遭到了‘封神会’的毒手,而我们的卧底,他最终还是变成了孤家寡人,可是令我们和‘封神会’都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他活了下来。”

魏仁武倒有些好奇了,他问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余先生摇头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他逃了出来,并且躲到了国外,隐姓埋名,再也不敢出现在我们和‘封神会’的视线下。”

岳鸣这时插嘴道:“那么他躲了多长时间?”

余先生说道:“他躲了两年,我们一直在找他,我相信‘封神会’也一定一直在找他。”

魏仁武猛灌一口酒,说道:“说了这么多,我感觉我的任务逐渐清晰了起来,恐怕余先生已经找到他了。”

余先生说道:“魏先生说得没错,我动用了很多国际关系,也动用了许多的特工资源,终于在伦敦贝尔街的一家中餐馆找到了他。”

岳鸣又插嘴道:“所以他愿意回国吗?”

余先生说道:“他当然不敢这么轻易地回国,当我们第一次找到他的时候,他可是吓坏了,他总觉得我们能找到他,‘封神会’也一定能找到他,他差点又逃走了。最终,在我们多方的劝说下,并向他保证,一定全力保护他的生命安全,才让他回心转意,愿意回来。”

魏仁武悠悠道:“我想‘封神会’也一定收到消息,恐怕他一踏上中国的国土,就有可能性命难保了吧,余先生你还真敢保证啊。”

余先生说道:“是的,我们没法保证他的安全,但是有一个人却能保证,那就是你,这就是你接下来的任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