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八、真实的她

“最穷的地方?”岳鸣冷冷道,“确实是一个藏身的好去处。”

魏仁武好奇道:“哦?你还看出来这些吗?”

岳鸣说道:“他躲在这种地方,鸟都不愿意拉屎,哪个警察愿意来这里调查那个杀人犯是否在这里?我如果是他,我也躲在这里。”

魏仁武点头道:“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么,那个人在哪里呢?”岳鸣只关心工作。

魏仁武回答道:“那个人伪装成教师,就藏在一所名叫‘语唐小学’的地方。”

岳鸣说道:“学校在哪儿?”

魏仁武说道:“一直走,就能看见。”

岳鸣突然把车停了下来。

魏仁武没有问为什么,他理解岳鸣为什么这么做,他的“玛莎拉蒂”太显眼,开进这样的地方,会非常不利于他们俩隐蔽行动。

他们两人只能选择走路,正如魏仁武所说的,一直走,岳鸣果真看见了那所小学。

事实上岳鸣想看不见都很难,补莫乡就是个半个小时内就能逛完的弹丸之地,在这个很小的地方到处都是土房子,而这所“语唐小学”却展示出不一样的画风,或许这所小学放在其他地方,你不会感觉到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在一堆土房子中间有一所水泥造的小学,这种感觉就像在水泥做的城市里,有一个地方是用黄金做的一般。

岳鸣惊讶地对魏仁武说道:“那个杀人犯就藏在这里。”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微微一笑道:“没错,据可靠消息称,他就藏在这里,我们悄悄地进去看看。”

岳鸣点点头,便和魏仁武走进了这所小学。

“语唐小学”大门敞开,岳鸣和魏仁武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只见这所小学并不大,有一个水泥铺成的篮球场,篮球架是崭新的,篮球场的旁边是一栋教学楼,教学楼也不大,就两层,一楼是五间教室,而这个时候,五间教室传来了稚嫩的朗朗读声,可见孩子们正在上课。

岳鸣小声问道:“他在哪一间教室里。”

魏仁武指了指最中间的教室。

岳鸣和魏仁武靠近那间教室,躲在教室最末尾的窗户外,朝里面张望。

教室里,有三十多个穿着破烂天真烂漫的孩子正认真地看着讲台,而讲台上正在给孩子们绘声绘色地讲解《三字经》的男老师,看着年龄并不大,应该是个大学毕业的年纪。

岳鸣又小声问道:“你说的杀人犯就是他?”

魏仁武点头道:“你觉得呢?”

岳鸣又仔细观察了一遍那个年轻的教师,面相和善友爱,怎么看也不像干过连环杀人的案件,他再一次质疑道:“双手无力,手掌上的茧也是新茧,他应该不是杀人犯,你所谓的可靠消息,可能也不怎么可靠。”

魏仁武笑了,他笑道:“你说得都没错,他的确不是杀人犯。”

岳鸣察觉到不对劲了,他面带怒色地说道:“你早知道?”

魏仁武并不否认,他承认道:“没错,我早就知道。”

“为什么要骗我?”岳鸣最受不了的就是魏仁武玩弄他。

魏仁武解释道:“我不骗你的话,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我来这里呢?”

“为什么要来这里?”岳鸣知道魏仁武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定有原因的,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情,所以他骗岳鸣来这里,也一定有一个合理的原因。

魏仁武突然掏出他的“蓝娇”香烟,点燃后,缓缓说道:“在告诉你原因之前,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岳鸣冷冷道:“讲。”

魏仁武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这里,这个中国最穷的地方,有一个家庭,虽然贫穷,但是还算幸福美满的家庭,这个家庭有一个勤劳慈祥的爸爸,一个贤惠温柔的妈妈,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姐姐,一个懂事机灵的小弟弟,四个人一直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四个人在家里吃着清贫的饭菜,突然爸爸很生气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绊,他认为他不该让自己的家人再去过苦日子,他决定要走出这座大山,他要改变这个家庭的命运,他要去打工。爸爸一切都是为了家庭,妈妈很支持爸爸的想法,从此,家里的四个人,变成了三个人。虽然常年见不到爸爸,但是爸爸做到了他承诺的一切,他在外面赚到了一些钱,并把钱寄回了家里,他们的家庭虽然谈不上变得富裕,但是在补莫乡却能称得上数一数二。可是好景不长,爸爸每个月都在朝家里寄钱,但突然有一个月中断了,妈妈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可能爸爸忘了或者有其他的原因,可是接下来的第二个月,第三个月,第四个月,都没有看到寄回来的钱,妈妈这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果然,在第五个月的时候,爸爸回来了,他也没有一个人回来,与他同行的还有几个警察,而当妈妈看到爸爸的那一刻,当即便晕倒过去。爸爸没有活着回来,警察告诉妈妈,爸爸一个工地上打工,干的是体力活,能赚不少钱。但是有一天,开发商的老板扣下了工地工人的工资,爸爸心急如焚,因为他家里还有三个他最重要的人等着他寄钱,可老板告诉爸爸,过几个月就会把欠下的工资发给他,爸爸相信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的等待,最终也没有看到一分钱。爸爸不能再傻傻地等下去,他联合了工地上其他被扣下工资的工友去找老板讨薪,可是黑心的老板不但不发工资,还找了一群黑社会的打手,对工人们大打出手,爸爸在冲突中,不幸丧生。虽然爸爸去世了,但是后来由于警察的介入,老板总算把工钱拿了出来。最终警察把工钱和爸爸的尸体交还到妈妈的手上。妈妈伤心欲绝,当晚,便上吊自杀。从此,年幼的姐姐用爸爸生命换来的工钱带着更年幼的弟弟继续在这块土地上相依为命。”

魏仁武一点一滴地跟岳鸣讲述这个故事,岳鸣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打一句岔,魏仁武知道岳鸣的心里异常沉重。

魏仁武继续说道:“幸好,爸爸在打工给家里寄钱的同时,妈妈这笔钱也帮助过乡亲们不少,所以在这个家支离破碎后,乡亲们也经常接济姐弟俩,可是姐弟俩毕竟是孩子,纵使苟延残喘,生活还是经常揭不开锅。因为,四个人的家庭,只剩下姐姐和弟弟两个人,姐姐非常爱护自己的弟弟,有什么好吃的,一定先给弟弟吃,两个人也仍然开心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这个家的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里,弟弟得了重病,一个全乡的人都束手无策的病,姐姐也束手无策,她只能一天一天看着弟弟虚弱下去,她恨伤心,她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她的家庭,夺走了她的父母也就罢了,现在连她最后唯一的亲人也要夺走。在弟弟走的那晚,姐姐一直守候在他的身边,弟弟临终前对姐姐说,‘姐姐,我好想去上学,村里的孩子们都要去上学,为什么我不能去上学?’姐姐当然希望弟弟能去上学,但是他们太穷了,根本交不起学费,可是姐姐还是骗弟弟说,‘等你病好了,姐姐就送你去上学。’弟弟相信姐姐的话,姐姐从来不骗他,他安详地闭上了眼睛,从此就再也没有睁开过。那一晚过后,姐姐离开了补莫乡,再也没有回来过。乡亲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只知道在她离开的十年后,一位有钱的大善人无偿投资修建了一所小学,并且无偿供乡里的孩子读书,高薪聘请了教师来到这个穷乡僻壤教学,而这位大善人还专程以弟弟的名字为这所小学取名——‘语唐小学’。”

魏仁武的故事讲完了,他已经可以看到岳鸣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泻下。

岳鸣泪流满面地说道:“这是她的故事吗?”

魏仁武长叹一声,点头道:“没错,她让我告诉你她的故事,就是希望你能看到真正的她,她所骗取的钱,都用在了这所学校,她不希望在你的记忆里她只是一个坏女人,所以,这也是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也并不希望你会忘记她,我是希望你永远记住她,记住那个最好的她,这才是你应该有的纪念方式。”

岳鸣没有回答,他已经说不出来任何的话,现在他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人生本就如此,苍白而又丰富多彩,让人欢喜,让人心碎,对于江梦蝶是如此,对于岳鸣也是如此,而对于他们两人的相遇,更是如此。

魏仁武又说道:“她还告诉了她的真名,你想听一听吗?”

岳鸣抹干眼泪,摇头道:“不,我只需要知道她是江梦蝶就够了,因为我的记忆力只会有江梦蝶。”

“这位先生,学校里是不允许抽烟的。”这时,教室里教师走出来阻止魏仁武道。

魏仁武尴尬地一笑,掐灭香烟。

而此时的岳鸣收起了悲伤,走近教师,伸出手来,礼貌地说道:“你好,我叫岳鸣,我想跟你谈谈再在这所小学旁修建一所中学的事。”

听到岳鸣这么说,教师仿佛自己在做梦一般,他紧张地握住岳鸣的手,惊讶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岳鸣真诚地点头道:“没错,我准备投资修建这所中学,并且我要给这所中学取名为‘梦蝶中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