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七、工作填满生活

令人难以忘怀的一夜已经过去,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岳鸣又重新搬回了“左右小区”,至于他买的新房子,反正也没正式给钱,就赔了定金。

岳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睡觉还是在做其他事情。

魏仁武中午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岳鸣的房间门一直紧闭,没错,平时早早起床的岳鸣,今天到现在都没起床,难道他不在房间里?不,他就在房间里,魏仁武心里很清楚。

岳鸣想逃避自己,他打不开那个心结,所以他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想见。

魏仁武知道必须去帮岳鸣一把,他试图打开岳鸣的房间门,可是岳鸣反锁了房门,当然这点程度的锁根本难不住魏仁武。

魏仁武打开了岳鸣的房门,就听到岳鸣不耐烦的声音:“不要烦我。”

魏仁武走进房间,看着缩卷在铺盖里的岳鸣,说道:“那可不行,我今天偏偏要烦你。”

岳鸣掀开被子,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魏仁武交叉双手,悠悠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堕落。”

“你明明就是想嘲笑我。”

“不管你觉得我嘲笑你也好,来鼓励你也好,你现在最好给我起来。”

岳鸣又把被子合上,他说道:“我才不起来,又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魏仁武冲上前去,又把岳鸣的被子给掀了,大喊道:“快起来,现在就有很重要的事情。”

岳鸣无可奈何,只得爬起床来,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起床,魏仁武一定会一直烦他,他也很难清净。

岳鸣穿好衣服,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快说。”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我饿了。”

岳鸣无精打采地说道:“饿了,就出去吃,我现在根本做不了饭。”

魏仁武点头道:“这点我倒相信,现在的你做出来的饭,肯定很难下咽,那么我们一起出去吃。”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岳鸣拒绝道。

魏仁武不依不饶:“那可不行,你不去,谁付账啊。”

岳鸣依然拒绝:“没钱的话,我可以拿给你一些,但是你自己去。”

“不行,你必须跟我一起去,吃完饭,我们俩还要去办案。”人在郁闷的时候,就需要时间被工作填满,这样可以忘掉烦恼,魏仁武深知这一点,便用工作来引诱岳鸣。

岳鸣心里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这一次便答应了魏仁武。

他们俩吃得很简单,岳鸣不想在吃饭上花太多的时间,他现在需要工作。

魏仁武虽然吃得不舒服,但是今天的他只能忍耐,他必须以岳鸣为大,他今天的任务是把岳鸣打开心结。

吃完饭,魏仁武和岳鸣便坐上了“玛莎拉蒂”。

岳鸣垂头丧气地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

魏仁武抽着饭后烟,说道:“我们去追捕一个逃犯。”

“逃犯在哪儿?”岳鸣打起精神问道。

魏仁武说道:“可能会有点远,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布拖县补莫乡。”

岳鸣好奇道:“这么远啊,是个什么逃犯呢?”

“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在很久以前,他连续杀了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死无全尸,警察连他的影子都没有抓到,你说他可怕不可怕。”魏仁武想吓唬吓唬岳鸣。

岳鸣也算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了,也不会就这样轻易被吓倒,他淡定地说道:“那么他逃到了补莫乡?”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烟,说道:“没错,他变了个身份,逃到这个偏远山区,这两天有消息显示他就在那里,所以我们这就去看看。”

岳鸣冷冷只说了一个字:“走。”

魏仁武也只是冷笑一声,便扔掉香烟,拉上车窗。

凉山州与成都距离约五百公里,虽然岳鸣的“玛莎拉蒂”时速能达到两百多码,三个小时便到达了西昌市。

可是到了西昌,魏仁武却说道:“我们今晚在西昌住一晚上再出发吧。”

“为什么?”岳鸣可是根本等不及要去逮捕杀人犯。

魏仁武说道:“我们在破案的时候,都不能心急,更何况对方是个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杀人犯,而且极度危险,所以我们要像往常一样,做出精密的部署才行。”

岳鸣摇头道:“我们可以在路上部署啊。”

魏仁武知道岳鸣现在一心扑在工作上,但是这种心态根本不能冷静地对待一些事物,魏仁武太清楚这里面的弊端了,他劝道:“就算我们赶时间去补莫乡,但是体力可能就跟不上了。”

岳鸣说道:“我很好,精力充沛,体力完全不是问题。”

魏仁武悠悠道:“你们年轻人体力当然足够了,可是我就不年轻了,我需要休息啊,难道你准备独自一个人去对付这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吗?”

“你才三十多岁好吗?就服老了?”岳鸣当然还是不希望自己一个人单独行事。

魏仁武摊开双手,说道:“对啊,我已经老了,就需要多睡觉,你看我平时睡得少吗?”

这个问题,岳鸣还真无法反驳,魏仁武平时就爱睡觉,岳鸣想要让魏仁武少睡一点,简直困难至极,还不如一刀捅死魏仁武来的简单。

魏仁武要休息,岳鸣又不能一个人单独行事,只得无奈地接受魏仁武的要求,在西昌市找一家干净的旅馆。

魏仁武心满意足,在岳鸣驱车找旅馆的路上,魏仁武还问了一个小插曲:“话说,你那女朋友怎么又回深圳了?”

岳鸣冷冷说道:“她今天还要上班,所以她昨晚又立马买了最近的机票飞回去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看来她果然是真的爱你啊!为了你,不远万里赶来见你,然后又不远万里的回去。”

岳鸣切了一声,说道:“我知道她爱我,倒不用你提醒。”

魏仁武笑道:“既然她这么爱你,为什么不干脆来成都,和你一起生活呢?”

岳鸣说道:“她有她自己的事业,她放不下她的学生,所以她必须留在深圳。”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那她可能也没有那么爱你吧,如果是江梦蝶,肯定早飞来和你在一起了。”魏仁武真的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

岳鸣现在这个状态,全是拜江梦蝶所赐,当他再次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就像针扎了一下,他说道:“不要跟我提她了,我想忘记她。”

魏仁武不解道:“为什么要忘记呢?”

岳鸣长叹一声,说道:“不然呢?再一次闯进公安厅,把她救出来?这就是你想看见的?”岳鸣越说越激动,他讨厌魏仁武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魏仁武哈哈笑道:“别这样,我只是想帮你啊,忘记并不是一种最好的办法,毕竟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它就像一颗大树一样,在你的心底生根,和你的心深深联系在一起,如果你想把它连根拔起,你的心也会支离破碎的。”

岳鸣确实忘不掉江梦蝶,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忘记,他什么也做不到。

“那么,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又不能忘记,我到底该怎么做?”岳鸣感觉未来一片茫然,急病就会乱投医,在这样无助的时候,他不得不向魏仁武求助。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其实很简单,我已经把方法给你设计好了,你只需要按我所说的去做,保证你能够恢复到正常状态。”

“什么办法?”岳鸣急切地问道。

魏仁武微微一笑,说道:“先找家三星级以上的大酒店,我要睡个好觉,明天早上再告诉你。”

岳鸣如了魏仁武的心意,找了一家三星级的宾馆住下,他为了不让魏仁武在他耳边烦他,要了两个房间。

虽然岳鸣早早便说自己要休息,但是他在房间里,就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江梦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吃得好吗?睡得好吗?她身上的伤好了吗?她为什么要当骗子呢?

无数问题围绕心头,他怎么能睡得着。

人一旦闲下来,就会思考许多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岳鸣想让自己忙起来。

这一夜,对于魏仁武来说很短暂,但是对于岳鸣来说,就像过一年这么漫长。

岳鸣早早就来叫魏仁武起床,魏仁武艰难地爬起床,一打开门,看到两只黑眼圈的岳鸣,好奇道:“你昨晚,难道没有睡觉?”

岳鸣虚弱地回答道:“你认为我睡得着吗?”

魏仁武轻叹道:“那希望你开车的时候,不要把我们送到悬崖下。”

西昌市到布拖县的补莫乡不算远,但是山路崎岖,岳鸣的“玛莎拉蒂”又是跑车,开这种山路简直比登天还难,从早上八点出发,一直到下午三点才到达补莫乡。

“这…这是补莫乡?”岳鸣到达补莫乡的时候,被补莫乡的一切所震惊了,他甚至都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乡镇,全是烂土房子,可能非洲的原始部落都会比这里看起来更先进一些。

魏仁武悠悠道:“欢迎来到中国最穷的地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