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两难

这是一个属于爱情的时代,人们总能为爱情感到快乐,感到神伤,能为爱情付出金钱,付出身体,甚至付出生命。

在人们追求爱情的脚步上,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挡的,如果非要说什么能够阻挡爱情的话,我觉得应该就是初恋了吧。

现在的岳鸣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头是自己所谓的真爱,另一头是自己已经由爱人升华到亲人的初恋,而这两头势必水火不交融。

沈依昂首挺胸从门口走进来,她的眼中只有一个人,这个自己男朋友发誓要带走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虽然鼻梁上有伤痕,但她依然看得出来,这个女人风情万种,真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女人。

虽然岳鸣没有说明他与沈依的关系,但是江梦蝶从岳鸣的表情中以及沈依敌视的眼神,便能得知岳鸣和沈依绝对是有一段情的关系。

“是我叫她来的。”在三人的尴尬僵局中,反而是魏仁武率先打破僵局。

岳鸣现在非常惧怕沈依,因为当沈依出现的时候,岳鸣立马感到亏欠了她,毫无疑问,沈依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岳鸣也是喜欢她的,但是再江梦蝶这件事上,岳鸣甚至几乎忘掉了沈依的存在,对于他来说,这是多么重大的失误,所谓能够抛下一切和江梦蝶远走高飞,唯一沈依是岳鸣抛不下的,永远都不能抛下。

而魏仁武率先的发言,对岳鸣来说无疑如同救命稻草一般,岳鸣立马像魏仁武投去求助的眼神。

魏仁武自然明白岳鸣的意思,他悠悠道:“不要怪我,我只是觉得她的男朋友要跟别人跑了,她有权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岳鸣你是不想让我知道吗?”沈依的这句话里,明显有很强烈的醋意。

岳鸣赶紧解释道:“依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她…不是的……”岳鸣越想解释,越说不出来一个三六九,在这件事上他本就理亏。

沈依冷哼一声,说道:“不用解释,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是要她还是要我?”

岳鸣难以回答,他看了看江梦蝶,江梦蝶眼中尽是绝望,让他着实不忍心,他又看了看沈依,沈依的眼中又尽是怒火,让他着实惧怕,他又只能把目光投回魏仁武。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该作何选择,我很早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只是你一直不听,我才把局面搅成这样,现在你看着我也没有用,你必须自己拿主意。”

岳鸣无法做出决定,两位女人都不能让步的话,这样的僵局恐怕只能维持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由太阳公公来做决定了。

两位女人,沈依是肯定不会让步的,不然她也不会率先发难,要放弃的人只能是江梦蝶,江梦蝶也知道自己不配得到爱情,更不配得到岳鸣这样的男人,所以她站了出来,说道:“岳鸣,让事情就这样结束吧,就像我最初所说的,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小蝶,我……”岳鸣心里纵有千言万语,此时也表达不出来一句,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答应过江梦蝶要带她走,而此时可能会做不到了,岳鸣心里非常难受,他讨厌无法兑现承诺的感觉。

“岳鸣,你明不明白,我就是个骗子,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到现在,我也是在利用你,我只是利用你带我逃走,你到底明不明白!”江梦蝶变得异常激动,对着岳鸣破口大骂。

岳鸣低着头,强忍难过,小声道:“我明白,我一切都明白。”岳鸣明白,江梦蝶这个时候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利用岳鸣,而是她不希望岳鸣带着无法兑现承诺的遗憾,她想让岳鸣彻底的憎恨她,但是心善的岳鸣根本憎恨不了江梦蝶。

江梦蝶调整了激动到急促的呼吸,她不敢去看岳鸣的眼睛,她怕自己会有留恋,又怕岳鸣会再一次义无反顾地带她走,所谓爱一个人,不是一定要拥有他,而是要让他幸福,她想让岳鸣幸福,而她自己给不了岳鸣幸福。

“把我铐上吧。”江梦蝶对林星辰说道。

林星辰正倚靠在墙边看热闹,江梦蝶突然对她说话,她还有一点懵,但是当即便反应过来,把江梦蝶拷上了。

此时的岳鸣没有再阻止她,因为他知道江梦蝶去意已决,无法再回头了,但是岳鸣的心里在滴血,也许从今天开始,他的心脏将会缺失一块。

江梦蝶这时跟林星辰提出来一个要求:“在跟你回去之前,我能跟魏仁武单独说两句吗?”

林星辰点头道:“当然可以。”

岳鸣此刻仍然傻愣地站在当处,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他的手掌感到一阵温暖,是沈依捂住了他的手,沈依并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于是,沈依便牵着岳鸣的手走出了别墅,江梦蝶看到两人紧握的双手,露出了笑容,这笑容欣慰中带走苦涩,她欣慰岳鸣有自己的幸福,她苦涩自己再也不能拥有幸福。

沈依板着一张冷脸把岳鸣带出了别墅,他心里战战兢兢,不知道沈依准备如何骂他,不过他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沈依说什么,他都不会反驳一句。

但是岳鸣没有预料到是,沈依没有骂他,甚至沈依也没有再板起一张脸来,她反而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她温柔道:“没想到为了破案,你竟然能委屈自己来演这出戏。”

“演戏?”岳鸣一脸茫然,完全不懂沈依在说些什么。

“你现在还装什么啊,魏先生都已经全部都告诉我了。”沈依掩嘴笑道。

岳鸣虽然还是不明白沈依在说什么,但是隐约能明白这又是魏仁武搞的鬼,他疑惑道:“魏先生都跟你说什么了?”

沈依说道:“魏先生告诉我,你为了破案,假装和那个叫江梦蝶的骗子接触,其实是为了骗取江梦蝶的信任,诈出她的犯罪事实,魏先生还专程让我从深圳飞过来,配合你演出最后一幕戏,让江梦蝶心甘情愿的伏法。”

岳鸣终于明白过来,这是魏仁武为了挽回岳鸣的颜面故意编造的,他最终还是在为岳鸣着想。

虽然这些都不是事实,但岳鸣也只能顺着沈依的意思说道:“没错,这都是魏先生这么安排的。”他骗沈依,是不想沈依真的伤心,今晚伤心的人已经够多了,岳鸣不能再让单纯善良的沈依再心碎。

沈依一把抱住岳鸣,依偎在岳鸣的怀里,她说道:“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岳鸣抚摸着沈依的秀发,尴尬地说道:“是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岳鸣怀里虽然抱住的是沈依,也许明天,后天,大后天他会继续爱着沈依,可是今晚他爱的人,名字叫江梦蝶。

沈依轻轻捶打岳鸣的胸口,娇嗔道:“你真的是讨厌,回到成都后,就很少联系我,每次都是我想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都很少主动联系我。”

岳鸣目光呆滞地看着月亮,今晚的月亮似乎特别的圆,圆得像挂着一张笑脸,一张嘲讽的笑脸。

岳鸣看着月亮,缓缓道:“我答应你,以后我会主动联系你。”

沈依没有说话,只是抱得更紧,将自己的脸紧贴岳鸣温暖的胸膛,她在享受这温馨的一刻,她有太久没有和岳鸣在一起了,她真心希望时间可以停止,把这个拥抱写上永恒。

另一边,别墅里,林星辰守在门口,魏仁武坐在沙发上,双手在胸**叉,他严肃地对自己面前江梦蝶说道:“我答应你。”

江梦蝶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她泪带梨花地说道:“谢谢你,魏先生,你也真是一位好人。”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去吧。”

魏仁武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是当他听完江梦蝶的述求后,他的心竟然会被融化,似乎江梦蝶真的跟他讲了一件感人的事。

魏仁武从来没有在抓捕罪犯的时候,会感觉到自己做错了,然而今天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抓江梦蝶,或许他应该放了她才对,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因为他必须要对自己所坚持的一些信念负责,江梦蝶必须去坐牢。

江梦蝶缓缓朝门外走出,魏仁武闭上了双眼,他不忍心看到江梦蝶背影,他怕自己会狠不下心肠,突然他的双眼凿满眼泪,他竟然为了一个罪犯而流泪。

江梦蝶和林星辰走出别墅,不远处的月光下,岳鸣和沈依甜蜜地依偎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光芒四射,而江梦蝶身处于黑暗,就仿佛她和岳鸣身处于两个世界。

江梦蝶又一次对林星辰提出一个要求:“警察姐姐,我们能绕道走吗?我不想让岳鸣看到现在的我。”

林星辰长叹一声,点点头,她带着江梦蝶从另一条道离开了这个地方,这个故事发生和结束的地方。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