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怪物与蛇蝎

魏仁武虽然按响了门铃,但是他没有死等房门打开,而是提前用铁丝打开了门锁,静静等待。

他仔细看着门上的猫眼,猫眼突然由白变黑,这就是魏仁武所等待的时机,魏仁武在这一瞬间,突然一个转身后踢,右腿用力的踢在房门上。

“啊!”一声惨叫从门后传来。

房门打开了,魏仁武冷静地从包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对着门里面躺在地上,穿着睡袍,痛苦地捂住鼻子的短发女人说道:“你好,小老鼠,我总算逮到你了。”

短发女人坐起身来,依然捂住鼻子,痛苦的说道:“你这样暴力的对待一个女人,作为男人,未免有所风度吧。”

魏仁武关上房门,走到短发女人的面前,摊开手,嘻嘻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风度的好男人,风度这种事情,就该小岳这样的男人去做,我负责不择手段就行了。”

短发女人渐渐放下双手,她的手心里全是鲜血,她的鼻子也是血流不止,她没有叫疼,而是笑了起来,她笑道:“哈哈哈哈,你可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魏仁武。”

短发女人仰起了头,魏仁武真真切切地能看清楚女人的脸,虽然鼻子上满是血,妆容也似乎老成了许多,但魏仁武依然看得出来,她就是江梦蝶。

魏仁武找了个沙发坐下,抽着烟,说道:“男人再可怕也只是表面可怕而已,正所谓最毒妇人心,更何况是像你这种会七十二变的妇人。”

江梦蝶站了起来,拿起茶几上的抽纸,擦干净鼻子和手上的血,才说道:“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魏仁武悠悠道:“你是一个老手,干完事,是绝对不会马上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一般新手才会干完事,心里怕到马上就想离开是非地,老手都会像艺术家一样,躲起来去看完自己杰出的艺术作品后,才会走的,于是我就找到公安厅对面的这个小区来,翻了好几层楼,才确定这间房子是刚租出去的。“

江梦蝶哈哈笑道:“魏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太对了,我都干了什么事?我只是得罪了刘咏豪,为了躲避他的追杀,才躲起来的而已。”

魏仁武也笑了,他笑道:“追杀你?别逗了,行吗?刘咏豪爱你还来不及,追杀你这句话,说得也太过分了。”

江梦蝶瘪嘴道:“魏先生在说什么啦!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我跟岳鸣才是真爱,刘咏豪只是贪图我美色的老东西而已,难道魏先生这么说,是嫉妒岳鸣吗?”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烟,说道:“女人可真是厉害啊,懂得利用自己的身体和智慧,迷得男人们神魂颠倒,甚至忘了自己在做些什么。

江梦蝶从电视柜旁的化妆包里突然掏出一支口红来,轻轻地为自己的嘴唇涂上鲜红的颜色,顿时她的风采又恢复到那种倾国倾城的状态。

江梦蝶扭动着曼妙的身姿,一步一步,向魏仁武摇曳过来,她从魏仁武的眼睛中看到了人性最原始的**,她缓缓坐到魏仁武的大腿上,柔软的身体在魏仁武身上轻拂,她摘下魏仁武口中的香烟,自己吸上一口,将烟气尽情地吐在魏仁武的脸上,那一刻,烟气仿佛变成了仙气。

江梦蝶将烟掐灭扔倒一边,她缓缓凑到魏仁武耳边,用极具魔力的声音说道:“难道魏先生就不是男人吗?就没有被我迷倒吗?”

魏仁武吞了吞口水,轻声回答道:“我也是个男人,也喜欢美丽的女人。”

江梦蝶双手环抱魏仁武的脖子,看着魏仁武的眼睛,红唇缓缓向魏仁武的双唇靠近,红得妖媚的双唇中还轻轻吐出一句话:“只有魏先生肯放我走,今晚,我就是你的人了。”

江梦蝶的双唇越靠越近,魏仁武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玫瑰花香,眼看就要红唇就要亲吻到魏仁武的嘴唇上。

江梦蝶闭上双眼,准备送给魏仁武一个激烈的热吻,就这时,两人的双唇中间多出了一根手指,一根挡在两人双唇接触之间的手指。

江梦蝶惊奇地睁开眼睛,她看得很清楚,这是一根男人粗壮的手指,毫无疑问,这根手指是魏仁武的。

突然,江梦蝶的胸口赶紧到了一个强大的推力,她从魏仁武的大腿上飞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扶着疼痛的后背,挣扎坐起来,怒目以对横着伸出右手的魏仁武,骂道:“魏仁武,你他妈还算是男人吗?你就这么对待一个向你投怀送抱的女人!”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当然是男人了,而且我还是个极度好色的男人,我也喜欢向我投怀送抱的女人,只可惜我却不喜欢向我投怀送抱的蛇蝎。”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江梦蝶扶住额头,忍不住的大笑起来,笑到声音都嘶哑,“魏仁武啊,你还真是个怪物!”

魏仁武并不否认:“也只有怪物才能对付你,换做普通人就会被你吃掉。”

魏仁武突然发现他的手指上占了一点口红,他放到鼻子边嗅了嗅,说道:“你就是用这个迷晕了你的猎物的吧,这个叫什么?有一股玫瑰花的香味。”

江梦蝶不打算从地上起来了,她坐在地上回答道:“这个叫‘玫瑰之梦’,被这个迷倒的人,会立马进入很深层的梦乡,如果你平时失眠的话,我建议你可以试用一下。”

魏仁武赶紧在沙发上蹭掉手指上的“玫瑰之梦”,说道:“试用就不必了,我平时睡眠质量都挺好的,我又不做亏心事,我怎么会睡不好呢?”

江梦蝶呵呵笑道:“魏先生的意思,就是我所做的亏心事很多啰?”

魏仁武承认道:“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另外,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江梦蝶不是你的本名吧。”

魏仁武又掏出手机来,把手机屏幕对准江梦蝶,嘲讽道:“这个应该也是你吧,你那个时候是叫凌风吗?样子还是有很大的变化的,脸上肯定动过刀子,我最讨厌跟那些脸上动过刀子的女人玩了,幸好刚刚我把持住了自己。”

江梦蝶的笑容僵住了,她惊讶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照片?你去调查过了?”江梦蝶提出这两个问题,无疑是承认了凌风就是她。

魏仁武继续嘲讽道:“不要紧张嘛,我只是去拜访了你一位故人,本来我应该挨个去拜访你的故人的,但是时间比较紧迫,所以我就只能选一个比较近的故人。”

江梦蝶冷冷道:“你说的,应该是徐露吧。”

魏仁武点头道:“真是令人惊讶啊,你居然还记得她的名字,你那么多故人,又似乎都记得他们的名字呢?哦,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江梦蝶站起来了,她回答道:“长久的岁月里,我已经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了,但是每一个我伤害过的人,我都记得他们的名字,这是我这辈子欠他们的,下辈子我会还给他们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又开始逗我了,下辈子?再给你十辈子,你也还不清你欠下的债,话说,你到底在他们身上捞了多少?个个都是地方首富,没有一亿,也应该有个好几千万吧,专挑这些首富勾引,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

江梦蝶冷笑道:“也许还不止这个数,老实讲,我也没有数过。”

魏仁武轻声长叹道:“老实讲,本来你找到刘咏豪就应该足够捞一笔的了,而且按你常用的招数,假装被他们杀害,他就算钱被你骗了,也不敢报警,但是你太贪心,竟然想动我的助手,非逼我出手。”

江梦蝶轻叹一声,说道:“我也老实讲,一开始我没打算去骗岳鸣的钱的,结果在路上碰到他的时候,他一直开车追我,我便知道他对我有兴趣,于是我才提起兴趣想把他的钱也套一些出来。我知道他是你的人,我也是会看新闻的,像我们这样的人,都很惧怕你,一般被你沾上的罪犯,没有一个不进监狱,我也在和岳鸣接触的同时,尽量避开你,结果还是你发现了,不得已,我才设计把岳鸣和刘咏豪联系在一起,岳鸣有你的帮助自然会没事,不过你们也能帮我缠住刘咏豪,我才有时间脱身。”

魏仁武点着头,瘪嘴道:“计划是好的,只不过没算到我会先找到你,所以,让我们用最后一个问题来终结对话吧。江梦蝶,我现在姑且还叫你江梦蝶,这么多钱,你肯定没有那么多精力马上花完,于是,你把钱都藏在哪里?”

江梦蝶冷笑道:“想知道吗?”

“你觉得呢?”魏仁武皱着眉头说道。

“追上我再说吧。”当“追”字刚出的时候,江梦蝶撒腿就朝门外跑。

魏仁武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三,二,一。”

当魏仁武说到“一”字的时候,江梦蝶连房门的门把手都没有抓住,便应声倒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