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出差

林星辰让肖伟去叫上一辆救护车去到公安厅,自己带着岳鸣和晕倒的刘咏豪回警局。

在回程的路上,林星辰开着警车,岳鸣被铐在副驾驶座,方荣华带着晕倒的刘咏豪坐后座。

岳鸣在林星辰耳边嘀咕道:“我说林队长,你怕吗?”

林星辰白了岳鸣一眼,冷冷道:“怕啥?”

岳鸣说道:“后座那个可是很有势力的人物,抓他可要承担很大的压力的。”

林星辰笑了,她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怕的人应该是你吧,你把他弄成这样,如果你提供的所谓证据构不成他的犯罪的话,我保证等医生过来后,他醒来会让你喝一壶的。”

岳鸣摇头道:“我根本不怕,因为我有直觉和证据,证明他就是杀人犯。”

“直觉?”林星辰疑惑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个江梦蝶就是好人?”林星辰并不知道岳鸣和江梦蝶的特殊关系,因为岳鸣把这种暧昧的情愫给隐瞒了。

岳鸣坚定地回答道:“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就像林队长被‘白虎’抓走后陷害魏先生一样,全世界都认为魏先生是主谋,只有不这么认为,事实也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林星辰轻叹道:“今日不同往日,魏仁武也不同江梦蝶,你又能断定这一次就是正确的呢?”

岳鸣答道:“事实也会证明的,问题是你们能够赶紧把尸体从那个花园里挖出来,还有血迹赶紧检验出来。”

林星辰说道:“证据我会去找的,在任何事情得到证明之前,我只能委屈你在我们的拘留室里好好呆上一阵了。”

岳鸣淡定道:“就算被拘禁也无所谓,只要能真相大白,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岳鸣的心里已经恨透了,他刚刚得到的爱情,也是他渴望的爱情,突然被扼杀了,这让他怎么不去憎恨刘咏豪,所以说他在这件事里带入私人恩怨也为过,事实上岳鸣自己也知道这点,但是他觉得无所谓,这才是他想要的。

久经沙场的林星辰也从岳鸣的话里听出一点端倪来,她叹息道:“你们还真是不让人省心,一个捅这么大的篓子让我处理,一个在出现这么大的篓子的时候玩消失。”

“我们?”岳鸣疑惑道,“一个玩消失?魏先生吗?”

林星辰点头道:“对啊,他今天中午的时候,就跟我打电话说过,他要出差两天,然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岳鸣好奇道:“他上哪儿去了?”

林星辰耸耸肩,无奈道:“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他出差前,还找我借了一千块路费。”

实际上,魏仁武去的地方也不算远,在离开岳鸣家后,他便立马去了火车东站,买了一张到四川东部的城市——南充。

魏仁武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理由的,而且是很合理的理由,所以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一次他也不会例外。

南充离成都并不远,动车只需要一个半小时便能到达。

到达南充后,他招了辆的士,把他径直送往“川中监狱”。

他为什么要到南充的一家监狱来呢?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他想要见一个犯人,为此他还动用了一些属于他私下的警察关系网,安排了这次的探监。

魏仁武安静地坐在“川中监狱”的探监室里等待,他很有耐心,哪怕已经坐等了半个小时,哪怕他的烟瘾让他的肺直痒痒,他都没有随意的掏出烟来抽,也没有对监狱的工作人员抱怨过一句。

魏仁武能够坐在这里等待一个重要的犯人,是别人给他的面子,他自然也要老实点,给别人一个面子。

良久之后,探监室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约莫三十岁的女犯人被狱警押送进来。

魏仁武借着探监室微弱的灯光可以看清,这位女犯人面容保养得当,谈不上美丽,但是气质非凡。

探监室的房间中央有一张桌子,桌子的一端坐着魏仁武,另一端坐着女犯人。

魏仁武率先开口:“是徐露吧。”

这个叫徐露的女犯人,高傲的扬起她的下巴,回答道:“我是徐露,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魏仁武露出了笑容,他笑道:“你认不认识我,并不重要,但是,我认识你,就很重要了。”

徐露冷冷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情的。”

魏仁武点头道:“没错,我确实是有事情要问你。”

徐露切了一声,说道:“但是,我这个人不会跟连名字都不愿意透露的人说事情。”

魏仁武哈哈笑道:“不就是名字么,我叫魏仁武。”

徐露说道:“那么这位魏先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魏仁武悠悠道:“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你为什么会坐牢?”

徐露愣了一下,表情变得僵硬,就像心头突然被魏仁武刺了一针,很痛很真实的感觉,她咬牙切齿道:“你可以去问逮捕我的警察啊,为什么要问我?难道你是谁派来羞辱我的吗?”

“不,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你的案子和一些事情有联系,所以我才来找你的,如果找警察的话,他们当然也能告诉我一些,但是要谈到细节的话,还是只有你最清楚。”魏仁武极力解释道,生怕徐露会因为生气而拒绝与魏仁武合作。

徐露在内心挣扎了很久,要让她重拾那些不痛快的过往,自然需要一些勇气,不过没关系,魏仁武可以等她,魏仁武有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有耐性的等一个人了。

徐露闭上了眼睛,轻声叹息道:“哎!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徐露终于肯松口了,魏仁武心里乐开了花,他赶紧道:“徐露,南充著名的丝绸商人,从你爷爷那一代便开始在做丝绸生意,当生意传到你手上的时候,几乎垄断了整个南充的丝绸业,不仅如此,还横跨了南充的房地产行业,所以徐露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南充女首富。”

徐露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静静听着魏仁武在讲诉她的过往。

魏仁武接着道:“入狱前的你,可谓是风光无限,年轻,多金,甚至还入选过南充十大杰出青年和南充市的人大代表。”

徐露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默默点点头。

魏仁武叹息道:“我实在想不通,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因为杀人而毁掉自己这一切呢?”

徐露睁开了眼睛,露出了苦涩的一笑,说道:“有时候,我自己也想不通。”

魏仁武说道:“当然,我还好奇一件事情,按道理来讲,三十岁也算老大不小了,入狱前,你却一直单身多年,”

“这个也一定要我说明吗?”徐露似乎有难言之隐。

魏仁武露出了笑容,他笑道:“这个倒不必您来说明,我在来之前做过了调查的,其实这其中的原因和被你杀死的那个人也有关系,我只是想向你确认一下,你的表情已经给了我最好的回答。”

徐露说道:“你知道就好,这个原因确实难以启齿。”

魏仁武说道:“那现在,我们来谈谈关键的事情,首先来之前警方给了我一张死者的照片,您帮我瞧瞧,是不是这个人?”魏仁武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来那种照片,举起手机递到徐露面前,让徐露观看。

徐露看到那张照片,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她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是他…没错,就是他。”

魏仁武拿回手机,仔细端详那张照片,是一个留有韩式刘海,穿着小西装,帅气逼人的人正在一座酒吧里抽着香烟,抽烟的姿势显得如此雅痞。

魏仁武点头道:“确实很帅,我如果是女人的话,也会爱上这个人的。”

徐露没有说话,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心事重重。

魏仁武问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凌风。”徐露毫不犹豫地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在徐露的心中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以至于她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都显得如此温柔。

魏仁武又说道:“哦,原来叫凌风啊,我想徐总应该很爱这个人吧,虽然你谋杀了他。”

徐露承认道:“没错,我爱他,就算过去了两年,我依然忘不了他,魏先生的言语中有些嘲笑的意味,难道爱一个人很好笑吗?”

“不不不,这一点都不好笑,普通的爱情都很严肃,更何况徐总和这位凌风的爱情。”魏仁武说得很严肃,以免徐露再一次误会他的意图。

徐露疑惑道:“魏先生的意思是我和凌风的爱情不普通?”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那是当然,同性之恋是世界上最纯粹的爱情,虽然我是个直男,但我依然十分钦佩这种爱情,另外这位帅T确实比大部分男人都更有魅力。”

徐露会心一笑,似乎回忆起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这时,魏仁武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在徐露心情大好的时候,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所以,徐总是真的杀了凌风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