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戴着口罩的蒙面男人

蔚蓝的大海。

金黄的沙滩。

白裙,长发,修长的身材,倩丽的背影。

这是一张陈旧照片所呈现出的景象。

魏仁武手里拿着这张照片,反复琢磨。

岳鸣说道:“向叔叔只给了我这一张妈妈的照片。”

魏仁武憋着嘴说道:“难度是有点大。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王小倩。”

“名字太普通了,不好找。”

“连你也没办法了吗?”

“那也不一定。我现在的构想是,先找到拍照的人,说不定会有你妈妈的线索。”

“怎样去找拍照的人呢?”

“我得先将这个照片寄给我一个朋友看看,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岳鸣哈哈笑道:“你还有朋友?”

“我为什么就不能有朋友?”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只会结识仇家。”

“这也没错,但是我却能和仇家的仇家成为朋友,你没听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么?”

岳鸣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好像也有点道理。”

魏仁武拿着照片,说道:“让我再看看,明天再决定寄不寄。”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

岳鸣正在看手机,魏仁武拍了拍岳鸣的肩膀,说道:“算了,还是寄出去吧。”

岳鸣没有搭理他。

“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不回应一声?”魏仁武面子有点挂不住。

“我在看‘大成网’的头条新闻。”

“昨天不是已经看过了么?不就是我破的那个案子?”

岳鸣哈哈笑道:“想太多了,你的头条,只持续了一天就被另一条新闻给挤下来了。”

魏仁武一把抢过手机,将新闻通读一遍:“今日双流机场有人发现,号称‘当代福尔摩斯’中国侦探协会会长——全开抵达成都,近日全开刚刚在首都,协助当地刑警与国际刑警一起破获一桩文物走私案,并通过自己的智慧找回了多件被国际盗窃组织偷盗的文物。全开来到成都到底所谓何事,目前不得而知。题外话,最近成都也有一名神探突然蹿红,号称‘神探’的刑侦顾问魏仁武,到底我们本地的魏仁武何时能超越全开呢?让我们敬请期待。——编辑:伍月。”

魏仁武将手机扔回给岳鸣,怒道:“什么破新闻!”

岳鸣嘲笑道:“这个全开,好像很厉害诶!恐怕要比你还厉害吧!”

魏仁武不屑道:“那也只是媒体吹得厉害。”

“你不也是媒体吹出来的么?”

“我有多少实力,你应该是知道的。”

“这我是知道的,但是这个全开是不是有真材实料呢?你知道吗?”

“这我当然知道,他确实在侦探界是很有才华的,而且所有做侦探的人,都以他为榜样。大家捧他当会长,自然得有两把刷子。”

“这么说来,他是侦探界的NO.1了。”

“可以这么说。”

“那你和他比较起来呢?”

魏仁武奸笑道:“皓月与烛光。”

哇!

这个不可一世的、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的魏仁武,居然夸赞别人,甚至认为自己比不上别人。

岳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都惊得合不拢嘴。

魏仁武差点一巴掌呼过去,急道:“快给我去邮局,寄照片。”

岳鸣被魏仁武赶出了家,手持着信件,走在去往邮局的大街上。

为什么不用“顺丰”、“圆通”这些上门来取信的快递公司,偏偏要自己去邮局邮寄呢?

这一点,岳鸣想不通。

但是看到信件上的地址,他就能想通了。

是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河南偏远山区,可能那里,真的只有邮局能寄过去。

由于邮局不算很远,所以岳鸣选择走路去邮局。但是走上几步路后,他就后悔了,最近成都的雾霾真的太严重。

成都的人民也是真的不怕死,这种空气重污染的天气,也抵挡不了闲散的人民出来闲逛的热情。

街上的人,真的还不少。

岳鸣这种外地人,是无法理解的。

走着,走着……

走着,走着……

“咦,我的钱包呢?”岳鸣旁边的一个老大爷突然大喊起来。

岳鸣被吓了一跳,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焦急的老大爷的身上。

这时,岳鸣的手腕被人钳住,是一个身高和岳鸣差不多,中短发,呢子风衣,带着口罩的蒙面男人钳住的。

这个蒙面男人大喊道:“小偷在这儿。”

岳鸣当场就懵了,正要解释的时候,他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给团团围住。

老大爷冲上前抓住岳鸣的衣裳,嘴里骂道:“你个狗娘养的,看着人模人样,竟然偷我们老人家的钱。”岳鸣一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岳鸣冤枉啊,莫名其妙就被一个蒙面男子给冤枉了。

对啊,蒙面男子。

可是蒙面男人人呢?刚刚还抓住岳鸣的手腕,这会儿人就已经不见了。

现在岳鸣真的是百口莫辩,老大爷都已经急得要打人了。

“他不是小偷,小偷在这里。”人群外传来一个声音。

大家的目光,又顺着这个声音看去。

还是那个蒙面男子,他左手持着一个钱包,右手押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

这时,围着岳鸣的一群人,又转而把真正的小偷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蒙面男子将钱包交还给老人,老人连连道谢。

蒙面男子谦虚地回应了老大爷几句,便走到岳鸣跟前,道歉道:“对不起,刚刚委屈你了。我那么说,只是为了瞬间找出真正的小偷。”

岳鸣是个大度的人,他客气道:“没关系的,只要能抓住真正的小偷就行。可是为什么要用这个办法呢?”

蒙面男子说道:“因为当我喊抓住小偷时,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会关注在你身上,而真正的小偷会第一时间选择逃离现场,所以他便无所遁形。”

“你挺聪明的。”岳鸣称赞道。

“为了表示歉意,我中午请你吃饭吧。”蒙面男子谦虚地说道。

“可是,我还有事情要办。”

“没关系,办完了,来找我就可以了。中午就在优品道附近的一家叫做‘丰泽汇酒楼’吃饭吧,你先去办事,我在那里等你。”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岳鸣欣然接受了。

他一般不会接受陌生人的宴请的,他接受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喜欢聪明人吧,就如同他喜欢魏仁武一般。

岳鸣把信件寄出去了,便急着回家,跟魏仁武分享一下今天的遭遇。

可是魏仁武没能听到岳鸣的描述,因为魏仁武根本不在家。

可惜,白跑一趟,正好岳鸣中午也有其他的饭局。

于是,岳鸣打算不管魏仁武,直接去“丰泽汇酒楼”吃饭,甚至连电话都懒得给魏仁武打一个。

岳鸣到达“丰泽汇酒楼”的时间差不多是11点半,蒙面男子早就在饭店门口等他了。

“久等了,没想到你亲自在门口等我。“岳鸣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蒙面男子依然很谦逊地说道:“因为,刚刚你离去的太匆忙,我也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怕你来了找不到座位,所以我就只有在门口等你了。”说话间,蒙面男子把口罩揭下来。

一张约莫三十岁却不失清秀的脸呈现在岳鸣眼前。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岳鸣说道。

“嘘……”男子小声说道,“这里不方便讲这个,我们先进去再说。”

为什么名字不方便讲?岳鸣满腹狐疑地跟着男子进了饭店。

左转右转,来到了一个包间。

包间里早已坐下了三个客人。

“咦,你们怎么在这儿?”岳鸣惊讶地说道。

原来其中两个人,岳鸣再熟悉不过了。

一个是魏仁武,一个是林星辰。

还有一个人,一个超巨型的男人,身高巨高,身材巨胖。

魏仁武说道:“你先别说话,我们在比赛。”

“啊?”岳鸣满腹狐疑。

林星辰拿出一个陈旧的深棕色钱包,对岳鸣今天才认识的那个男人说道:“你先说。”

男人站在岳鸣身旁,摸着下巴,说道:“从钱包的款式来看,是一个男人在用。钱包如此陈旧,却没有一点灰迹,说明这个男人经常使用,应该比较喜爱这个钱包。而钱包的颜色比较暗沉,说明钱包的主人是一个较为保守而传统的人。”

说的挺有道理。岳鸣在想,这个男人的智慧不亚于魏仁武啊。

“你呢?魏仁武。”林星辰又转而问魏仁武。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他说了一些表面的线索,我来补充更进一步的线索。钱包陈旧,但是没有什么磨痕,说明这个男人是个细心的男人,而且这个钱包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

那个男人插一句话:“送的?怎么解释?”

魏仁武接着说道:“细心也意味着,完美主义,完美主义的人既能够爱干净,钱包陈旧但不脏,而陈旧也是完美主义者不能忍受的,他完全可以再买一个新的,所以这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既然是重要的纪念品,现在却落到林星辰手上,并让她拿出来试探我俩,说明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它了。”

魏仁武突然笑了,对着大胖子说道:“陆通,是你前女友送的吧!”

这个叫陆通的大胖子也笑了,说道:“看来胜负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