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岳鸣来到了“清水河”的别墅区,他心里很焦急,因为这是江梦蝶的住址,他焦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马上要见到自己心仪的姑娘,而是这位自己心仪的姑娘很焦急地召唤他过来的。

江梦蝶一定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然而电话里,江梦蝶也没有告诉岳鸣到底是什么事,只是让岳鸣立马去她家找她。

岳鸣已经站在了江梦蝶家的门口,岳鸣按响了门铃。

过了良久,岳鸣感觉到门边的摄像头似乎有人在观望他。

紧接着,门打开了,是江梦蝶,她穿着真丝睡衣,脸上憔悴了许多,她惊恐地朝岳鸣背后的远处张望。

岳鸣关切道:“你怎么了?”

“嘘。”江梦蝶拿着岳鸣的衣角就往屋里拖,“快进来。”

岳鸣不明所以的进入了江梦蝶的家,江梦蝶将门窗紧锁,窗帘合上,大白天的,整个屋里黑暗地像是夜晚。

岳鸣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梦蝶没有回答,只是扑得一下,冲到岳鸣的怀里,紧紧抱住岳鸣。

岳鸣的脸唰得一下就红了,幸好屋里黑,才不容易被发现。

“你…你到底怎么了?”岳鸣又陷入了语言障碍。

江梦蝶还是没有回答,她只是越抱越紧,两只手的指甲深深地嵌入岳鸣的后背,不仅如此,岳鸣还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那种恐惧的颤抖。

岳鸣抚摸着江梦蝶的秀发,他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安抚江梦蝶。

江梦蝶感受到岳鸣给她带来的那份温暖,她的内心也有少许的平静。

岳鸣觉得现在的时候要成熟一点,便再问了一遍:“小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岳鸣第一次用小蝶这个称呼,他这么称呼江梦蝶,是希望能够拉近与江梦蝶的距离,让江梦蝶对他产生信任。

江梦蝶从岳鸣的怀里起来,捧着脸,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有…有人要害我。”

“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要害你?”岳鸣双手扶住江梦蝶的香肩,急切道。

“是一个我惹不起的人物。”江梦蝶将自己的双眼从双手中露出,黑暗中,岳鸣看得到江梦蝶的双眼如此明亮,却又如此暗淡,明亮的是表面,暗淡的是她双眼透露出来的害怕。

“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害你?”岳鸣想要一次性把事情弄清楚,但是江梦蝶却总是把事情讲得很模糊。

江梦蝶回答道:“他是一个有权有势的人,他看上我的美貌,想要包养我,但是我却看不上他,已经多次拒绝过他,终于他恼羞成怒,想要干掉我。”

虽然江梦蝶依然说得很模糊,但是岳鸣大致能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安慰江梦蝶:“小蝶,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不,不行。”江梦蝶摇头道,“我不能让别人也伤害你,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这句话,可能是岳鸣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他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感觉就算马上遇到再大的危险,哪怕是会让他身首异处的危险,他也不会有一丝害怕,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岳鸣像一位救世主一样,说道:“我不怕受到伤害,我就怕你受到伤害。”

江梦蝶也感受到岳鸣的那份诚意,她的眼睛里透露出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种希望的光芒。

江梦蝶真挚地对岳鸣说道:“带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在那里我们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伤害,我们可以结婚,生很多很多小宝宝,过上真正幸福的生活。”

说真的,岳鸣真的犹豫过那么一刻,重新去过一个崭新的生活,放弃现有的一切,放弃所认识的所有人,包括林星辰、全开、重案第二支队,以及那位刑侦顾问。

但是岳鸣的犹豫没有持续多久,便倒戈了,能够与江梦蝶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是多少男性梦寐以求的事情,江梦蝶就是这样有魔力的女人,她能够吸引男人为她奉献一切,哪怕是让男人舍弃掉他们最珍惜的东西。

岳鸣将江梦蝶再一次搂在怀里,并在她的耳边低语:“好,我答应你,我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岳鸣轻轻将自己的双唇落在江梦蝶的额头,江梦蝶的额头是那么的冰冷,岳鸣的双唇是那么的温暖,岳鸣的温暖彻底融化了江梦蝶的冰冷。

江梦蝶抬起了她的头,与岳鸣四目相对,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她将自己的双唇缓缓碰触岳鸣的双唇,回应了岳鸣一个激烈的深吻。

岳鸣将江梦蝶搂得跟紧了,他的心跳剧烈加速,气血贲张,他把江梦蝶扑倒在地,两人在柔软的地毯上,浓浓的翻滚,仿佛天地都已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

经过激烈的温存后,岳鸣竟然在地毯上熟睡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十分美妙而幸福的梦。

他梦见他站在一片美丽的草原上,草原上散布着密密麻麻的牛羊,天空很蓝,阳光明媚。

草原的不远处,有一个山丘上,山丘的半山腰上有一座精致的别墅,别墅的门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姑娘。

岳鸣会心的一笑,那位姑娘是天地间最美的景色,她就是江梦蝶,江梦蝶的身旁还牵着两个孩子,她的左手牵的是一位女孩,女孩乖巧可爱,岳鸣仔细看来,竟然和自己有七分相似,她的右手还牵着一位男孩,男孩帅气逼人。

岳鸣仔细看来,咦,男孩为什么还长着两撇八字胡?而且还冲着岳鸣笑,那种笑容异常邪魅和自大,特别像一个人,一个岳鸣再熟悉不过的人——魏仁武。

男孩突然越变越大,很快便长成一位成年男人,笑容也越来越诡异,这哪里是长得像魏仁武,这根本就是魏仁武。

魏仁武搂住江梦蝶的纤腰,伸出舌头,猥琐地在江梦蝶的脸上舔了一下,江梦蝶竟然没有反抗,反而脸上还洋溢着幸福。

小女孩也说话了,她叫了一声:“爸爸。”而这声爸爸不是冲着岳鸣的叫的,而是叫给魏仁武听的。

岳鸣气得身体在剧烈的颤抖,额头上冷汗直冒。

魏仁武还在笑,他的笑声越来越放肆,笑得岳鸣毛骨悚然。

他气愤地朝魏仁武冲去,但这时天摇地动,天地突然黑暗下来,魏仁武、江梦蝶、小女孩的画面也越来越模糊,很快,所有事物都已消失不见,只剩黑暗与岳鸣。

“啊!”岳鸣从地上爬起来,极力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他终于从那个伪装在美妙之下的噩梦中解脱出来。

岳鸣大口的喘气,他双手全力抓起盖在身上的毛毯来抵挡寒冷,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全身**的。

回到人间,岳鸣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回想起刚刚的梦,简直是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他环顾四周,突然他的心情才真正的跌落入地狱。

江梦蝶呢?江梦蝶上哪儿去了?她明明应该躺在岳鸣的身边的,她明明在岳鸣睡觉前还在和岳鸣水**融,但是现在她又到哪里去了?

岳鸣哪里还顾得上寒冷,他掀开毯子,一边穿着他的衣服,一边对着黑漆漆的房子大喊:“小蝶,小蝶,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然而,根本没有江梦蝶的回音,黑漆漆而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岳鸣空荡荡的声音在回响,岳鸣的心此时也是空荡荡的。

他赶紧穿好衣服,冲出门外,又对着门外大喊:“小蝶,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岳鸣的声音是如此撕心裂肺,令人心碎。

岳鸣站在门外,天空突然下起了沥沥小雨,拍打在他的脸上,他也留下了他仅剩的泪水,一时间,雨水和泪水交融在了一起。

泪水使他悲伤,雨水使他清醒,他开始仔细回想江梦蝶说过,有人要害她。

岳鸣认为江梦蝶很有可能是怕那个要迫害她的有权有势的人也同样会伤害岳鸣,所以她才会选择离开岳鸣,独自去面对危险的。

岳鸣是一个男人,他觉得不会让自己的女人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的,他要把她救出来。

岳鸣抹掉自己脸上的泪水和雨水,下定决心,一定要想个办法。

首先他得找出到底是谁要迫害江梦蝶?江梦蝶对于这个人,只有只言片语,岳鸣很难从中找出有关这个人的线索。

看来,先找到那个人比较困难,只能先想办法找到江梦蝶,如果及时的话,说不定能够阻止江梦蝶去面对危险,但是江梦蝶悄然无声地离去,岳鸣根本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他又当从何找起?

也许岳鸣需要帮助,需要一个真正专业的人来帮助他,这个人自然是魏仁武。

但是他一想到魏仁武,就不住的摇头,绝对不能找魏仁武,魏仁武巴不得江梦蝶离开他,又怎么会帮助他找回江梦蝶呢?

这个事情只能自己解决,他自己也是一名侦探,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找回江梦蝶。

就在这时,他回头望了一眼江梦蝶的别墅,发现了第一个线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