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再一次相遇

岳鸣心跳加速剧烈,他用颤抖的手把住方向盘,才安全的把“玛莎拉蒂”停靠到路边。

“小…小姐。”岳鸣打开车窗探头出去,试图打个招呼,但是他的嘴里半天才吐出这两个字。

而这位女人却很大方地说道:“帅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能……”虽然岳鸣讲不出完整的话来,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搭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当然不能错过,一个能字,他还是能够说出口的。

女人毫不生分的坐上了“玛莎拉蒂”的副驾驶,并说道:“麻烦载我去一趟‘万象城’,我车没油了,现在又赶时间。”说完,女人做了一个可爱的嘟嘴的表情。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温柔攻势,岳鸣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当然也受不了,他紧张到只能咽咽口水,点点头。

“那就谢谢了,帅哥。”女人立马拴好安全带。

岳鸣发动了汽车,驾驶的过程中,他都不敢正眼去看女人,只能用余光仔细观察,却见这个女人始终挂着邪魅的笑容,那种笑勾魂摄魄,弄得岳鸣甚至无法正常的驾驶“玛莎拉蒂”。

“帅哥。”两人在车里沉默了半天,还是女人先开口。

“啊?”这时的岳鸣就如同丧失了语言能力,能说出口的字,绝对不会超过两个。

女人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岳鸣,温柔地问道:“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岳鸣。”岳鸣依然只能说出两个字,也幸好他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如果他叫魏仁武的话,可能他只说得出魏仁。

“叫岳鸣吗?挺好听的名字,人也是一位好人。”女人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你呢?”虽然还是两个字,但是岳鸣敢去问女人的名字,这也是一种进步。

“我叫江梦蝶。”江梦蝶伸出纤纤玉手,“很高兴认识你,也谢谢你愿意载我一程。”

“不客气。”岳鸣总算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名字了,话匣子打开,他的内心波动也没有那么剧烈了,嘴里能够吐出的字也渐渐变得多了起来。

“岳帅哥,你人这么好,你是做什么的啊?”江梦蝶倾斜身体靠近岳鸣,一股浓烈的玫瑰芬芳扑面而来。

岳鸣身体里男性荷尔蒙激素极速上升,他故作镇定地回答道:“我是做私家侦探的。”

“私家侦探是像福尔摩斯那种的吗?我一直以为那是里才有的职业呢。”江梦蝶俏皮地说道。

岳鸣回答道:“就是福尔摩斯那种职业,但我没有福尔摩斯那么厉害,你又是做什么工作的?”

江梦蝶顿了顿,眼睛在眼眶里打了一转,才回答道:“我是自由作家。”

岳鸣疑惑道:“作家开‘法拉利’?”

江梦蝶噗得一声笑了出来,她笑道:“作家就不能开‘法拉利’了吗?你一个侦探不也开的‘玛莎拉蒂’么。”

岳鸣无言以对,确实,一个普通的私家侦探自然是没有那个经济实力能够买得起“玛莎拉蒂”,岳鸣能开这辆车,本部的读者都应该知道,是因为岳鸣的家庭本身有钱。

岳鸣当然不会告诉江梦蝶,他自己是“岳氏集团”的董事长,因为他在心里其实挺排斥这个角色的,所以他尴尬地说道:“江小姐所说的有道理,侦探能开‘玛莎拉蒂’,作家自然也能开‘法拉利’。”

江梦蝶笑道:“是啊,世间不合理的事多如牛毛,慢慢的也会变得合理的。”

岳鸣说道:“想不到江小姐说话还挺有哲性的。”

江梦蝶掩嘴笑道:“我不是刚刚才说了么?我是一名作家,咬文嚼字是我的职业。”

岳鸣点头道:“是是是,真是抱歉,我差点忘了。”

江梦蝶又说道:“作家是一个感性的职业,侦探是一个理性的职业,这么看来咱俩在一起,还是挺互补的嘛。”

咱俩在一起?岳鸣的心又小鹿乱撞,整张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

怎么就突然说到在一起这件事了,其实江梦蝶只是简单的比喻,但岳鸣却把在一起这三个字深深烙印在心里。

岳鸣顿时又变成了说话无能,他结巴地说道:“你…你…都会写些什么?”

江梦蝶说道:“我会写下我的人生。”

岳鸣好奇道:“什么……什么样的人生?”

“一个丰富多彩的人生。”江梦蝶和岳鸣交谈了半天,她给岳鸣留下的感觉是如此的缥缈,总觉得这个女人还没有完全的信任岳鸣,话里还有很大的保留。

岳鸣问得问题总是不太顺畅,这让他有些挫败感,并不敢再提问。

江梦蝶从岳鸣的表情中,似乎也读到了尴尬,便说道:“怎么了?你觉得我在故意隐瞒什么吗?”

岳鸣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不能明说,只得否认道:“没有。”

江梦蝶自然不相信,于是她说道:“既然你是一名侦探,那么你就应该自己去寻找真相。”

这是什么?这是挑衅吗?岳鸣在空气中嗅到一股游戏的味道,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江梦蝶不但在外貌上成功的吸引住岳鸣,就连和她聊天来往,都充满了乐趣,岳鸣感觉今晚肯定难以入眠。

想到这些,岳鸣嘴角露出了笑容。

“你怎么笑了?”江梦蝶好奇道。

岳鸣笑道:“我就不能笑吗?”

江梦蝶嘟嘴道:“笑一下,也挺可爱的,不过刚刚那张傻愣愣的脸,也很萌。”

江梦蝶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她总能把话说得很美好,让你甜在心里,但岳鸣被挑衅以后,反而变得理性一些,开始分析江梦蝶的说话方式和她作家背后的真实生活。

聊天间,车已经开到了“万象城”。

江梦蝶下车前,对岳鸣说道:“能在这儿等我一下吗?我去去就回来。”

岳鸣点头道:“当然可以。”岳鸣说得很轻松,像是很勉强,但实际上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无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和江梦蝶这样的美女有更多的独处时间,岳鸣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江梦蝶留下了妩媚一笑,便离开了“玛莎拉蒂”。

接下来的时光里,岳鸣在车里显得十分的煎熬,江梦蝶所说的去去就回,一等就是一个钟头,更重要的是一个钟头过去,江梦蝶却还是没见人影。

岳鸣看看时间,都快日晒三竿了,莫非他被江梦蝶放鸽子了吗?岳鸣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放鸽子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岳鸣看得出来,江梦蝶不是一名单纯的少女,她绝对是那种特别狡猾的女人。

当这种思想在岳鸣的脑中开始生长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不准备再等待江梦蝶,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谁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呢?当岳鸣拿起手机查看时,手机差点被吓掉。

是林星辰打来的电话,岳鸣只顾着送美女过来,却忘了他要去公安厅办正事,林星辰打来这个电话,肯定是要骂人。

岳鸣战战兢兢地接听电话:“喂,林…林队长。”

“岳鸣,你在搞什么鬼!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过来!”果然,林星辰那个暴跳如雷的声音从手机的那头传来。

“我…我…”岳鸣其实想说的是我马上就来,但他并没有这么说,因为他的副驾驶位上突然坐了一个人,没错,还是那个人——江梦蝶。

“我今天请个假。”岳鸣看着正在舔舐冰淇淋的江梦蝶,不由自主地说道。

“什么!你也请假,我看你和魏仁武都不想干了,是吧……”岳鸣根本没有听林星辰后面再骂什么,便挂掉电话。

林星辰肯定已经气得不行,但岳鸣现在可顾不上林星辰,他有他觉得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江梦蝶手里还有一根冰淇淋,她递给岳鸣,并说道:“来,这是送给你降火的,等我这么久,肯定上火了吧。”

岳鸣接过冰淇淋回答道:“不,是心都等凉了,不过现在心里的火又重新点燃了。”

江梦蝶宛然一笑,说道:“走吧。”

“上哪儿去呢?”岳鸣疑惑道。

“回我的车那里去。”江梦蝶回答道。

“已经中午时分了,不该先吃个午饭吗?”岳鸣觉得这个时候提出一起吃饭,应该顺理成章。

“不,我其实已经吃过了,今天有点累,我想把车拿回来,就回家去休息。”江梦蝶拒绝了岳鸣。

岳鸣刚被点燃的火焰,顿时便被扑灭,他只能一口把冷到麻木的冰淇淋给吃了。

在回到“法拉利”的路上,岳鸣一句话都不肯说,江梦蝶也没有说话,两人相比来时的路上,沉默了太多。

回到“法拉利”,江梦蝶看着岳鸣,说道:“明天一起吃饭吧。”

“啊?”岳鸣还没有反应过来。

江梦蝶掩嘴笑道:“不过,我要去你家吃你亲手做的饭菜。”江梦蝶下车前,还递给岳鸣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岳鸣这时心里像开了花一般。

“法拉利”扬长而去,等等,“法拉利”不是没油了吗?

岳鸣幡然醒悟,江梦蝶和岳鸣的相遇并不是偶然,是她故意的,她也对岳鸣感兴趣。

岳鸣想到这些,脸上的笑容一直收不住。

他立马回到家里,冲进魏仁武的房间,把魏仁武从睡梦中拉起来,对不明所以的魏仁武说道:“魏先生,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啊?什么事啊?”魏仁武迷迷糊糊地问道。

“我要搬家。”

魏仁武听到岳鸣的话后,睡意顿时惊得烟消云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