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执著的魏仁武

魏仁武面色凝重地点头道:“没错,我的确是去调查‘死神’,我找到了那个肇事司机。”

岳鸣好奇道:“你有向他询问过什么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先观察过他,是个老实人,勤勤恳恳的工作,没有生活污点,然后才问了有关那天的事情,和你们了解的一样,他那天的确老婆快在医院生了,我还亲眼见到了他的儿子,所以他绝对不是故意想撞死‘白虎’的。”

岳鸣说道:“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件事可能真的只是场意外呢?”

“不,这绝对不是一场意外这么简单。”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坚定地说道,“他的话语中,有一件事是有疑点的。”

“什么事?”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说道:“他说,当时正在开车,突然感到阳光刺眼,视觉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等到他视线恢复的时候,才发现街面上突然出现一名小女孩。就是这里,这里有很大的问题。”

“有什么问题?我没有看出来有问题。”岳鸣有些茫然。

魏仁武回答道:“阳光,阳光有问题。”

岳鸣回想了一下,说道:“那天天气很晴朗,有阳光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魏仁武点头道:“没错,阳光没有问题,但是时间有问题。”

岳鸣越来越糊涂了,他疑惑道:“时间能有什么问题?”

魏仁武说道:“那个司机是从西边往东边驾驶的汽车,那天出事是下午,太阳在西边,也就是说他突然感到的阳光,不是自然照射下的阳光,而是被什么东西给反射的,这就有可能是人为操作下的结果。”

岳鸣明白魏仁武的意思,但是他说道:“可是,那个小孩突然出现在街面又怎么解释呢?”

魏仁武被问住了,他摇头道:“还不知道,这可能就是我接下来要调查的事情了,不过这个案子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至少我从那个司机那里得知那个小女孩的一些特征。那个小女孩扎着双马尾鞭,穿着粉色的衣服。”

岳鸣突然还想到一些疑问,他问道:“对了,我比较好奇的是,假设阳光是被‘死神’操纵的,小女孩也是**纵刚好出现在那里,那司机避让小女孩的时候,为什么刚好朝着‘白虎’撞去呢?”

“问得好。”魏仁武露出了笑容,“这个问题,我当然也想到的,我也问过那个司机,那个司机的回答是,当时他的左边有其他的车辆,而右边没有,所以他才下意识的把方向盘往右转,最终撞死了‘白虎’。”

“另外,‘白虎’刚好出现在那个位置,也令人觉得很奇怪的。”岳鸣的问题真的是一个接一个,但也侧面证明这个案子的太过于复杂。

“是的,很奇怪,但是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魏仁武点头道。

“提示我一下。”岳鸣记得,但是并不清楚魏仁武所要讲的重点在哪里。

魏仁武说道:“当时,‘白虎’一直在逃,但是一到那里,他却放弃了逃跑,停了下来,并且刚好停在那个位置。这就很奇怪了,他为什么不继续逃跑?为什么要停在哪里?而且,他当时的表情是在告诉我们,他已经顺利逃脱,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逃走,这又说明了什么?”

魏仁武提出的三个问题,岳鸣一个也答不上来。

魏仁武也没有指望岳鸣能够回答,他自己知道答案,他继续说道:“他不再逃跑,是因为他认为在那里,有‘封神会’的人会救他。停在那个位置,我猜想他可能看到了一些信息,而且只能在那个位置才能看到。这最终可以说明的是,这是一个有预谋的计划,首先利用‘白虎’想要逃跑的心理,给他一点希望,让他成功的站在一个会被撞死的位置,再掐准时间,让那辆汽车能够顺利制造出一起意外的车祸。”

岳鸣眉头紧锁,说道:“听起来,不像是一般人会干出来的事情,我总觉得要杀‘白虎’会不会太复杂了一点,有时候一颗子弹就能搞定,为什么要把计划弄得如此复杂呢?”

魏仁武说道:“这就是‘死神’的作风,这也是他能够活到现在,仍然没有被抓的原因。直接了当的杀人,也会让警方很容易便能抓到相关的线索,而复杂的杀人方式,解谜过程也会成正比的复杂起来,复杂到一般人永远也想不透其中的奥秘,永远也摸不到‘死神’的一块衣角。这也是为什么‘死神’是最好的,也是最贵的杀手,因为他杀人的方式非常的干净,几乎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

岳鸣说道:“你似乎很欣赏这个杀手。”

魏仁武承认道:“当然,能够抓到‘死神’这样的杀手,绝对会让我这一生都感到成就,这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对手。”

岳鸣又说道:“但是你刚刚用了几乎这个词语,你说‘死神’几乎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他还是会留下线索的。”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大笑了起来,“没错,任何人为的事情,就算掩饰的再好,那也终归是掩饰,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干净的案子,只要是人为,就一定会留下线索,哪怕那条线索只要原子那么大,我也一定能够把它挖出来。”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岳鸣瘪嘴道。

魏仁武冷笑道:“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虽然嘴上,岳鸣是支持魏仁武追查“死神”,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魏仁武太过于痴迷“死神”的案子,就像是染上了毒瘾。

岳鸣的担心也不能算没有道理,假设魏仁武在这个案子上失败了,那么魏仁武能否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呢?说不定,魏仁武会就此堕落,堕落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毕竟“死神”和以往的任何罪犯都不一样,魏仁武其实自己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破这个案子,虽然魏仁武的表情上很自信,但是岳鸣却明白魏仁武的心里并没有多少底气。

岳鸣能够看到这些,完全是源于岳鸣和魏仁武生活这么久的了解,因为以往的案子中,魏仁武都会像早就算准了一切去破案,而这个案子,魏仁武却毫无头绪,只能如初学者似的一步一步的寻找线索。

岳鸣有些不想再讨论“死神”这个案子,他掉转话头说道:“我还是跟你说说今天在公安厅的情况吧,话说,张警官准备去争取重案第一支队队长的位置了。”

“那是他应得的。”魏仁武好像并不是很关心这些事。

“那我们说说舒泼的……”岳鸣依然尝试说些其他魏仁武可能感兴趣的话题,但是被魏仁武打断了。

魏仁武说道:“行了,舒泼已经被抓了,余下都是重案第二支队的事,另外我还得提醒你,我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案子当中,也就是说我必须得放弃其他的一些事情,比如重案第二支队的工作。”

岳鸣大惊失色,他惊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要辞去刑侦顾问的工作吗?”

魏仁武摇头道:“辞掉工作还不至于,等我抓到‘死神’后,我当然还是会继续做刑侦顾问。”

岳鸣急道:“那林队长安排过来的工作怎么办?”

魏仁武说道:“我虽然没有时间,但是你有时间啊。”

“我?”岳鸣一时间懵了,“魏先生太看得起我了吧,你让我单独协助他们解决舒泼案子留下的影响还行,但是让我单独协助他们处理完整的案子,我还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

魏仁武劝慰道:“不要妄自菲薄,就如同我赞赏张风一般,你也值得赞赏,特别是在抓捕舒泼的行动中,你做到了一个策划者应当具有的所有素质,你绝对可以轻松应对以后的所有案子。”

“这恐怕只是为了让我不打扰你去追查‘死神’,你才这么说的吧。”岳鸣太了解魏仁武,知道他的话里可能掺杂着水分。

“你想太多了,我是真心实意为你感到骄傲。”魏仁武露出了真挚的眼神,可是越真挚,岳鸣反而越觉得有些假惺惺。

“行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我去做饭。”岳鸣是彻底不再想和魏仁武讨论这个话题,说得越多,只会被魏仁武洗脑越厉害。

当岳鸣走进厨房后,依然能够听到魏仁武拿魔性的笑声。

第二天,岳鸣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他今天得单独出门去公安厅,虽然魏仁武让他单独去协助林星辰,让他很惶恐,但是惶恐归惶恐,硬着头皮,他也得去,不然这工作就真的没人做了。

他开着“玛莎拉蒂”,保持着正常的车速开往公安厅。

正当他行驶中,突然路边的一抹红色被他眼角的余光扫到。

那抹红色正是那辆红色“法拉利”停在路边,岳鸣不由自主地踩了一下刹车,降低车速,朝“法拉利”靠去。

这时,“法拉利”车上走下来一位女人,穿着艳丽红色长裙的女人,她的红唇朝岳鸣抛出来一个笑容,她并朝岳鸣挥了挥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