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一、无情无义?有情有义

“一年前吗?”舒泼睁开了他眯着的双眼,“魏先生真是为了扳倒我,不惜挖我的老底。”

魏仁武悠悠道:“舒先生言重了。我也不算挖到特别的东西,也就找到了一篇新闻。”

舒泼说道:“哪一篇新闻?说来听听。”

魏仁武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来,他展开报纸,念道:“这是山西晋城的地方报纸,上面用了半张纸的版面记载了一件大新闻,在晋城的一家煤矿上,突然塌陷,造成了四十多名煤矿工人被困在矿井里。可是奇迹出现了,在多方救援后,四十多名工人全被救出。”

舒泼说道:“这篇新闻有什么问题吗?”

魏仁武合上报纸,哈哈笑道:“问题可大着,四十多名工人虽然被救出,但是却死了五个不是工人的人,其中一个还是煤矿的老板。”

舒泼又问道:“既然矿井塌陷,难免会死人,这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魏仁武摇头道:“不不不,这很奇怪,四十多个工人,一个都没有死,不是工人的人全死了,这就像是上天安排好了的,故意针对这五个人。”

舒泼淡然道:“也许是这五个人干了不少坏事,上天想要惩罚他们呢?”

魏仁武说道:“这五个人干了不少坏事,我信,但舒先生说是上天要惩罚他们,这就有点夸张了。在我看来,惩罚他们的不是上天,而是舒先生你啊。”

“是吗?”舒泼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那我要洗耳恭听魏先生的见解。”

魏仁武说道:“其实舒先生以及你的那些手下,一年前就是那个矿井的工人,对吧?”

“魏先生说是,那我们就是吧。”舒泼耸耸肩,回答道。

魏仁武接着说道:“那我就当舒先生承认了,那天我来到你们事务所,就注意到了,你和你事务所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个特性,你们的手掌都非常粗糙,很明显你们都是做过重活的人,但是皮肤却很皙白,说明你们是在一个没有光线的地方做重活。而且,虽然舒先生有故意隐藏自己的口音,但你的手下们却藏不住口音,我很轻松便听出来你们来自于山西,于是,我很容易将你们和煤矿工作结合在一起。而且,我猜想你们既然是一起来到成都,策划出这么一起好戏,那恐怕你们很久以前便联系在了一起,并且由另一件事建立起了非常人所能企及的‘友谊’,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听命于你,我也因此才会找到这篇报道。”

舒泼笑了,他哈哈大笑道:“难怪我常听人说,得罪魏仁武的人,会连祖坟都被他挖得干干净净,今日总算是见识了。没错,那新闻里讲的四十多个工人正是我们‘五斗米帮’所有人。”

魏仁武皱了皱眉头,说道:“恐怕那次矿井塌陷是舒先生策划好的,要弄死那五个人的掩饰吧。”

舒泼承认道:“不瞒魏先生,那的确是事先策划好的,我们当时把那五个人骗进矿井,便把矿井的洞口给掩埋了,只封住了洞口,当然我们还在洞外留了一个人报警,因此才会有人及时来救我们。而那五个人,其实是被我们在矿井里活活打死的,而我们故意制造成被煤矿活埋的假象。”

魏仁武好奇道:“这五个人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一定要痛下杀手?”

舒泼眯着眼睛,严肃地说道:“魏先生做过奴隶吗?”

“什么?”魏仁武一脸茫然,“奴隶?”

舒泼长叹一声,说道:“没错,奴隶。那五个人中,有一个人是煤矿的老板,另外四个是他的保镖,而我们四十多个人就是老板的奴隶。每天我们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甚至连畜生都比我们活得痛快,现在我每晚都会梦到那时的地狱生活,我再也不想回到那种日子去。”

魏仁武说道:“他们都对你们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哼!”舒泼的眉间呈现出浓浓的杀气,“每天的鞭打都算是轻的,吃的跟猪食没几样,稍微惹他们生气,或者工作慢一点,就会把我们吊起来,用炭烫。”

舒泼扒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胸口,这一幕差点把见过无数死人的魏仁武给看吐,舒泼的胸口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全是密密麻麻烫伤的疤痕。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还真是残忍啊!”

舒泼说道:“我们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才被那个恶魔给骗到矿上的,他用高工资吸引我们投奔他,结果当我们到达矿上的时候,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但是他势力强大,我们却无法反抗他。”

魏仁武说道:“所以,你们联合在了一起。”

“没错,我们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排除万难,扳倒恶魔,事实证明,我们也做到了。”舒泼嘴角露出了冷冷的笑意,冷到可怕。

魏仁武说道:“恐怕这次行动里,你们尝到了团结在一起的甜头,于是你们才决定未来都团队行动的吧。”

舒泼承认道:“没错,也是那次过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纵有再大的本事,也翻不起什么天地,于是我创立了‘五斗米帮’,旨在人人都有一口饭吃。”

“为什么选择成都?”魏仁武眉头也皱了起来。

舒泼回答道:“是因为你。”

“因为我?”魏仁武不太明白了。

舒泼解释道:“当我们逃出‘地狱’后,我们没有生计,我也必须要考虑‘五斗米帮’的未来,就在我想不出一个好未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有关你的报道。报道说你智谋超群,心思缜密,屡破奇案。我当时还觉得报道过于夸大,而我对自己的能力也十分自信,我觉得是我也能做到这些。然而,这给了我一个灵感,如果我是刑侦顾问的话,那么我就能为自己做许多掩护,来掩护‘五斗米帮’在地下生长。”

魏仁武还是不太明白:“你在其他地方也可以做到,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成都?”

舒泼哈哈笑道:“我只是不服你,就想在你眼皮底下干这些事情,我就想让别人知道,你魏仁武其实是浪得虚名,你所有的能力,只不过是被媒体给神化了而已。你看看,当我取代你的时候,他们又转过来神化我了。”

魏仁武轻叹道:“我从来不关心媒体他们说什么,我只关心我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你这次的计划本来是很有竞争力的,只可惜啊,你明明可以避开我,却偏偏自己找上我,这也许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误。”

舒泼说道:“魏先生,说来挺有趣的,当我认识你之后,我才发现,媒体果然都是骗人的,你和媒体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不单单指能力,还有其他方面。”

这就让魏仁武一头雾水,他好奇道:“你想说哪里不一样?”

舒泼哈哈笑道:“媒体们都说,魏先生是一个冷酷无情,为了破案,不择手段的人。”

魏仁武点头道:“他们在这点上,倒说得很对,我的确是这种人。”

舒泼摇头道:“不,在跟魏先生接触后,才发现魏先生根本不是这种人,魏先生可是有情有义。原来我还在想,当我暗地里打击黑暗世界,无情无义的魏先生,应该不会过问这些犯罪分子的,毕竟我也算在做一件好事,但没想到,魏先生竟然还能去帮助他们,这说明魏先生也是一个热心肠啊!”

一向牙尖嘴利的魏仁武,这时竟然语塞了,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是因为舒泼说得对。

当然魏仁武自己也没有说错,他的确无情无义,只不过无情无义的他是以前的他,现在的他已经变了,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变得更近人情,变得他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舒泼接着说道:“不过,我也不太明白,魏先生为什么要去保护那些罪犯?虽然我的做法不一定是合法的,但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去伤害过一个好人。”

“你认为你自己是英雄吗?”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低着头说道,“你认为你伤害的是坏人,你自己就不是坏人了吗?没错,他们的确是罪犯,但是他们没有出去害过人,他们所做的所有事情,只是想保护自己。在成都这块地方,试图去伤害别人的人,都已经被我抓到监狱里去了,而这帮人没有进监狱,正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想过去伤害别人。而你,舒泼,为什么今天在这里?为什么你会被手铐铐住?就是因为你伤害了别人,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混蛋。”

舒泼长叹一声,说道:“魏先生说话可真难听啊。”

魏仁武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我该走了,未来的日子,你就在牢里老老实实待着吧,有空,我还会来看看你的。”

舒泼笑道:“魏先生,慢走,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跟你喝上两杯。”

魏仁武走到门口,回头还说了一句:“喝两杯倒不用,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你并不是被我打败的,真正打败你的人是你没看在眼里的我的助手——岳鸣。”

舒泼的笑容彻底僵住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