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七、岳鸣的思考

“小岳,舒泼很有可能会派人跟踪我,为了避免我们两人的行动被舒泼所控制,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这是魏仁武和岳鸣分开的时候,魏仁武嘱咐给岳鸣的最后一句话。

岳鸣、魏仁武、张风、方荣华,就此各自行动。

岳鸣清楚魏仁武的意思,魏仁武是想冲到掩护,吸引住舒泼的注意力,而岳鸣自己去完成这次事件的最关键部分。

岳鸣的责任重大,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压力,可是魏仁武把这么重要的责任交给他,是出于一种信任。

岳鸣虽然倍感压力,但是他也很荣幸,魏仁武从来不会信任没有能力的人,魏仁武信任他,就证明他并不是一无是处。

总之,他现在必须完成魏仁武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找到林星辰。

岳鸣已经和林星辰联系上,现在正在驱车前往四川省公安厅。

在去的路上,岳鸣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魏仁武一个人会不会出事?但是很快岳鸣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像魏仁武这样的人怎么会出事,岳鸣和他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凶险,可魏仁武却用自己的智慧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这一次魏仁武也一定可以的。

岳鸣放松了心情,来到公安厅,他本以为林星辰会等在门口,事实上以往每次他和魏仁武来公安厅,林星辰都会等在门口,但是这次却没有。

岳鸣把“玛莎拉蒂”停在停车区,便只得又拨通林星辰的电话。

“喂,林队长,我到公安厅了,你在哪里啊?”

“我在对面的茶馆里喝茶,你直接来找我吧。”

喝茶?一向爱岗敬业的林星辰,在工作的时间里没有在自己岗位上,而是在茶馆里喝茶,这让岳鸣感到非常的意外。

岳鸣来到林星辰所说的茶馆,这里不止是林星辰,雷龙、肖伟、游夜、杨文耳四人也在。

“你们在这里干吗?”岳鸣好奇道。

“如果你眼睛不瞎,就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在喝茶。”杨文耳带着怨气回答道。

“你们难道不上班吗?”岳鸣又傻愣愣地问道。

“上班?我们还有班可上吗?”这次抱怨的人又换成了雷龙。

“你们两个好好说话。”林星辰怒斥雷龙和杨文耳,“我们现在被闲置,又不是小岳造成的,你们不准这样跟小岳说话。”

“好的,队长。”雷龙和杨文耳低下了头。

岳鸣心里没有怪责二人,他也能体谅二人的心情,毕竟满腔热血得不到释放,任谁也会觉得憋屈。

林星辰轻言细语地问道:“小岳,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被林星辰这一问,岳鸣才想起自己的任务,他赶紧说道:“是魏先生让我来找您的。”

“哦?他有什么重要发现吗?”林星辰好奇道。

当岳鸣提到魏仁武的时候,其他四人瞬间便打起了精神,他们知道魏仁武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魏仁武叫岳鸣过来,就说明一定有活儿要干。

岳鸣说道:“魏先生今天早上去见了舒泼。”

“他们见面都说了些什么?”林星辰急切道。

岳鸣摇头道:“不知道,他俩单独在舒泼的办公室见面的,不让任何人打扰,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都讲了些什么?”

“那他让你来干吗?”林星辰疑惑道。

岳鸣缓缓说道:“就是在魏仁武从舒泼的办公室出来后,单独嘱咐我,让我来告诉你,马上申请搜查令,去搜查舒泼的侦探事务所。”

林星辰等人大惊,要知道去搜查一个公安厅认可的顾问侦探的事务所,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这个人可是媒体和警界的新宠儿,如果贸然去查他,会掀起轩然大波的。

林星辰面有难色地说道:“这个…可能不是什么好办法。”

“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岳鸣已经察觉到林星辰等人都很为难。

林星辰缓缓说道:“要知道,舒泼是廖厅长看好的人,搜查令也必须廖厅长签字,你让我们去跟廖厅长说,他看好的人有问题,我们要去搜查,这无疑是给廖厅长一大嘴巴子,你觉得廖厅长会同意吗?”

岳鸣急道:“昨晚我和魏先生重新调查舒泼查过的案子,魏先生告诉我,这次行动是受批准的,我以为搜查令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林星辰轻叹道:“看来,魏仁武并没有完全告诉你实情。重启案子,虽然是邓刚厅长批准的,但是他也要顾及廖厅长的面子,所以他让我告诉魏仁武,你们可以暗地调查,却不能和廖厅长以及重案第一支队起冲突,所以你们才能畅通无阻的去调查,是因为邓厅长调走了本来守卫在案犯现场的警察。因此,想让邓厅长签署与廖厅长直接有利益冲突的搜查令,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岳鸣依然抱着希望。

“毫无办法。”林星辰的回答让岳鸣的希望破灭。

顿时,几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失望。

难道岳鸣连魏仁武交给他的这一个简单的任务都完成不好吗?他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没用,彻底辜负了魏仁武的信任。

不,岳鸣绝对不是一个没有用的人,魏仁武一直以来,都会告诉岳鸣,他绝对不会留一个废物在身边的。

岳鸣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没有用,这时的他,想起了魏仁武经常说的另一句话:“人类之所以有别于动物,是因为人类善于思考,没有思考的人类和畜生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人们却总是觉得有些事情并不是靠思考就能解决问题,其实不是思考不能解决问题,而是思考得不够。人类的脑力开发本身就很低,要想使自己的脑力得到最大的开发,就一定要身处于绝境,只有身处绝境,才会义无反顾地集中精力去想办法解决问题。”

岳鸣感觉到,现在就是一个绝境,如果日落之前,不解决所有的问题,成都的黑暗世界将会陷入一片混沌。

岳鸣黑暗的脑洞突然一下被一盏灯给点亮了,他大声呼喊道:“我有办法了。”

岳鸣一惊一乍,吓了林星辰等人一大跳。

杨文耳呵斥道:“你突然叫一声干吗?”

岳鸣嘴角挂起了得意,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林星辰好奇道:“你想到办法去弄搜查证了?”

岳鸣摇头道:“不,我不是说搜查证,如果有搜查证,去搜查舒泼的侦探事务所,无论是经过什么途径去得到的搜查证,都会得罪廖厅长的,要知道廖厅长我们可得罪不起。”

“那你所说的不是废话吗?”肖伟失望道。

岳鸣缓缓道:“不,虽然拿不到搜查证,那也不意味我们不能展开调查。”

游夜说道:“如果我们没有搜查证,我们就没有资格去搜查舒泼的侦探事务所,你懂吗?舒泼完全不用卖我们的帐,他可是有廖厅长和重案第一支队的人撑腰。”

岳鸣点头道:“我懂这个道理,我是说,咱们不正面针对舒泼,但是咱们可以迂回一点,从侧面去调查啊。”

“迂回侧面?”林星辰等人一头雾水,完全不懂岳鸣在说些什么。

岳鸣说道:“既然魏先生要我们去搜查舒泼的侦探事务所,就说明舒泼的侦探事务所里面藏了非常非常重要的线索。”

林星辰点头道:“我明白魏仁武是这个意思,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太清楚他的想法了。”

岳鸣接着说道:“魏仁武认为这个线索很重要,舒泼同样知道这个线索很重要,所以他才会把线索藏在事务所,因为舒泼也知道他有人撑腰,事务所将是最安全的地方。”

林星辰长叹一声,说道:“是啊,那里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就算我们知道那里藏着东西,我们依然束手无策。”

岳鸣突然露出了笑容,是很得意的那种笑容,而这种笑容往往总是会出现在魏仁武的脸上,而此时的岳鸣也挂着这种笑容,他笑道:“没错,因为事务所安全,所以舒泼才会把线索藏在事务所里,但如果事务所不再安全了,那么舒泼还会把线索藏在事务所里面吗?”

“不安全?”林星辰等人越发不明白岳鸣在说些什么。

岳鸣坚定道:“没错,既然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舒泼的事务所安不安全,那我们何不把舒泼的事务所由安全变成不安全呢?”

雷龙不认同道:“要想把舒泼的事务所变成不安全的地方,谈何容易!况且,就算舒泼的事务所变得不安全了,又能怎样呢?”

岳鸣说道:“我们这里有六个人,完全能够用我的办法,去把舒泼的事务所变得不安全。只要舒泼的事务所不安全,舒泼一定会把至关重要的线索转移到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只要舒泼所藏的线索离开了事务所,这就将会是我们的最佳时机。”

林星辰好奇道:“这么说来,你已经有办法去完成这些了?”

岳鸣又笑了,此时的他就如同魏仁武附体一般,胸有成竹地笑道:“当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