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无聊的跟踪

魏仁武得意洋洋地从舒泼的办公室走出来。

岳鸣心急地冲到魏仁武的面前,问道:“怎么样?”

“很好啊。”魏仁武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你们俩到底谈了些什么?”岳鸣只想知道魏仁武和舒泼有没有在办公室爆发激烈的冲突。

魏仁武只是微笑,并不回答,而且用眼神示意岳鸣看看周遭。

岳鸣这才注意到周围的人都以敌视的眼光盯着他和魏仁武,让魏仁武现在说一些重要的话题,确实对他俩来说不太有利。

岳鸣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拉着魏仁武离开“东坡事务所”。

出了事务所,岳鸣又重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魏仁武依然一脸茫然地说道:“告诉你什么?”

岳鸣急道:“你们俩在里面聊了什么啊!”

岳鸣满心期待魏仁武能说出一些让岳鸣感兴趣的事情,结果魏仁武却说道:“就普通的闲聊而已,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子聊天一样,没啥区别。”

“你们之前就没有骂架之类的吗?”岳鸣依然不肯放弃。

“拜托,我们都多大年纪了,骂架那是小孩子才玩的东西,我们成年人都是心平气和地聊聊天。”魏仁武悠悠道。

“那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岳鸣就是不信邪。

“露露脸。”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让大家看看,我魏仁武也不是缩头乌龟,所以谈什么事情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来这里一趟。”

岳鸣真是捉摸不透魏仁武,魏仁武的一举一动总是让人感觉没什么用,但是往深处想,却总是不无道理。

魏仁武朝着张风的汽车走去,岳鸣一边琢磨着魏仁武的话,一边跟上。

魏仁武透过车窗,看到里面二人都已经将座椅放倒,拿外套当被子,蒙头大睡。

魏仁武使劲敲打车窗,二人这才从睡梦中惊醒,精神还很恍惚。

张风揉着睡眼,说道:“魏先生,你们出来了啊,那我们继续监视舒泼。”

魏仁武摇头道:“留方荣华监视舒泼即可,你替我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啊?”张风努力在集中精神。

魏仁武说道:“帮我去查查,一年前在山西省有没有什么关于煤矿的案子。”

“要查什么样的案子?”张风疑惑道。

魏仁武顿了顿,才说道:“那种大规模的案子。”

另一边,舒泼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眉头紧锁地沉思着。

突然舒泼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对着门外大喊道:“小陈,你进来一下。”

那个穿着长袍叫小陈的年轻人,恭恭敬敬地走进了舒泼的办公室。

舒泼把房门紧闭,又坐回办公椅。

小陈小声问道:“师父,叫我进来有什么事吗?”

舒泼说道:“刚刚你也看见了,魏仁武突然来找我。”

小陈疑惑道:“那个魏仁武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他跟师父都说了些什么?”

舒泼严肃道:“他倒没跟我说过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正因为如此,我反而更加怀疑他已经对我们警惕起来,很有可能他已经掌握到一些线索。我也试图拉拢过他,但是他却说我们不是朋友。这个世界上,像我们这样的人,不是朋友,就一定是敌人。我们一定得早做准备,千万不能让他破坏到我们的计划。”

小陈说道:“那师父现在有什么安排吗?”

舒泼顿了顿,眯着眼睛,说道:“不论魏仁武察觉到了什么事请,他也一定会有行动,你带上几个人,去跟踪魏仁武,看看他到底要搞什么鬼。”

小陈突然阴沉着脸,说道:“假设魏仁武会干出一些不好的事情呢?”

舒泼睁开眯着的眼睛,诡异地笑道:“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小陈点头道:“徒弟明白,徒弟这就去办。”

小陈离开了舒泼的办公室,看了周围的顾客和一些其他师兄弟。

小陈用眼神示意了三个同样穿着长袍的年轻人,便朝事务所外走去。

这三个年轻人心领神会,跟着小陈一起走出事务所。

“大师兄,我们要去干什么?”其中一个胖一点的年轻人问道。

小陈小声跟这个胖子说道:“师父让我们去跟踪魏仁武。”

胖子以及另外两个年轻人顿时紧张起来,他们惊讶道:“跟踪魏仁武!那可是个很危险的人物啊!”

小陈点头道:“正因为他很危险,所以师父才将如此重担交托到我们手上,你们觉得我们应该让师父失望吗?”

“不,我们一定要完成师父安排的任务。”三人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然而胖子这时又问道:“可是魏仁武刚刚已经走了,我们要到哪里去跟踪魏仁武呢?”

小陈托着下巴,说道:“我想应该去魏仁武家里看看。”

“那个……大师兄。”其中戴眼镜的年轻人犹犹豫豫地说道。

“小东,怎么了?”小陈询问道。

“街对面那个是不是魏仁武?”小东指着大街斜对面穿着一件棕色风衣,留有八字胡,正在抽烟的男人说道。

小陈定睛一看,还真是魏仁武,魏仁武居然还没有走,这倒省去了去寻找他的时间。

小陈小声对三人说道:“按老规矩,分散跟踪魏仁武,以免跟丢了他。”

三人点头后,便分散开去。

小陈小心翼翼地躲进一个角落里,张望着魏仁武,他对自己的跟踪技术十分自信,确保魏仁武绝对不会发现他。

只见魏仁武将手中的烟头扔掉,掏出手机,拨通电话,神色十分谨慎。

魏仁武似乎很生气地在对手机里说话,因为距离不算近,小陈很难听到魏仁武说什么,只隐约听到魏仁武称呼手机另一头的那个人为臭婆娘。

魏仁武狠狠挂断了手机,便朝小陈方向走过来。

小陈赶紧躲到角落深处去,魏仁武为什么会朝他走过来?莫非魏仁武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小陈把脸撇到一边,装着不知道魏仁武走过来。

可是老半天了,也没有见到魏仁武走到他的身边,他鼓起勇气又朝街面张望。

才发现魏仁武已经错过了他,继续朝天府广场方向走去。

魏仁武竟然没有发现小陈,小陈赶紧继续跟踪魏仁武。

魏仁武背着双手,招摇过市,慢悠慢悠地走在路上。

小陈心里猜想着魏仁武这一大早上的会去哪里?如果去一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靠走路去的话,一定是疯了,最有可能的是魏仁武的目的地离这里并不远。

要说不远,实则上,小陈跟着魏仁武走了近半个小时,魏仁武才在天府广场旁的一家咖啡店顿足。

难道魏仁武就是为了来这家咖啡店?魏仁武掏了掏衣兜,从兜里掏出了许多零钱,仔细地数了数。

小陈这才明白过来,魏仁武之所以选择走路半个小时,而不愿意叫一辆出租车,是因为他没钱,小陈万万没有想到赫赫有名的魏仁武,竟然是个经济窘迫的人。

魏仁武带着满面愁容,走进了咖啡馆。

小陈不敢跟着魏仁武进入咖啡馆,怕离得太近,被发现。于是,他选择在咖啡馆外等着魏仁武。

一个小时过去了,魏仁武还没有出来,小陈心里有一些焦急。

这魏仁武到底在里面搞什么鬼?

然而这时,魏仁武没有出来,倒是冲出来一位美少妇,穿着貂皮大衣,踏着高跟鞋,气冲冲地样子。

少妇叫了一辆出租车便离开了。

紧随其后,魏仁武也总算走出来。

这时的魏仁武和进去咖啡馆之前的魏仁武,有点不一样,这时的他头发竟然湿透了,就像才淋过一场雨似的。

魏仁武正拿着一张卫生纸擦拭着脸庞。

小陈猜测魏仁武应该是被刚刚的少妇浇了一头的水,想来两人应该是有一些感情纠葛。

魏仁武又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但是此时魏仁武的表情却更加的轻松愉悦。

小陈躲在一旁,依然想听魏仁武在对电话里说些什么,却还是只能模模糊糊地听到另一称谓:“小宝贝。”

这这这,魏仁武难道又再跟另外一个女人通电话吗?

他只看见魏仁武笑容猥琐,还时不时舔舔自己的嘴唇。

魏仁武满心欢喜地挂断了电话,抹顺自己湿透的头发,却一步也没有移动,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没过多久,一辆粉红色的“”停在魏仁武的面前,车上走下来另一位同样妖娆性感的美少妇,朝魏仁武抛了一个媚眼。

可能这位少妇是想魏仁武上车,但是魏仁武摇了摇头,伸出搂住少妇的***,轻声在少妇耳边诉说了几句,少妇立马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妩媚。

少妇点点头,就把“”扔在了路边,跟着魏仁武一起朝南面走去。

没走多远,少妇便挽着魏仁武进入了“速8酒店”。

小陈现在的表情,只能用一脸懵逼来形容。

大白天的,魏仁武竟然带着女人去酒店开房,这是有多饥渴。

小陈完全没有预料这样的结果,本来舒泼是让他监视魏仁武的可疑举动,却没有想到让他见识到魏仁武糜烂的人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