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凤凰涅槃

舒心脸色大变,整张脸变得苍白,手也开始发抖。

魏仁武接着道:“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不但有一副迷倒众生的外貌,而且天资聪慧。读书的时候,这个姑娘,是万千少男心目中的女神,也同样成为老师眼中不可多得的奇才。到了大学的时候,这个姑娘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是校学生会的主席,人高马大、英俊潇洒,两人真可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大学毕业,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个人一定会成为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并且会许下一生的承诺之时,这个男孩做出一个惊人之举。这个男孩竟然向这个女孩提出了分手。这个女孩自然不能接受,凭什么?我有美貌、有才华,为什么会找我分手?是的,有美貌,有才华,但是没有钱。没错,女孩家里是工薪家庭,没有多少钱。所以男孩爱上了一个外貌次一点的、智力次一点的,但是家里特别有钱的女孩。那个美丽的女孩,自此闷闷不乐,一日比一日消沉,她以往的光彩,也消失殆尽,最终患上了‘抑郁症’。”

舒心双手捧面,将头埋得很低很低。

“这个姑娘,伤心过度,她甚至有好几次,都想割腕自杀,却每每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萌生了一个念头——复仇。没错,只有复仇,才能让这个姑娘觉得解脱。于是她开始策划了一起近乎完美的大案子,她先找到了那个抢走她男朋友的女人,接近她。这个女人也是个很单纯的女孩,而且挺有钱,复仇之女利用自己的美貌与智慧,彻底扳弯了这个女人。女人爱上了复仇之女,甚至把自己所有的钱财都给了复仇之女,但却瞒着自己的男朋友——不对,那个时候应该是未婚夫。女人跟复仇之女说:‘如果你愿意带我走,我会和未婚夫解除婚约。’万万没想到的是,复仇之女嘴上虽然答应,却突然人间蒸发。女人崩溃了,然而2015年2月14日的婚礼在即,她却选择在结婚前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舒心捧面的双手溢出泪水,但却还是能听到她虚弱地笑道:“是她活该。”

魏仁武没有理她,继续讲述着故事:“女人的未婚夫,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复,他伤心的离开了这个城市。而复仇之女发现,复仇之后,内心并没有得到平复,反而‘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她需要找一个更有效的心理平衡方法,于是把魔爪伸向了同为‘抑郁症’的三个年轻人,而且三个年轻人都有钱,更加深了要害死他们的邪恶想法。”

舒心抬起了头,她美丽的脸蛋上,已经留下两条长长的泪痕。

魏仁武从桌上的抽纸抽出两张卫生纸,递给舒心。

舒心擦拭了泪痕,哽咽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魏仁武长叹道:“哎!昨天,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发现你左手手腕上的那几条割腕留下的伤痕,我也就知道你肯定有心理疾病,于是我找了一个警官去调查了一下你的过往,才挖出你大学时候那段伤心的爱情故事。并且我在网上搜索同类自杀案件的时候,发现了那个男人后来的未婚妻离奇自杀的新闻,我就知道这件事肯定也是你干的,而且手法和这几次的自杀案是一样的。”

舒心没有说话,闭上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魏仁武本想先倒一杯茶喝,发现茶凉了,正巧他的余光瞟见电视下面的橱柜上放着一个电水壶,于是他用电水壶烧了一些开水,给舒心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魏仁武继续说道:“舒心啊!说句实话,我是真的很欣赏你。只可惜你路走岔了。”

“我觉得我的路,走得挺好的。”舒心终于说话了。

“‘心理防卫机制’有很多种都可以达到心理平衡,你却偏偏要选择‘转移机制’,将自己的遭遇转移到别人的身上。”

“至少,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能给我带来短暂的快乐,命运既然把我推上了这条路,就已经无法回头了。”

“你说得不对,不是命运推你的,是你自己推自己的。你选择这三个人,只是因为每个人都是你的缩影,都是你遭遇的缩影。‘抑郁症’让你联想到自己,家境殷实让你想到了你第一个害死的女人。你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简单的心理平衡,你是想毁灭自己。”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毁灭自己,我恨这个世界!”舒心激动地站了起来,声音变得歇斯底里。

魏仁武镇定地说道:“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过来我旁边坐,我给你看。”

舒心情绪稍为稳定了,带着好奇的心理,坐到了魏仁武的身旁。

魏仁武打开自己的手机,翻开几张照片,给舒心看。

照片里,记录了一对青年夫妻的生活,男的帅气高大,女的姿色平平却贤良淑德。男的朝九晚五的上下班,贤妻在家里洗衣做饭。每当男人离家时,贤妻都会用期盼的眼神送别丈夫,男人回家时,贤妻也会给男人一个爱的拥抱。两人在照片里,总是幸福洋溢在脸上。

魏仁武一边翻着照片,一边解说道:“这是你前男友,他离开成都三个月后,便回来了。并在后来不久遇到了这个女人,又没过多久,他们便结婚了。我专程找那个帮我查案的警察去偷拍的。”

舒心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了,她站起身来,走到窗边。

她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我所谓的复仇,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依然能过自己的生活,而我依然还是陷入‘漩涡’,无法自拔,最终结果,也只不过是多死了几个无辜的人。”

魏仁武缓缓起身,缓缓靠近舒心,嘴里说道:“你本是个极具天赋的女人,你确实也不该如此,但现在你要做的是,不能再浪费自己的天赋。”

“魏先生,昨天我与你见面,并不是因为我想在你面前炫耀,而真正的原因是,我也同样欣赏你,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舒心说话间,一只脚已经跨上窗台。

“魏先生,永别了……”舒心已经完全跨出窗户,身体开始往下坠落了。

舒心闭着眼睛,面带微笑,她享受这个落入死亡的瞬间。

但是舒心没有死,原来千钧一发之际,魏仁武一个箭步冲上来,半个身子探出窗外,一把抓住舒心的脚踝。

魏仁武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舒心往上拉。

舒心撕心裂肺地喊道:“为什么要救我?我是个恶魔,就让我这样死去吧!”

魏仁武额头上青筋暴起,一边吃力的救人,一边还吃力的回答道:“我专程过来,不是为了看着你死。我是来拯救你的,因为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舒心心头一震。她被感动到了,眼前这个费尽所有力气救她上去的男人,竟然喜欢上了她。

爱情有时是毒药,可以毁掉一个人;但爱情有时也是良药,可以拯救一个人。

魏仁武费了好大的体力,终于把舒心拉了上来,他整个人累摊在地上。

舒心双颊绯红,她抱着魏仁武,抱得很紧很紧,紧到魏仁武都快喘不上气来。

魏仁武轻拍了一下舒心的后背,舒心松开拥抱,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四目相对。

他吻了她,她回应他。

很激烈,却充满了爱意。

两人睡在地上,依偎在一起。

舒心轻叹道:“你真的不值得为我这样,我真的配不上你。”

魏仁武说道:“不,世间的爱,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适合不适合,平等不平等。爱情就是爱情,它是最神圣的,也应该是最纯粹的。”

“可是我犯了大错。”

魏仁武扶起舒心,双手用力的抓紧舒心的肩膀,义正言辞地说道:“在我眼里,你是人中的凤凰,你所做的一切,不应该是毁灭,而是涅槃。”

舒心笑了,是那个久违的纯真、善良的笑容,她微笑道:“我明白我该怎么做了。”

岳鸣坐在“甲壳虫”里,不停地打瞌睡,他已经在这个小区大门口等了两个小时了。

他紧记着魏仁武交给他的任务。

他下午四点接到魏仁武的电话,魏仁武是这样告诉他的:“下午19点整,你准时开上车,在‘翡翠城·林语湖畔’大门口等一个人,这个人会告诉他下一步行动。”

就在岳鸣有些半梦半醒的时候,“彭”的一声,车门被打开又合上。

岳鸣定睛一看,原来是魏仁武上了车。

岳鸣有些失望地说道:“原来还是你啊!”

魏仁武微笑道:“怎么?是我不行么?”

岳鸣无奈道:“那所谓的下一步行动呢?”

“当然是开车回家啦。”

“我就知道。”岳鸣无奈地发动了引擎。

“你一天都不见人影,这个时候才出现,干什么去了?”岳鸣提出了疑问。

“破案。”

“案子破得怎么样了?”

“已经破了。”

岳鸣吃惊得合不拢嘴。

“怎么破得啊?”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轻松的说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虽然方法一样,但不同的是,她先拯救别人,再毁灭别人,我正好相反。”

两天后的中午,魏仁武正在家里看电视,岳鸣一惊一乍地非要让魏仁武看他的手机。

魏仁武磨不过他,就看看呗。

手机里有什么?手机里有新闻。

而新闻有什么?新闻有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当然有标题,标题写道:“连环自杀案凶手自首。”

头条新闻除了标题,还得有内容,内容写道:“成都近日发生连环发生几起自杀案,而几起自杀案的死者生前都有许多相似之处,案件十分离奇,警方也一直束手无策。终于在昨日清晨8点32分,一名女子在成都市高新区中和派出所自首,该女子称,是她教唆几名花季少年自杀的,并且刑侦顾问——神探魏仁武找到了她,加以劝解,于是自己决定洗心革面、前来自首。——编辑:伍月。”

“加以劝解?你是靠嘴皮子破得案?”岳鸣不太相信。

“脑子破案是破案,嘴皮子破案也是破案,总之结果都是破案。”魏仁武得瑟道。

岳鸣争不过魏仁武。

“小岳啊。”魏仁武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啊?”

“我帮你找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