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五、两个刑侦顾问

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地照在人们的脸上,使得上早班的人们几乎忘却昨晚的电闪雷鸣。

有阳光的加持,清晨的人们都会觉得精神抖擞。

但是有两个人的精神却一垮再垮,甚至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毕竟这两人一夜没有合眼,一直盯着“东坡侦探事务所”,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这两人就是张风和方荣华,他们俩坐在张风的“捷达”车里,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多久,可是林星辰交待过,一定要监视到舒泼的一举一动。

砰砰砰。

车窗传来一个敲击声,张风和方荣华本就绷紧的神经,差点崩坏。

但是两人看到车窗外那种熟悉的笑脸后,神经才放松下来。

是岳鸣站在车窗外,手中还提着豆浆和油条。

除了岳鸣以外,还有魏仁武在车外,默默地抽着香烟。

岳鸣上了张风车的后座,把豆浆和油条递给二人,二人就像几天没吃饭似的,抓起油条就狂啃。

岳鸣笑道:“慢点吃,喝点豆浆,别嗌着了。”

张风大灌了一口豆浆,才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岳鸣说道:“我和魏先生要去见见舒泼,你们现在不用再守着舒泼了,趁我们出来之前,赶紧休息一下吧。”

“那你们要进去多久?”惜字如金的方荣华也急着问道,他希望岳鸣和魏仁武能够在里面多呆一会儿,这样他和张风才能有更充足的休息时间。

岳鸣说道:“我也不知道魏先生为什么要见舒泼,更不知道魏仁武见舒泼需要花多长的世界,也许很久,也许马上就出来。”

张风说道:“那你们快进去吧,我和荣华知道该怎么做。”

岳鸣点点头,便下了车。

魏仁武扔掉烟头,说道:“走吧。”

魏仁武和岳鸣便走进了舒泼的“东坡侦探事务所”。

岳鸣这是第三次来到“东坡侦探事务所”,这一次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紧张感,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一次魏仁武和他一起。

当那些清早便来申请案子的客人和舒泼的那些学徒看到岳鸣的时候,本来都想嘲讽一下这个手下败将,但是他们又看到了魏仁武,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都认识魏仁武,也知道他的名字曾经响彻整个成都,虽然现在他的名头被舒泼给压过了,但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也不敢去嘲笑这一位曾经的刑侦顾问。

一时间,事务所内的气氛变得异常安静,空气都凝固了似的。

魏仁武看了看周遭的人,随便指了个穿着长袍的年轻人,便喊道:“那个谁,舒泼在不在?”

那个年轻人被魏仁武点到,还傻愣了一下,才回答道:“师父在。”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他在哪儿?你去告诉他,魏仁武要见他。”

年轻人深吞口水,便冲进了舒泼的办公室,用一种全事务所都能听到的音量,大喊道:“师父,大事不好,魏仁武来踢馆了。”

实则上,魏仁武只是说要见见舒泼,并不是说一定会找舒泼的麻烦,舒泼的徒弟们显然太紧张了,以为魏仁武的到来,就预示着一种挑衅。

“有请。”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舒泼的办公室里传来,毫无疑问,这就是舒泼的声音。

年轻人还没行动,魏仁武已经冲了进去,吓了年轻人一大跳。

这时,岳鸣也跟了进来,只见舒泼眯着眼睛,淡定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舒泼朝年轻人挥了挥手,说道:“小陈,你先出去。”

魏仁武也对岳鸣说道:“小岳,你也出去,顺便把门带上,我和舒先生,可能需要两个人单独待待。”

“哦。”岳鸣很不情愿地走出了办公室,并在那个小陈出来之后,把门给关上。

最终,岳鸣没能看到他最想看到的画面,他只能靠脑补来想象里面两人的巅峰对决,但是始终不能过瘾。

这下,舒泼和魏仁武没有其他人可以打扰,两人眼神对峙。

魏仁武率先开口说话。

“舒先生,你好啊。”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笑眯眯地说道。

“魏先生,请坐。”舒泼很有礼貌地指了指面前的另一张椅子。

魏仁武毫不客气地坐上了那张椅子,翘起了二郎腿。

魏仁武说道:“上次短暂的和先生见面,让我很是牵挂,我曾想,毕竟先生是在精神上暴打过我助手的人,值得让我好好地和先生聊聊。”

舒泼哈哈笑道:“魏先生太客气了,我也甚是想念魏先生,所以魏先生这次来,是想为你助手报仇吗?”

两人的对话,逻辑紊乱,但是又火药味十足,似乎稍微一点燃,就能爆炸。

魏仁武摇头道:“年轻人就应该吃点苦头,这样才会成长,所以我并不想帮他报仇,我只是想和舒先生聊聊,仅此而已。”

舒泼笑道:“世人都认为我抢了魏先生的金字招牌,并总觉得我俩的见面一定会起冲突,但事实却并非如此,魏先生根本不看重名利,如果魏先生是那种人的话,现在你就不止这个地位和身价了。”

魏仁武承认道:“舒先生说得对极了,只可惜舒先生却和我不一样,舒先生就过于注重名利。”

“魏先生不觉得,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没有利益纠葛么?”舒泼试探地说道。

魏仁武说道:“利益纠葛是没有,这并不代表我们不会产生其他的纠葛。”

“哦?那魏先生一定原谅我的无知,我想问一句,咱们之间有其他的纠葛吗?”舒泼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目光如炬。

魏仁武顿了顿,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舒先生太紧张了,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其实我们的关系也不必搞得那么僵。”

舒泼又把圆睁的眼睛眯了回去,语气缓和地说道:“魏先生说得对,其实我早听过魏先生的大名,也知道魏先生的能力,如果我们不会敌对,而是能够合作,我想我们一定能掀起一番新事业。”

魏仁武说道:“舒先生说得是啊,可是,舒先生早就听说过我,而我却是最近才听说舒先生的大名的,这让我不得不好奇一件事。”

舒泼说道:“魏先生好奇什么事?”

魏仁武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后,才说道:“舒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为什么突然做起了我原来干的事情?”

魏仁武很少这样连续提出三个问题,而且是如此针锋相对地提出问题,这让舒泼警惕了起来。

舒泼顿了顿,才回答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侦探,来自很远的地方,我觉得魏先生原来的职业很有意义,于是我就自己试试,没想到自己侥幸成功了。”

舒泼用简单的几句话,便让魏仁武开出“炮火”全部掉入水中成了“哑炮”。

舒泼的回答看似讲清楚了问题,却又跟没说是一样的,魏仁武还是不知道他来自哪里?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

“听舒先生口音,舒先生恐怕来自北方吧。”魏仁武也不是省油的灯,直问没有效果,他便旁敲侧击地去诈舒泼。

舒泼愣了一下,才回答道:“魏先生很厉害啊,常年在外后,我以为家乡的语言已经消失殆尽,没想到魏先生还是能够听出一些端倪。”

魏先生说道:“人的潜意识里有人类这一辈子累积的东西,就算习惯会改变,但意识不会改变,所以舒先生的口音是永远也不能完全改变的。”

“舒某受教了。”舒泼恭敬地回答道。

魏仁武集中目光审视了一下舒泼,才说道:“舒先生以前应该很苦吧。”

“何以见得?”舒泼好奇道。

魏仁武缓缓说道:“舒先生双手粗糙,应该做过很多体力活,但是皮肤却挺白,应该是在地下或者山洞里干过,我说得对吗?舒先生?”

舒泼面不改色,就好像魏仁武说得那个人并不是他一般,他轻描淡写地说道:“魏先生所说的有些道理,不过你说我以前很苦,舒某就不敢认同了,在我看来,只有心里苦才能算得上真正的苦,然而我一直都感到很快乐,就算身体上受了一丁点的苦,也只是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已。”

魏仁武点头道:“舒先生所说,让我很惭愧。我收回刚刚的措辞,舒先生以前不是苦,而是干过劳动的工作,这样说,舒先生能接受吗?”

舒泼笑眯眯地说道:“欣然接受。”

魏仁武又说道:“很难想象以前做这种工作的,现在能当侦探,要知道我们做刑事案件这一行的,基本上都是接受过系统教育的,很少有人是半路出家。”

舒泼回答道:“我也向世人证明了,就算是半路出家,也能做到最好,不是吗?魏先生?”舒泼接过魏仁武的话,就证明他承认了魏仁武的推断。

魏仁武却不直面舒泼的质问,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今天和舒先生聊得很愉快,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魏仁武已经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舒泼说道:“魏先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魏仁武回头,说道:“什么问题?”

舒泼问道:“我们俩以后能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魏仁武露出了无法形容的笑容,回答道:“不是朋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