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藏龙卧虎

“这个,魏先生,我们不是要去看看第二个案子吗?”岳鸣疑惑道。

“是啊,我们是要去看第二个案子。”魏仁武淡然答道。

“第二个案子是新都的一家服装厂发生的。”

“我知道。”

岳鸣指着面前的小区,说道:“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工厂,要来这里?”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工厂,你不是去过了么?”

岳鸣急道:“去过,但是没有找到真相,我们应该去工厂找出真相,这里能有什么啊!”

魏仁武也指了指面前的小区,说道:“这里才有真相,工厂里的真相已经被掩盖了。”

岳鸣不解道:“为什么这里才有真相?”

魏仁武向小区走去,边走边说道:“因为死者住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死者住在这里的?”岳鸣赶紧跟上。

魏仁武就像来过这里似的,带着岳鸣径直钻进了一个单元楼里。

上楼的过程中,魏仁武说道:“你以为我一直在家里等你破案吗?我早就调查到了死者的住址。”

岳鸣这才明白过来,说道:“原来你私自有行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回答道:“告诉你的话,行动就不自然了,很多事情本来就需要暗地里去做,比如现在就是背着警方,暗地做。”

岳鸣不屑道:“切,故作神秘。”

魏仁武懒得理会岳鸣,他已经找到了死者的家。

大门紧闭,魏仁武的万能铁丝又派上了用处。

两人轻而易举的进入了死者的家。

岳鸣将房灯打开,才能看到死者家的全貌。

死者家面积不大,六十平米的小居室,除了狭小的客厅外,还有两个狭小的房间。

魏仁武一边审视着这小居室,一边跟岳鸣解释道:“死者大半夜会死在工厂,这一点本身就值得怀疑,试想一下,死者为什么会大半夜去工厂?”

岳鸣摇头道:“不知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呢?”

魏仁武摊开双手,无奈道:“我也不知道。”

岳鸣白了魏仁武一眼,嘲讽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魏仁武悠悠道:“我要是知道,还来这里干吗?来这里,肯定是找真相的吧。”

“那么真相在哪里?”岳鸣急道。

“嘘,别吵!”魏仁武被岳鸣给问烦了,“我正在找。”

岳鸣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魏仁武首先翻查了冰箱,冰箱里存有大量的食物。

魏仁武说道:“还存有足足几天的食物,这说明死者并不知道那晚有人谋杀她,她是死于突发事件。”

岳鸣没有回答,他知道魏仁武并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魏仁武自己听的。

魏仁武来到洗漱间,看到洗漱台上只有一副洗具摆放在洗漱台的左边。

突然他立马跑进死者的那间狭小的卧室,岳鸣也赶紧跟上。

魏仁武没有去检查其他地方,而是直接打开衣柜,里面全是些女人的衣服。

他合上衣柜,又打开了另一个衣柜,而这另一个衣柜却空空如也。

魏仁武凑到衣柜里面,用鼻子嗅了嗅。

魏仁武深吸一口气,把头从衣柜里面拿出来,闭着眼睛说道:“果然,有洗衣液的味道。”

“什么情况?”岳鸣不太明白,“洗衣液怎么了?”

魏仁武睁开眼睛,说道:“这说明这里面曾经装满了衣服,但是已经被人拿走了,而且洗漱台只有一面摆满了洗具,另一面空空如也,换做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这样去利用空间的。”

岳鸣不解道:“这能说明什么吗?”

魏仁武回答道:“这说明这房子里,除了死者外,还住过其他人,而这个人,在最近不久便搬走了。”

岳鸣惊讶道:“原来如此,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魏仁武说道:“这房子里有两间卧室,而两个人却同用一个卧室的衣柜,这说明两个人是住一个房间的,这种关系是一般的朋友或者闺蜜难以比拟的,所以这个已经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的人应该是死者的男友或者老公。”

岳鸣说道:“既然他和死者是这样的关系,不应该在死者这个时刻离开才对啊?”

魏仁武摇头道:“这可说不准了,有可能这个人知道一些内情才逃跑的,而且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岳鸣长叹一声,说道:“可惜这个人已经走了,恐怕我们很难找到他了吧。”

魏仁武呵呵一笑,说道:“不用太担心,这个人虽然走了,但是他在这里应该生活过一段时间,邻居们难免会知道这个人相貌,我让林队长他们打探一下,应该就能找到这个人的线索。”

岳鸣说道:“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这个案子的调查就先到这里,该进行第三个案子的调查了。”

岳鸣疑惑道:“你是说我们现在就去‘天成帮’的那个‘便利店’吗?”

魏仁武回答道:“当然不是。”

岳鸣白了一眼魏仁武,不好气地说道:“我就知道。”

魏仁武把死者房间的灯关上,说道:“快走吧,我约了人吃宵夜。”

魏仁武所说的宵夜是贝森路的“川东王冷锅串串”,店面不大,但是生意爆好,连街边都摆放着这家的店的座位。

虽然现在是凌晨两点多了,这里依然满座,要不是魏仁武经常来这家店吃饭,和老板关系不错,恐怕很难预定到一个位置。

魏仁武和岳鸣已经点好了串串,就等着一个未知的人的到来。

岳鸣好奇道:“魏先生,我们到底要等谁啊?”

魏仁武抽着烟,说道:“等串串。”

“啊?”岳鸣不解道,“不是等人吗?”

魏仁武回答道:“人已经在这儿了,就差菜和酒。”

“人在哪儿?”岳鸣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任何可能会朝他们这走来的陌生人。

“菜来了。”这时,一钵串串被老板亲自端上桌。

紧接着,老板又抬了一箱啤酒放到魏仁武的脚边。

魏仁武打开三瓶啤酒放在桌上。

老板又拿了一副碗筷放在桌上,然后很自然地坐了下来。

只见这个三十多岁,穿着有点邋遢的老板说道:“魏先生,你今天来,不仅仅是吃宵夜吧。”

岳鸣大惊,他这才反应过来,魏仁武所说约的人,竟然是这家店的老板,难怪魏仁武会说,人早就在这儿了。

魏仁武立马拿起一串串吃起来,边吃,还边说道:“主要还是想吃你家的串串,顺道跟你说个事。”

老板哈哈笑道:“恐怕魏先生是来劝我的吧。”

魏仁武瘪嘴道:“老实讲,还真是。”

老板冷哼一声,说道:“我总不能让航帮主死的不明不白吧。”

“原来老板你是……”岳鸣不禁地发出疑问。

老板看了岳鸣一眼,点头道:“没错,我曾经是‘天成帮’小小的一员,只不过后来退出了‘天成帮’。”

岳鸣万万没想到,他和魏仁武经常来吃的这家“冷锅串串”的老板,竟然大有来头。

魏仁武说道:“成帮主说自己是小小一员,就有些谦虚了,好歹您曾经也是‘天成帮’叱咤风云的副帮主,现在航帮主离奇死亡,‘天成帮’以后还要靠您来主持大局。”

岳鸣这时才回想起他和魏仁武经常去的其他饭店,那些饭店老板会不会也不是普通老百姓?有时真是觉得大隐隐于市。

成帮主感叹道:“哎!魏先生,不瞒你说,本来我已经退出江湖了,但是现在航帮主遭遇歹人毒手,我不得不又重操旧业。”

魏仁武拿起酒杯敬了成帮主一杯,说道:“航帮主的死,我很遗憾,但是我会查明真相,以慰藉航帮主的在天之灵,毕竟航帮主对我还算不错。所以,请成帮主能够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

成帮主猛灌自己一杯酒,咬牙切齿道:“是我们帮的一个叛徒干的,这个叛徒据说是‘飞鹰帮’潜伏在我们帮的卧底,本来航帮主非常看好这个家伙,结果却反遭这个家伙的毒手,等我逮到这个家伙,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自言自语道:“‘天成帮’、‘虎帮’、‘三木会’,以及新都那家表面做服装生意,其实是做地下生意的‘江湖门’,现在又多出一个‘飞鹰帮’,成都的主要几个帮派都已经出现,这个问题可就大了。”

成帮主狠狠道:“其他帮派我不管,‘天鹰帮’我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魏仁武急道:“莫非,成帮主已经准备行动了?”

成帮主冷冷回答道:“我已经召集了我们所有的兄弟,明天夜幕降临之时,我就要血洗‘飞鹰帮’的所有据点。”

“不可!”岳鸣插嘴道,“成帮主,你知道这样做的严重性吗?这样会让更多的人流血的。”

成帮主根本不听劝告,他怒道:“航帮主曾经对我恩重如山,我就是要他们的血来抵航帮主的血。”

魏仁武这时也加入劝解,他说道:“如果成帮主相信我的话,我一定会在明天日落之前,找出那个杀死航帮主的叛徒,但是还要先请成帮主能够告诉我有关于那个叛徒的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