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暴风雨

轰隆隆,天空响起了炸雷。

紧接着,闪电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伤痕。

月亮已经悄然无踪影,整个成都被笼罩在巨大的黑暗当中。

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

黑暗之下,成都的灯红酒绿依然不减半分。

成都的人心态就是这样,就算天将要塌下来,只要天还没有塌,他们就会尽情地享受现有的生活。

所以,外面雷电交加,“奇迹酒吧”里面的人却丝毫不会在意,他们依然还像平时那样互相喝酒,互相猜拳,互相勾引。

“暴风雨要来了。”魏仁武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轻描淡写地说道。

坐在他酒桌对面的,是最近在公安厅失宠的重案第二支队的队长,著名警花——林星辰。

林星辰小抿了一口酒杯中的酒,回答道:“我知道,我带了伞的。”

“伞?”魏仁武不屑地摇摇头,“伞只能当着普通的雨水,可挡不住枪林弹雨。”

林星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叫我出来,难道就是想跟我猜谜语?”

魏仁武说道:“当然不止这么简单,我是看你最近太闲了,叫你出来谈谈心。”

林星辰冷哼一声,说道:“难道你不是因为太闲了,才找我出来喝酒吗?”

魏仁武一口闷了手中的酒杯,哈哈笑道:“我怎么会闲,我每天可忙得很。”

林星辰说道:“少来这套,我手上没有案子,你手上难道有吗?”

魏仁武说道:“难道你不看新闻么?我们家小岳可是去挑战那个新晋刑侦顾问去了,这可让我们忙得不可开交。”

林星辰说道:“我当然看了新闻,小岳似乎输给他了。我就纳闷,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挑战他,却要怂恿小岳去?”

魏仁武笑道:“很简单的道理,如果我去,万一我输了,那不是我会很没有面子,但是小岳去,输了,他只是我的一个助手而已,赢了,那就可以说那个舒泼连我的助手都不如。”

林星辰呸了一声,说道:“真是不要脸,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却牺牲掉小岳的名声,你还真干得出来,不过,你这种龌蹉的风格,还真挺魏仁武。我想,小岳现在一定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懊恼,也难怪今晚他没有来。”

魏仁武说道:“开玩笑啦,我让他去挑战舒泼,自然是有我的用意,而且他今晚没来,是我不让他来而已。”

林星辰摇头道:“我可想不出你还能有其他的用意。”

魏仁武悠悠说道:“如果你能想得出来,最近你就不会这么闲了。”

林星辰说道:“魏仁武,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你有话就直说,我说了,不要跟我猜什么谜语。”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呀,还是这么心急,刚刚不是说‘暴风雨’要来了吗?只要这场‘雨’下下来,恐怕警察这把‘伞’是绝对挡不住的。”

林星辰疑惑道:“你说的是哪种‘暴风雨’?”

魏仁武阴沉着一张脸,指了指地面,说道:“我们生活在地上,却不知这地下还生活着一帮人,而现如今,地下的那帮人已经炸开了锅,甚至可以说,混乱到了一种极点。用不了多久,地下的混乱就将蔓延到地上,那个时候,祥和的成都将会化作无边炼狱。”

哐嚓。

又是一道闪电在酒吧外闪过。

这时的林星辰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说的是那帮黑社会吧。”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你稍微注意一点,就会发现,最近出事的案子,无不指向那些在成都扎根很多年的黑社会。虽然,他们是黑社会,做了许多违法乱纪的事,但是他们都没有破坏过社会的安宁,也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能长存于世。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接连出现帮派首脑被杀,或者帮派据点被查封,导致一些帮派群龙无首,互相指责,甚至还会发生更严重的结果。他们将会在地上开战,死伤将无法预估。”

林星辰说道:“那我想,你应该有办法阻止这一切吧。”

魏仁武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说道:“做事要讲究追本求源,就算是暴风雨大到成为一种台风,我们也只有找到‘台风’的风眼,才能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把‘台风’给解决掉。”

“那么,风眼是什么?”

魏仁武掏出一根烟,点燃后,说道:“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挑起黑暗世界的战争,然后再从中获利,我已经查到,成都最近崛起了一个新的帮派,叫做‘五斗米帮’,我有很多理由可以相信,挑起战争的就是这个帮派。”

“那么,这个帮派又在哪里呢?”

“没有人知道,或许说,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们不和其他帮派打交道,他们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制造混乱,但是他们制造混乱的同时,也会留下很多线索,我相信我能从这些线索中,把他们一个一个给揪出来。”

林星辰今天算是听到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她心情非常地紧绷,我只能用杯中的酒来让自己的心情能够得到一些缓和。

魏仁武接着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也十分值得关注。”

林星辰疑惑道:“什么事情?”

魏仁武说道:“无论是‘五斗米帮’,还是最近各种罪案,都像是突然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而跟这些一起从地里长出来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舒泼。”

“舒泼?他有什么问题吗?”林星辰更加不明白。

魏仁武说道:“舒泼也是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而且最近的所有案子他都有参与,这很难让我不把他和这些事件联系在一起。”

“可是,舒泼虽然参与过这些案子的调查,但他毕竟是警察的帮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怀疑他有问题,恐怕是你自己不服气他霸占了你的位置,带有偏见吧。”林星辰反驳道。

魏仁武不屑道:“你认为我魏仁武,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刑侦顾问的位置,而带有色眼镜去看案件么?你错了,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我让小岳去挑战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让小岳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案情和舒泼的破案方式,经过三个案子的调查,我发现舒泼又刻意回避一些事情。”

“怎么个刻意法?”林星辰问道。

“三个案子里,竟然没有‘五斗米帮’的任何痕迹,而且三个案子中,有两个甚至都还没抓到凶手,便事先查封了被害人帮派的据点。这就像是舒泼故意掩护‘五斗米帮’,而又故意针对其他帮派似的。”魏仁武把抽完的烟扔掉,表情也变得极其严肃。

“这么说来,舒泼很有可能和那个‘五斗米帮’是一伙儿的?”林星辰之前只觉得舒泼太过高调,并抢夺了她和魏仁武的“生意”而感到愤怒,实在没想到舒泼还有这么深的阴谋。

魏仁武说道:“因为没有证据,我姑且暂时把他当做‘五斗米帮’一伙儿的来看待,他现在也是唯一一个和‘五斗米帮’有联系的人。既然现在我们有了行动的方向,也差不多是时候开始行动了,接下来你就不会闲得没事干,甚至可能连觉都没有时间睡。”

林星辰说道:“那我立即召集的人手。”

魏仁武说道:“先别急,你先听听我的计划。”

林星辰急道:“那你赶紧说吧,我已经摩拳擦掌,心里直痒痒。”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缓缓说道:“你手下中,方荣华是最沉得住气的人,让他暗地里去跟踪舒泼,记住是二十四小时的跟踪,他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都要一一记录在案,一定要从他那里去抓出‘五斗米帮’的小尾巴。然后,你要想办法去向厅里申请,看能不能重启这些案子。”

说到这里,林星辰有些丧气,她说道:“廖厅长现在非常信任舒泼,想要让他同意我们去碰已经被舒泼结案的案子,恐怕比登天还难。”

魏仁武说道:“我们一定要找他吗?”

林星辰说道:“他是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总管厅里的所有刑事案件,不去找他申请,还能找谁申请?”

“既然他不会同意,我们自然不能找他,但是我们可以找一个比他大一些的人物。”魏仁武嘴角带笑。

“你是说?”林星辰似乎有所顿悟。

“没错,我想说的就是你们公安厅的厅长兼督察长邓刚。”魏仁武充满自信地说道。

“你又怎么能确定邓厅长一定能同意这些事情呢?”林星辰似乎还是有些怀疑。

“把我的猜想告诉他,他会同意的,你要相信这一点。”魏仁武又抽起一根烟,“只要他同意了,我立马开始着手调查,也不用每个案子都逐一调查一遍,我只需要调查小岳参与过的三个案子就行了。”

林星辰站起来,说道:“好,我现在就开始行动。”雷厉风行的林星辰,说走便走了。

魏仁武独自抽着香烟,品着鸡尾酒。

这时,酒吧外的地面上露出了洁白的月光,乌云已经散去,月亮重新挂着了夜空中。

魏仁武悠悠说道:“看来,暴风雨不会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