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变革

岳鸣站在“便利店”的门口,脑中一直在回荡着两个问题,为什么会来这里?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傻愣着,干吗?赶紧进来。”舒泼催促道。

岳鸣这次反应过来,而早早等待两人的赵军,拉开了警戒线,让两人通过。

进入便利店后,岳鸣看到这里的一切还是如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样,而且“天成帮”的帮主——航天伟,今天也依然在这里。

但是今天的航天伟和此前见到的,却不太一样。

上次见到的航天伟,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而今天的航天伟却烂了。

所谓的烂,是真的烂,整个胸口都被轰烂了,而一把来复枪静静地躺在航天伟的身边。

整个便利店充满了腐臭味,航天伟和那把来复枪已经在地上躺了两天了。

无论是画面还是气味,都足够让一个正常人恶心反胃,岳鸣是一个正常人,但是他却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在他的脑中有一个巨大的疑问压制住画面和气味。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舒泼捂着鼻子,问岳鸣道:“臭小子,你怎么看?”

岳鸣没有回答,只是摇头。

舒泼冷笑一声,他估计岳鸣也不能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能他亲自上阵。

舒泼检查了航天伟的尸体,又检查了那把来复枪。

赵军在一旁问道:“舒先生,有什么发现?”

舒泼说道:“死者双目圆睁,表情极为惊恐,而且正面挨枪子,这说明死者死前对这种突发事件非常地惊讶,而且应该还和凶手对峙过一阵,才被凶手轰杀。能露出这么惊恐的表情,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赵军说道:“想不通,为什么他会被杀,这里面有其他隐情吗?”

舒泼点头道:“我想应该是有的。”

舒泼离开了尸体,试着在这家“便利店”里找一些其他的线索。

没过多久,他还真的找到一些不得了的东西,他就像事先知道一样,径直走到一个货架边,翻开货架上的商品,找出一个埋藏在货品里的按钮。

当舒泼按下这个按钮,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便利店”的左右两面墙,发出了巨大的响动,紧接着,墙壁打开了,墙壁后面竟然还藏在货架,而这个货架上的货品可不是“便利店”其他货品可以比拟的。

当你站在这些货品面前,也会像舒泼、赵军、岳鸣三人一样,露出这种难以置信的表情,除非你也在其他“便利店”里看到整面墙的货架上都摆放着军火。

是的,军火,绝对专业的军火,各式各样的枪支,手雷、水雷、地雷,手枪、机枪、狙击枪,榴弹、穿甲弹、火箭筒。

赵军不禁感叹一句:“妈呀,这是要打战吗?这些装备足够建造一支军队了。”赵军是多年的老刑警了,见过无数的武器,却也没有见过如此种类繁多的武器。

舒泼看了看墙面,又看了看死去的航天伟,说道:“这就是死者被杀的原因吧,现在来看,死者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而他是一名军火商的可能性非常的大,如果是熟人作案的话,我想这就是窝里斗。”

赵军说道:“这么说来,只需要从死者的熟人开始着手调查,就一定能有所收获了?”

舒泼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舒泼又走到岳鸣的面前,看着神不守舍的岳鸣,嘲讽道:“臭小子,现在你应该心服口服了吧。”

岳鸣没有说话,默默地看了一眼舒泼。

“你知道吗?你已经彻底的输了。”舒泼眯着眼睛,悠悠地对自己的这位手下败将说道。

岳鸣微微张唇,缓慢地吐出一句话来,说道:“我想我该走了。”

“羞愧难当,就想走了?”舒泼简直是咄咄逼人。

岳鸣一溜烟便逃走了。

眼看着岳鸣奔跑出“便利店”,赵军对舒泼说道:“看来他以后都不敢再见到你了,你毁了这个年轻人。”

舒泼说道:“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力的话,那么毁了就毁了吧,反正你也没有用。”

岳鸣离开了“便利店”,便朝大街上跑,他的表情非常地扭曲,他在为输给舒泼而感到愧疚,还是在想其他的问题?

总之,他现在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赶紧回家,他要找到魏仁武,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以及他的一些猜想。

岳鸣一直在跑,直到在大路上遇到出租车,他才顺利的回到家里。

当他回家的时候,魏仁武还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岳鸣用力打开魏仁武的房门,掀开魏仁武的被子。

魏仁武从熟睡中惊醒,大喊道:“你在搞什么鬼!”

岳鸣大喊道:“魏先生出大事了。”

魏仁武揉着自己的睡眼,满不在乎地说道:“有什么大事能比我睡觉更重要。”

岳鸣急道:“你还记得,今天是我和舒泼最后一次的比赛了。”

魏仁武这才反应过来,问道:“哦,对了,你怎么还在家,你不是应该去了吗?”

岳鸣说道:“已经去过了,现在已经回来找你。”

魏仁武坐在床上,抚摸着八字胡,说道:“怎么样?赢了吗?你应该会赢的。”

岳鸣摇头道:“虽然我没有赢,但是胜负已经不重要了,我发现些其他的问题。”

魏仁武惊奇道:“哦?你都能开始发现其他的问题了吗?”

岳鸣点头道:“是的,在说这个问题之前,先让我来告诉你,我和舒泼的最后一个案子是什么。”

魏仁武饶有兴趣地说道:“说来听听。”

于是,岳鸣便讲述了“飞成帮”的据点和航天伟的惨死,以及舒泼找到了航天伟的军火。

魏仁武听到航天伟已死,心头一震,不禁感慨道:“航帮主竟然被杀了。”要知道魏仁武和航天伟还算有一点交情。魏仁武是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人物,他虽然不喜欢交朋友,但是他认可的人也不多,但是一旦他认可的人,哪怕不是他的朋友,哪怕是一个黑社会,他也会欣赏此人,况且这个人还算是魏仁武的朋友。

魏仁武对航天伟的死,还是感到了一些伤感。

岳鸣接着说道:“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魏仁武收拾住心情,说道:“你发现了谁是杀航帮主的凶手吗?”

岳鸣摇头道:“不,我没有找出凶手,我是发现了其他的东西。”

“其他东西?”魏仁武疑惑道。

岳鸣顿了顿,说道:“我发现,成都的黑暗世界,正在发生一场变革。”

“变革?”魏仁武一脸茫然。

这时的两人,就像发生了角色互换一般,魏仁武变成了那个迷途的岳鸣,岳鸣变成了那个讲诉一切的魏仁武。

“我和舒泼经历了三个案子,而这个三个案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都与成都的黑暗世界有关,而且死的其中两人,还是帮派的老大,目前被抓的一个人,也是帮派的老大。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一直平稳的黑暗世界,正在发生动荡,甚至可以说,他们正在发生一场我们看不见的战争。恐怕接下来,还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岳鸣的眼中仿佛都已经看到那场战争了,一个尸横遍野的画面。

啪啪啪……

魏仁武突然鼓起掌来,他称赞道:“真的,没有想到啊,小岳,你成长了。而且,你的成长超出了我的预想,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已经能够透过事物,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而不是执着于表面与舒泼的争斗,以及只是表面的凶杀案。”

岳鸣这时发出疑问:“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这些内幕了?”

魏仁武点头道:“竟然你已经发现到这个地步,我就告诉你吧,从我们从北京回来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了蹊跷。你想想看,在我们去到北京的短短几天,成都就发生了这么多起大案子,这正常吗?你跟着我在成都,也有一段时间了,你有试过几天内发生多起案子吗?”

岳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现在猜想的情况,已经发生不是一天两天了。

岳鸣说道:“为什么黑暗世界会变成这样?我记得以前大家好像还是挺和睦的,虽然都是罪犯,但是他们也没有干过什么过激的事情。”

魏仁武说道:“那是因为原来的黑暗世界,就像一道美味的菜肴,而现在有一颗‘老鼠屎’毁了这道菜。”

岳鸣疑惑道:“‘老鼠屎’?”

“是的,一颗巨大的,奇臭无比的‘老鼠屎’,这颗‘老鼠屎’是一个叫做‘五斗米帮’的新崛起的黑暗世界帮派,它现在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搞垮成都的整个黑暗世界,我相信,你所经历的案子,以及舒泼之前所经历的案子,都应该和‘五斗米帮’有关。”魏仁武异常严肃,岳鸣很少看到魏仁武能够如此严肃地说一件事情,上次见到,还是他在对付“封神会”。

“遭了!”岳鸣突然感慨道,“如果不尽快阻止这个‘五斗米帮’的话,恐怕成都的黑暗势力们为了保全自己,可能会在成都掀起一场毁灭性的颠覆。”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点头道:“没错,这就是你刚刚所说的变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