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败给了自己

舒泼的车到达了新都那个出事的服装厂。

又是赵军开的车门,岳鸣不知道为什么赵军总是先一步到现场,难道就是为了给舒泼开一下车门?

赵军恭维道:“舒先生,现场依然给你保持住的,没有人敢动一下。”

舒泼也只是微微点头,便朝工厂内部走去。

岳鸣赶紧走到舒泼前面,他这次一定要率先表现自己。

走进工厂,工厂内部除了机器,已经再没有活人,只有一具悬挂在半空中的女尸。

岳鸣冲到女尸面前,仔细观察着女尸,只见一条麻绳绑在一台机器的顶端,然后悬挂下来吊住女尸的脖子,女尸双眼爆出,舌头微突。

岳鸣都观察良久了,舒泼才慢吞吞的走过来。

还没等舒泼进行观察,就听到岳鸣大喊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舒泼好奇道。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岳鸣非常自信地回答道,他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舒泼,他将势在必得,就要一击击败舒泼。

岳鸣说道:“很明显,这个女子是自杀的,从皮肤僵硬度推测,是凌晨一点到三点死的。死者双眼睁开,说明死前是处于一个清醒的状态,双手的手指磨破,很明显是死前的痛苦让她挣扎过。这一切就说明,死者在一个清醒的状态下选择了上吊,然后脖子勒太紧,痛苦地让她不得不用手去扯绳子。总之,这一切都符合上吊自杀的状态,所以我就可以认为她是自杀的,我想可能是这座工厂工作压力太大,让她选择了自杀这条路。”

舒泼点点头,鼓掌道:“不错,不错,推理得有理有据,你果然有潜力成为一位出色的侦探。”

岳鸣得意的哈哈笑道:“怎么样?这次我赢了吧。”

眼见舒泼认同岳鸣,赵军好奇道:“舒先生,真的是岳鸣推理的这样吗?”

舒泼没有回答赵军,而是对岳鸣说道:“在我们分出胜负之前,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大侦探。”

岳鸣仰天笑道:“哈哈哈哈,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就问吧,我知无不答。”

舒泼眯着眼睛,说道:“既然死者是上吊自杀的,她的周围没有板凳之类可以抬高死者的物体,那么死者是如何爬上绳索上吊,自己把自己勒死的呢?”

岳鸣这才发现,死者脚下没有任何可以踩垫的物体,他的脸刷得一下全红了,红通通的再加上他的圆脸,真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

舒泼摇头叹息道:“你还需要多多练习才行,我就夸了你一句,你还真上天了。”

赵军也附和道:“赶紧闪到一边去,别妨碍舒先生办案。”

岳鸣默默靠边站,他觉得很丢人,他辜负了魏仁武对他的信任。

魏仁武认为他可以变成一个厉害的侦探,但这次他却自己把自己打败了,舒泼都甚至没出手,这败得比第一次还更惨烈一些。

岳鸣落幕,就该舒泼粉墨登场,舒泼没有立即进行推理,而是朝死者衣物中去搜索,舒泼翻了死者的衣服口袋,却没有掏出东西来。

但舒泼的手势却像抓到了什么东西,而岳鸣看来,舒泼只是抓着空气,舒泼把这把“空气”放在鼻前嗅嗅,又放在嘴里尝尝,表情严肃地说道:“这是海洛因。”

赵军惊讶道:“为什么会有毒品?”

岳鸣也很惊讶,但是没有问出来。

舒泼说道:“恐怕这和死者被谋杀有关联。”

赵军说道:“死者是被谋杀的?”

“当然,刚刚岳大侦探不是说死者是自杀的么?”舒泼嘲讽道。

岳鸣刚刚才恢复正常脸色,这时又滚烫了起来。

舒泼接着说道:“然而我又推翻了他的自杀一说,不是自杀,当然就是谋杀。”

赵军说道:“那么,是谁谋杀了他呢?”

舒泼说道:“这恐怕很难具体到某个人身上,但一定和海洛因有关,这家工厂恐怕不止是服装厂这么简单,我建议赵队长立即查封工厂,并捉拿工厂的负责人士,他们一定会交待出始末。”

“是是是,舒先生,我这就差遣人去办。”赵军连连点头,“然后,舒先生,还有一个案子需要您去看看,我们这就出发吗?”

舒泼打了个哈欠,说道:“今天就算了,太累了,明天上午去吧,你记得把现场保护好。”

虽然从赵军的表情上来看,这个案子挺急,但是赵军不敢违逆舒泼的意思,于是他只得说道:“既然舒先生累了,那舒先生就回去好生休息,我再差遣人守在那里,保证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案发现场。”

“这…这就走了?”岳鸣一愣一愣地说道。

“不走,你准备跟这具女尸一起过夜吗?”舒泼说道。

“案子结束了吗?”岳鸣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是的,这么简单的案子,当然可以到此为止了。”舒泼眯着眼睛说道。

“所以,我输了?”岳鸣简直不敢相信。

舒泼大笑道:“是的,你已经输了,明天一早,我再来接你去最后一个案子,这将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岳鸣整个脑袋都回响着舒泼这魔性的笑声,震耳欲聋,魂不守舍。

“喂,小岳,小岳,你怎么不说话啊,小岳,我问你话啊!”笑声中突然冒出来魏仁武的声音。

“啊?”岳鸣这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家了。

魏仁武坐在沙发上,说道:“我叫你半天了,你怎么了?一进门,就像失恋了似的,一句话也不说。”

“魏先生,我辜负了你的信任,我又输给了舒泼。”岳鸣丧气地回答道。

“哦?坐过来,仔细地讲给我听听呢?”魏仁武非常温柔地说道。

魏仁武的声音变得极具磁性,又富有温暖,这时的魏仁武化身成一位暖心的大哥哥,让岳鸣卸下了防备,坐到魏仁武面前仔细讲诉了这第二个案件的失败之处。

魏仁武哈哈笑道:“第一个案子,你失败,是因为太缓了,被舒泼占据了主动,而第二个案子,你之所以会失败,却是因为你太急于想赢,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才会输了的。幸好,还有第三个案子,你还有这么一次机会,你一定要做到不急不缓,这样你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实力出来。”

岳鸣抱着怀疑的态度,问道:“我真的行吗?”

“你当然行啊,你可是我魏仁武的助手。”魏仁武很有信心地说道,“你看看全开的助手李易,是多么的出色!就连全开这种水准的侦探,都有这么出色的助手,我魏仁武的助手当然也会是更出色的人物,你现在缺少的就是信心而已。”

“该死。”岳鸣自责道,“魏先生说得没错,我只是被舒泼打击到了自信心而已,我不能再受他的蛊惑了,不然真正实力会被他压制住的。”

“现在,感觉怎么样?”魏仁武问道。

岳鸣说道:“我现在感觉信心满满,明天一定可以击败舒泼。”

“既然已经这么有信心了,我现在就给你一个建议。”魏仁武悠悠道。

岳鸣一听到魏仁武要给建议,这一定是极其珍贵的建议,岳鸣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并问道:“什么样的建议?”

魏仁武缓缓说道:“不管你现在还是将来,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层次,什么样的阶段,但是你都不能忘本……”

岳鸣点点头,说道:“魏先生说得非常有道理。”

魏仁武接着说道:“所以,你的本职工作一定不落下,我建议你现在去把晚饭做好,我真的饿了,难道你不饿吗?”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就是魏仁武想让岳鸣去做饭,岳鸣失望道:“原来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做饭啊。”

魏仁武摊开手,瘪着嘴说道:“不然呢?”

岳鸣刚刚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顿时荡然无存,只得又去厨房做饭。

第二天早上,舒泼如约而至,敲开了岳鸣和魏仁武家的大门。

岳鸣这时已经收拾好自己,打开门,舒泼眯着眼睛朝里面张望了一下,说道:“你们魏先生不在家么?”

岳鸣指了指魏仁武房间紧闭的房门,说道:“他还在睡觉。”

“哦。”舒泼简单地回应一声,“那我们走吧。”

岳鸣又坐上了那辆“贼船”,但这次的感觉却和上两次不一样,前两次他都会有一些不自在的感觉,而这次肯定是已经习惯了这辆车和舒泼,便再没有不自在,相反会觉得跟自家的车一般。

岳鸣也开始主动找舒泼搭话了,他说道:“这一次我们要去哪儿?”

舒泼回答道:“去的地方离你们这里不远,应该二十多分钟就能到。”

果不其然,他们去的地方是西边的成飞大道,但是越往这边走,岳鸣就越感到有一种似曾相识。

当他们的车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向右一转,钻进了一条死路。

而岳鸣看到死路的尽头有一家“便利店”时,他才确定自己是真的来过这里。

岳鸣和魏仁武来过这家“便利店”进行调查,这里是“飞成帮”的据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