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岳鸣的自信心

“其他的都说得很对,但是你说是我毒杀了他,我就是不能承认。”李老板就像在找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舒泼说道:“不要再狡辩了,所有的酒里面,只有死者的酒杯里有毒,可见毒不是来自于酒里,而是来自于酒杯,能够成功在酒杯里下毒的人,必然是酒吧里的人,你是最有把握做这件事的人。而且你当时也应该在这个酒桌上喝酒吧。”

李老板一下子脸变得刷白,他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舒泼呵呵笑道:“我不但知道你在这个酒桌喝酒,还知道你故意把死者原来的酒杯给碰掉了,才去换得有毒的酒杯。”

“酒杯是碰掉了,但不是我故意的,当时……”李老板还没说完。

这时,舒泼又抢道:“李老板,真的可以了,再这样狡辩下去,真的没有意义。”

舒泼站起身来,对赵军说道:“带走吧。”

赵军将李老板从地上提起来,说道:“走吧。”

李老板自知无法再做抗争了,便不作挣扎地跟着赵军离去。

两人离开后,舒泼才眯着眼睛问岳鸣道:“怎么样,臭小子,服气了吧。”

岳鸣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三木会’的老大?”

舒泼说道:“魏仁武没有教过你,勘查现场之前,都应该做做功课吗?”

岳鸣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你到现场之前,就已经调查到李老板是‘三木会’的老大了?”

舒泼点头道:“没错,他这么大一个帮派摆在这里,很容易便能查到。”

岳鸣不服气道:“原来你比我多一手资料,这本来就不是个公平的竞争。”

舒泼生气道:“臭小子,强词夺理么?自己不去做功课,怪我吗?”

岳鸣摇头道:“不公平就是不公平,我不能服输。”

舒泼无可奈何道:“好吧,刚巧还有两次机会,接下来你可要把握住了。第二个案子,在新都一家服装加工厂内,有一个工人上吊自杀,我让警察保留了现场,下午的时候我们再过去,你现在可以先回去准备准备,到时候出发时,我来你家接你。”

“好,就这么办。”岳鸣说完,便冲出了酒吧。

岳鸣感到很羞耻,第一个案子,岳鸣根本就没发挥出任何作用,他就像一个看客一般,看着舒泼完成了整个推理,并且瞬间便捉拿住凶手。

他羞于留在现场,他必须马上回家,他要找到魏仁武,不管用尽什么办法,也要拉到魏仁武的帮助。

他一回家,还没来得及跟魏仁武述说这一切,就听到魏仁武虚弱地说道:“你可算回来啦,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我都快在家里被饿死了。”

岳鸣冲到魏仁武的面前,拉住魏仁武的肩膀,说道:“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了?按我的推算,你应该已经赢了吧?”魏仁武疑惑道。

岳鸣使劲摇晃着脑袋,说道:“不但没有赢,还输得很惨,舒泼太厉害了,一到案发现场,瞬间就能推理出案件的全过程,就像他留有一双眼睛在现场,亲眼目睹案发的整个过程,总之,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哎呀,看来计算失误了,这个舒泼也不是那种浪得虚名的人物嘛。”

岳鸣急道:“现在话已经放出去了,我不能再输了,魏先生你一定要帮助我才行。”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当然会帮你,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呢?我现在就给你指条明路。”

“那就快告诉我,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首先进厨房去,把今天的饭菜做好,记住今天的饭菜弄辣一点,这样比较开胃,我也能多吃一点,像我这样的人,饿的时候,思考都会比较缓慢,只有吃饱了,才能想到一些有效的办法。”魏仁武边说,还边偷笑着。

“好,我马上去。”岳鸣立马便一头钻进了厨房,这或许就叫做急病乱投医,他甚至都没考虑过,魏仁武是不是在耍他。

饭当然可口,魏仁武也吃得十分满足,魏仁武倒是称心如意了,岳鸣依然心急如焚。

岳鸣说道:“魏先生,你吃饱了吧。”

魏仁武叼着饭后烟,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满意地点头道:“非常的饱。”

“既然饱了,那是不是应该帮我了呢?”岳鸣试探道。

魏仁武说道:“你都没有告诉我,他是怎么赢的你,要我怎么去帮你呢?”

“那我马上告诉你全过程。”岳鸣慌忙地把他和舒泼见面开始到酒吧逮捕李老板的全过程,阐述给魏仁武听。

魏仁武听了听,笑道:“你看你,就是太青涩了,整个过程当中,都被那个舒泼给占据了主导位置。你不能这样,你要主动进攻,就算没有舒泼的推理,你一样能够做到,你只是没有发挥出来而已。你刚刚不是说了么?你还有两次机会,下一次,你一定要抢在舒泼前面推理,你一定可以打败他。”

“我真的能行吗?”被舒泼完虐后,岳鸣越来越怀疑自己的能力。

魏仁武鼓励道:“你当然能行了,你可是我的助手,是我认可的人,而且全开也非常的认可你,不然他也不会推荐你去考侦探从业证了。”

岳鸣突然有些信心涌上心头,他说道:“这么说来,我并不是一个没用的侦探啊。”

“你当然不是没用的人,你都忘了你是怎样帮助我的了吗?如果你没有能力,你又如何跟随我去破这些大案呢?”魏仁武的话,就像有一种魔力似的,有时候能让人堕入地狱,有时候又能让人飘飘欲仙。

岳鸣顿时信心满满,他拍着胸膛,说道:“没错,我是一名出色的侦探,我一定能打败舒泼,他在我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加油,去战斗吧,孩子。”魏仁武鼓励道。

“好,我现在就去。”岳鸣站起来,就准备朝门外冲,他现在热血喷张。

“等等。”魏仁武突然说道。

“怎么了?”岳鸣疑惑道。

“去把碗洗了,你难道还想等我洗碗么?”魏仁武的话,就像一盆冰水似的,瞬间扑灭岳鸣的热情。

岳鸣只能乖乖地去洗碗。

洗完碗,没过多久,舒泼便如约而至,他直接敲开了魏仁武和岳鸣家的大门。

“你…你怎么来了?”岳鸣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舒泼眯着眼睛说道:“我寻思着既然都来了,就应该上来看看。”

魏仁武坐着沙发上,叼着烟说道:“既然来了,进来喝杯茶吧。”

“好啊。”舒泼推开岳鸣,并不感到生分地走了进来。

“小岳,上茶。”魏仁武招呼道。

岳鸣不太情愿地去烧开水泡茶。

舒泼坐在魏仁武的旁边,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眼光,审视着魏仁武。

魏仁武用眼角瞥了一眼舒泼,从包里又掏出一根烟来,问道:“抽烟不。”

舒泼说道:“不抽,谢谢。”

魏仁武又把烟给放回包里。

这时,两人便再没有对话。

岳鸣把茶给舒泼奉上,舒泼接过茶水,只喝了一口,便站起来说道:“我们该走了。”

“这就走了么?”岳鸣疑惑道。

舒泼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回头说道:“是的,我们赶时间。”

岳鸣看了一眼,立马跟上。

两人离开时,只听到魏仁武说了一句:“慢走,有空常来。”

不应该是这样啊,这根本不是岳鸣预想中两人见面的场景。

他预想过,两人第一次见面,肯定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画面,结果…结果太平静了,不但平静,而且安静,两人甚至都没有正常一点的对话。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高手过招吧,无言胜有言,无招胜有招。

这种境界可能是岳鸣这辈子无法企及的。

又是这辆“贼船”,又是那个司机,又是舒泼和岳鸣坐在后座上。

岳鸣虽然好奇舒泼和魏仁武的相遇经历为什么如此平静,但是他又不好意思问舒泼,只能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窗外,瞎猜两人是不是暗自对抗了什么。

接下来,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新都的一家服装厂。

因为距离较远,为了消遣无聊,舒泼竟然主动找岳鸣搭话:“你们家魏仁武还是挺不错的一个人。”

舒泼既然谈起了魏仁武,这也让岳鸣颇感兴趣,岳鸣很自然地接话道:“你就跟他聊过寥寥数句,你就能对他做出如此评价么?”

舒泼说道:“谈话只是一方面而已,很多事情,不是用谈话就能了解的。”

岳鸣好奇道:“那得用什么呢?”

舒泼呵呵一笑,说道:“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一个眼神?”岳鸣无法理解。

舒泼说道:“这就是你和魏仁武的差距,你无法用眼神去表达很多东西,但是他可以。”

岳鸣脸一红,顿感自己无能,但就在这时,他的心底突然钻出魏仁武对他鼓舞的那些话,让他觉得舒泼打击他,只是为了消磨岳鸣的斗志。

岳鸣才不会上这种当,他把脸再次撇到一边,决定不再受舒泼的语言影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