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酒吧毒杀案

岳鸣上了舒泼的车,那种感觉就像上了一条满是敌人的贼船,虽然这艘“贼船”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岳鸣自己,一个是司机,一个就是新任刑侦顾问——舒泼。

岳鸣和舒泼两人同时坐在后座,岳鸣甚至不敢看舒泼的脸,他把头撇到一边,看着窗外。

“喂,臭小子。”舒泼突然在岳鸣的耳边冒出这么一句。

既然舒泼先行开口说话,岳鸣必须得接上,他可不能向舒泼示弱,岳鸣回答道:“臭老头,你想干什么?”

舒泼呵呵笑道:“臭小子,嘴还挺硬,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魏仁武没有来?他就这么残忍地让你自己来丢人现眼么?”

岳鸣冷冷道:“魏先生是个高深莫测的人,他的想法是你这辈子所不能企及的,你只配和我比赛。”

舒泼大笑起来,说道:“我突然有些喜欢你了,老实讲,你很忠心,魏仁武不敢来,最有可能是他怕了,我已经夺走了他的一大半,如果亲自挑战我,再输给我的话,那么他的职业生涯也会毁于一旦。这样吧,我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这次你输给我后,就不要再跟着那个没用的魏仁武了,我收你为徒,你以后就跟我混。”

“呸!谁要当你徒弟!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魏仁武的助手。”岳鸣很自豪地拍着胸膛反驳道。

舒泼眯着眼睛,说道:“好,有骨气,等我今天收拾了你,回头就收拾魏仁武,等魏仁武的舞台彻底崩塌后,你会来求我收你为徒的。”

岳鸣冷哼道:“咱们走着瞧。”

说话间,舒泼的车已经来到了第一个凶案现场。

第一个现场是一家少陵路的酒吧,舒泼的车刚靠拢路边,车门就被赵军给打开。

赵军见到舒泼,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毕恭毕敬地说道:“舒先生,你可算来了,酒吧我已经封锁了,而且让手下们不许动里面的任何东西,就怕破坏了现场,妨碍了先生的推理。”

舒泼只是点点头,便走下了汽车。

“赵队长。”岳鸣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你怎么也来了?”赵军十分的惊讶。

“是我带他一起来的。”舒泼在车外跟赵军解释道。

赵军看了看舒泼,又看了看车内的岳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哦,小岳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怎么样,跟着魏仁武混,没什么前途吧,还是跟着舒先生有肉吃。”

岳鸣跳下车,不屑道:“我可不是跟他混的,我是来挑战他的。”

赵军不太相信地质疑道:“你?挑战舒先生?”

“就是我,怎么了?”岳鸣不服气地喊道。

“哈哈哈哈哈……”赵军大笑了起来,“这可能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我未来都要指着你这个笑话来让自己开心开心。”

岳鸣喊道:“不要小瞧我,我也是有实力的侦探。”

舒泼这时说道:“赵队长,不用再废话了,快带我们去案发现场,我已经等不及要蹂躏这臭小子了。”

“是是是,舒先生请跟我来。”赵军喏喏道。

赵军掀开酒吧的警戒线,让舒泼和岳鸣通过。

进入酒吧后,岳鸣看到了的是一片狼藉,整个酒吧充斥着酒精味和酒杯的玻璃渣,更重要的,一个卡座上还躺着一个人,当然如果死人也能算人的话,那么卡座上就是躺着一个人。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岳鸣不禁发问道。

“如果你眼睛不瞎,就应该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舒泼眯着眼睛说道。

岳鸣脸颊红得发烫,幸好酒吧的光线昏暗,才能不被人发现,岳鸣嘴硬道:“我…我肯定是知道的,我就要试试你知不知道。”

舒泼呵呵笑道:“算了,就让我来告诉你吧,很明显这里发生了凶案,紧接着顾客们一拥而散。大家在逃命的时候,才把酒吧弄得这样狼狈。”

“用不着你说,我知道。”岳鸣依然不服气。

舒泼根本不理会岳鸣,径直走到尸体旁边。

岳鸣也不甘落后,冲到尸体面前。

只见死者口吐白沫,当然白沫已经干了,嘴角只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但是就连岳鸣都能推断出,那是死者生前吐出来的。

舒泼说道:“很明显死者是中毒而死的。”

“看得出来。”岳鸣冷冷道。

舒泼又观察了酒桌,他拿起离死者最近的一个酒杯,闻了闻,说道:“是三氧化二砷中毒。”

“那是什么东西?”岳鸣不由自主地好奇道。

舒泼哈哈大笑道:“你不是个侦探吗?这你都不知道么?”

岳鸣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舒泼说道:“如果我说出它的学名来,肯定知道。”

“什么东西?”最终岳鸣的好奇心战胜了他的羞耻心,还是问了出来。

“砒霜。”舒泼眯着眼睛,奸笑道。

“我就知道。”岳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舒泼只是笑笑,继续检查现场。

桌子上还有十个杯子,不等舒泼推测,岳鸣都知道当时死者是在和朋友们喝酒。

舒泼挨个把酒杯拿到鼻子前嗅了嗅,说道:“看来,只有死者的这杯酒里有砒霜。”

岳鸣也像模像样地检查各个酒杯。

舒泼又开始检查尸体,他扒开死者的衣服,让死者的胸口坦露出来,死者的胸口上纹了一只吊睛白额大老虎。

舒泼眯着眼睛,说道:“看来死者不是什么善茬。”

这时,一旁的赵军冲了上来,看着那个老虎纹身,惊慌地说道:“这…这是!”

舒泼接话道:“这是‘虎帮’的标记,而死者的纹身是老虎中的霸王,这说明死者正是‘虎帮’的老大。”

赵军惊恐道:“坏了,‘虎帮’可是成都有名的黑社会团体,如果他们的老大死了,‘虎帮’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成都可能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舒泼冷静地说道:“赵队长不急,先让酒吧老板过来跟我谈谈。”

“哦,酒吧老板我已经帮舒先生叫来了,现在就在大门口候着。”赵军恭敬道。

舒泼袖子一挥,说道:“那让他进来吧。”

赵军立马冲着酒吧大门喊道:“进来。”

一个穿着时尚,油光满面,却哭丧着一张脸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缓缓走到赵军旁边,唯唯诺诺地问道:“赵队长,找我什么事?”

赵军看着这个酒吧老板,说道:“不是我找你有事,是舒先生有话要问你。”

酒吧老板当然知道舒泼,全成都至少都有三分之二的人认识舒泼,认识舒泼的人也知道他是一名神探。

酒吧老板低着头,神情很紧张地问道:“舒先生想问我什么?”

舒泼看了看这位酒吧老板,说道:“请问,怎么称呼?”

酒吧老板小声道:“我姓李。”

“李老板,我就想问问,你认识死者吗?”舒泼说道。

李老板望了死者一眼,说道:“有些眼熟,好像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舒泼冷笑一声,说道:“恐怕不止眼熟吧。”

“舒…舒先生,什么意思?”李老板不解道。

舒泼撇了一眼赵军,赵军仿佛心领神会似的点点头。

赵军靠近李老板,李老板惊慌道:“赵队长,你要干什么?”

赵军嘴角露出奸邪的笑意,突然伸出手掌,按住李老板的头就往地上放。

赵军是个经验十足的刑警,他非常懂得如何快速地制服一个人,很快,李老板就倒在了地上,双手也被拷上了手铐。

“赵队长,你这是做什么!”李老板在地上挣扎着喊道,可是他哪里能摆脱赵军的控制。

赵军没有回答,倒是舒泼先说道:“赵队长,他腰间藏了一把手枪,给他缴了吧。”

赵军果然在李老板的腰间缴出一把枪来。

一旁简直看呆了的岳鸣,一脸茫然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舒泼伸出左手的食指,又把右手伸出来比了一个圈,他对着岳鸣笑道:“现在,一比零。”

岳鸣说道:“你这意思,他就是凶手?”

“冤枉啊!我不是凶手。”李老板躺在地上,不断地哀嚎。

舒泼蹲了下来,指着李老板的鼻子说道:“你先不要吵,让我一步一步地揭穿你。”

“揭穿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过。”李老板就是不承认。

舒泼哈哈笑道:“就凭你私藏枪支,都足够坐牢了,你还不想认罪吗?”

“私藏枪支,我是有罪,但是你不能把其他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李老板狠狠道。

“屎盆子?那都是自己扣上去的。”舒泼顿了顿说道,“你根本不是普通的酒吧老板,你其实是成都的黑社会团伙‘三木会’的老大,而这家酒吧也是你们的据点。”

李老板竟然不说话了,就好像默认了舒泼所说的事情一般。

舒泼接着说道:“这个死者是‘虎帮’的老大,而你是‘三木会’的老大,你们俩本来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但是最近的生意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你们的关系也就变得不太好,而你,就在昨晚下毒杀害了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