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梦境

南郭先生聚精会神地望着河面,用一种安详的声音说道:“小魏,你很久没来看我这孤寡老人了。”

“怪我,最近事情太复杂了,所以少有闲时来陪先生。”

“这倒也是,你惹了‘封神会’的人。难免会遭来他们的报复。不得不防啊。”

这个南郭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呢?竟然知道魏仁武和“封神会”的瓜葛,魏仁武对这件事一直很保密,除了岳鸣以外,他谁也没告诉。

魏仁武接着道:“‘封神会’的事,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先生不必担心。”

南郭先生笑了,笑道:“我可没有担心你,对于‘封神会’,你不惹他们,他们就该拜菩萨了,他们还来惹你,只能是自讨没趣。所以,你今天找我来,是为了那三个自杀的小朋友的事吧。”

魏仁武抱拳道:“凡事都瞒不过先生啊!我这次来,是想先生帮我打探一件事。”

“什么事?”

魏仁武递给南郭先生一张纸条。

南郭先生接住纸条,放进长袍内的口袋里,说道:“明天下午4点,你再来这里找我。”

说完,南郭先生便拉回了鱼钩,鱼钩竟然是直的。紧接着,南郭先生便离去了。

魏仁武独自坐在府南河边,仰天长笑,周围的大妈大爷,都窃窃私语地说道:“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魏仁武没有理会这些人,他本来也不想理会世俗的人,在他看来,这些人无疑和傻逼没两样。魏仁武也大跨步的离开了这里。

魏仁武依然没有回家,而是走路到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的南门外,一个叫“留恋网吧”的地方上网。

魏仁武很久没有来过网吧了,网吧里充斥着在打游戏的大学生们,烟味与方便面味齐飞。

魏仁武没有被恶劣的环境影响,全神贯注地在用电脑搜索着什么?

2015年2月14日,凌晨00:00。

情人节。

一个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妙龄女子,却在婚礼前夕的晚上,在自己家,穿上美丽的白色婚纱,用与婚纱同样美丽的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尸体于2015年2月14日凌晨6:00被发现。

新郎以及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不得不将喜庆的婚礼现场改成悲伤的丧礼。

看到这种新闻,魏仁武直感觉背脊一阵冰凉。

魏仁武倒吸了一口寒气,又翻了翻舒心的博客。

万万没想到的是,舒心的博客,竟然能让不可一世的魏仁武眼前一亮。

里面的内容,讲了很多弗洛伊德的理论,以及她自己的见解。

人格分为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三个层次。

最能得到体现并且影响行动,为意识,意识是最直观的能受自己所控制的。

前意识又被称为下意识,藏在意识的下面,不容易被人们所察觉,但是也能被动的影响人类的行为。

潜意识,是意识类里面最神秘的部分,它会影响人们的下意识,完全不被人所察觉,是所有意识与下意识形成的源头。

总结起来说,人类精神上的所有痛苦、烦恼、快乐、慰藉,无不是潜意识生成的,只要能控制好人的潜意识,就能治愈人类心灵上的创伤,解救人类的灵魂。

不得不说,舒心对弗洛伊德的理论的解读,十分的有见地。

魏仁武会心一笑,心里对自己说道:“真是一名奇女子啊!也真是可惜了。”

魏仁武关上电脑,走出网吧。

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魏仁武被寒风吹得打了一哆嗦,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张警官啊……”

岳鸣站在阳台上,他穿着单薄的睡衣,看似抵挡不住寒风,但内心的一把火已经让全身感受不到寒冷。

他也在打电话,他对着手机说道:“我很好,不用挂念我。”

手机的另一头说道:“我看了新闻的,也和你向叔叔聊过这个魏仁武,他虽然古怪,但是还比较可靠,就是呆在他的身边,极具危险。”

“难道,我回来,就不危险了吗?”

“只要我还在人世一天,谁敢动你一根汗毛?”

“你应该知道的,我出来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怕危险。”

“别找你妈妈了。没错,我是骗了你。但是,你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啊!我就是怕你去找她,才会撒这个谎的。这么多年来,我也试图找过她很多次,却一无所获,你现在真的是在做无用功。”

“这个不用你来教我,我自有打算,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我困了,要休息了。”

“哎!好吧,你也这么大了,我也实在管不动你了,有什么需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就这样吧!”

嘟嘟嘟嘟……

岳鸣挂掉了电话。

今天的月亮好圆,好亮,月光洒在岳鸣的脸上,泪水晶莹剔透。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岳鸣也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魏仁武房间的房门大开,被子工工整整,看来他一宿都没有回来。

岳鸣没有寻思魏仁武为什么没有回家,因为他经常如此。

比如,魏仁武周一可能在小美家过夜,周五又可能在小爱家过夜,夜不归宿这种事,对于魏仁武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岳鸣早就习以为常。

岳鸣打开冰箱,发现新鲜食材已经所剩不多,于是他打算出去补充一些食材。

大门刚打开,一股浓重的酒精臭味又把他推回屋里。

岳鸣捏着鼻子,定睛一看,原来是魏仁武摊睡在大门口。

太少见了,魏仁武顶多为了女人夜不归宿,他还从来没有因为喝大酒醉倒在家门口的。

不对,应该说,魏仁武从来没有喝醉过。

“啊切……”岳鸣正欲打算扶魏仁武进屋的时候,魏仁武被自己的喷嚏打醒了。

“哎呀,好冷啊,我他妈怎么躺在地上的。头好像要炸了。”魏仁武坐起身来,敲打自己的脑袋,岳鸣赶紧去把他扶进屋。

魏仁武摊在沙发上,又打了一个很长的酒隔。

岳鸣捂住鼻子,说道:“你昨晚上哪儿去了?怎么喝成这样?”

魏仁武迷迷糊糊地答道:“我只记得,昨晚我走在街上,天气很冷,然后看到一个窝缩在街角的流浪汉也冷得直发抖,就去超市了买了两斤二锅头,和他一起喝喝酒、暖暖身,后来喝大了,就不太记得了。”

“流浪汉?”

“对啊,我和他相谈甚欢,这些流浪汉,真的比市面上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见识、有思想得多。”

“你和他都聊了些什么?”

“嗯……,我想一下,好像是聊得…聊得…失恋……”魏仁武的声音越来越小,竟又睡着了。

岳鸣去魏仁武房间里,把被子拿出来,盖在魏仁武身上。

梦境中。

魏仁武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处在梦中。

他漂浮在类似黑洞的虚空中,不停地旋转。

“你好,魏先生。”

“你好,魏先生。”

“你好,魏先生。”

……

同样的话,不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魏仁武闭眼盘膝,试着调节情绪。

突然一只红色的鳞蛇,从黑暗中游出来,盘住魏仁武的身体。

魏仁武强作镇定,但是鳞蛇张开血盆大口咬住魏仁武的背脊。

魏仁武惊醒,冷汗从额头直流到下巴。

魏仁武用颤抖的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大口呼吸,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有饭菜香气,原来是岳鸣在厨房做午餐。

平时,魏仁武对岳鸣做得饭菜都会大加评论,然而今天中午,魏仁武却一言不发,默默吃饭。

岳鸣不敢问,他觉得魏仁武今天特别反常,说不准三两句,就会爆发,所以他也只能默默吃饭。

魏仁武一吃完饭,便放下筷子,披上自己的夹克,对岳鸣说道:“我要出去了。”

“哦。”岳鸣没敢多问。

下午四点,魏仁武如约来到望江楼公园。

南郭先生还是安详的坐在府南河边垂钓。

“南郭先生,我来了。”

“拿去。”南郭先生递给魏仁武一张纸条。

魏仁武看了看纸条,露出了怪异的笑容。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喂,张警官啊,我让你帮我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哦,好,你发给我吧。”

接着,他又打了一个电话:“小岳啊,你的任务来了……”

深秋的夜幕总是来得比较早,才下午六点过,天色就渐渐暗下来。

天色如何,并没有影响东湖的景致,更别提东湖沿岸夜跑的那一抹红色的倩影,让周围的所有景色,都似乎更加地充满生机。

舒心放慢了脚步,似乎跑得太久,有点累了。她停下来,抹去额头上的香汗,看着寂静的东湖湖面,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今天的锻炼差不多了,舒心为了缓解疲劳,选择用走路的方式回到东湖边上的“翡翠城·林语湖畔”。

她没有住“西子香荷”了,今早上一早,她就搬来“翡翠城·林语湖畔”,夜跑的过程中,也算是熟悉了一下新家周围的环境。

舒心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进屋后,刚准备关门,房门却被一只结实的男人手给推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