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开业大典

“东坡侦探事务所”今日正式挂牌开业。

一个小小的侦探事务所开业,却引来了成都各级重要的媒体人士和四川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廖梵以及公安厅直属重案第一支队的队长赵军及其队员前来观摩参加。

为了应对这么多人,这个侦探事务所的所长舒泼,特地在事务所所在的“国栋中央商贸大厦”门口搭起了场地,开起了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上,廖梵、赵军、舒泼并排而坐,因为新闻发布会是露天的,所以来的除了有媒体外,还有许多只是听闻舒泼之名,还没有见过舒泼的人,也想来看看这个城市的新英雄到底长什么样子。

只见舒泼一袭灰色中山装,他并不英俊,也不魁梧,甚至已经不年轻了,从他脸上留下的岁月痕迹,就能看出他至少度过了四十年的岁月了。

舒泼眯着两只小眼睛,对着面前的麦克风说道:“欢迎大家能来参加我的侦探事务所开业,我舒泼先在此谢谢各位。”

接近着发言的是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廖梵,他说道:“很荣幸,我廖梵能够参加舒大侦探的侦探事务所的挂牌仪式,众所周知,舒大侦探是我钦点的公安厅的刑侦顾问,他的刑侦破案能力绝对是顶级的,叫他现代福尔摩斯,可能都不算夸大其词,试问有谁有本领能在短短几天内,同时破获十桩震惊成都的大案子……”

“那魏仁武呢?他的本事又怎么样呢?”这时媒体中有人插嘴道。

“魏仁武么?他怎么能和舒大侦探相提并论,要知道舒大侦探才是我们公安厅承认的刑侦顾问,而魏仁武只是个野路子,我就从来没有认为他会是我们公安厅的刑侦顾问,大家再看看他办的案子,火车北站爆炸案,广场上现在还有那个爆炸后留下的窟窿的痕迹,就算现在窟窿已经被补上了,但是痕迹是永远不能被抹灭的。还有上次他亲自逮捕的那个****,在押送法院审判的途中,那个****逃脱,造成了多少的人员伤亡。所以,魏仁武是个失败者,请不要再把他和舒大侦探进行对比,这是对舒侦探的一种侮辱。”在廖梵谈到魏仁武的时候,言语显得非常激动,可见他对魏仁武的厌恶之情。

“可是,最近魏仁武才刚刚在北京破获了一起博物馆盗窃案,帮助‘首都博物馆’找回了埃及国家的国宝——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那个媒体人依然不死心地想帮魏仁武挽回一些颜面。

这时,重案第一支队的队长赵军说道:“请那位记者朋友不要再提魏仁武了,不论魏仁武以前和以后破过多少案子,他让成都受伤害这些事情,是永远无法掩盖的,况且今天是舒先生的侦探事务所挂牌之日,如果你再提与舒先生以外的事情,那么我只能请你离开这里。”

那个记者不再多言了。

舒泼刚刚一直在听他们对于魏仁武的争论,而他一直没有发言,此时等他们结束争论后,他才说道:“关于魏仁武,我想说的是,他的确是个不错的侦探,他也为成都这座城市做过不少的贡献。我的出现,自然很难立马让大家忘记他,但是我想说的是,从今天起,大家可以忘记魏仁武这个人了,因为他能做到的事情,我舒泼也能做到,他已经没有价值。因为,从今天起,我的‘东坡侦探事务所’成立了,大家以后有什么困难,欢迎前来踩破我事务所的大门,我舒泼将竭尽所能,死而后已。”

廖梵站起来,宣布道:“我以公安厅的名义宣布,‘东坡侦探事务所’今日正式成立,以后‘东坡侦探事务所’所有的行动,都将被公安厅视为合法行动,并且事务所的一言一行也将代表着公安厅的行为,从今往后,成都的安全环境将进入一个新的纪元。”

舒泼也跟着站起来,说道:“那么请廖厅长和赵队长跟我一起剪彩吧。”

这时两个男人拿着一条彩带横到三人的面前,又一位穿着暴露的性感美女手持一个托盘,妩媚地走上前来,将托盘里的剪刀挨个递给三人。

三人将剪刀对准彩带,舒泼数了一个:“三、二、一。”三人同时将剪刀剪下,这时鞭炮与掌声齐响,“东坡侦探事务所”正式投入运营。

在一堆人的狂欢中,默默地退出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就是刚刚为魏仁武争辩的媒体人,他也是腾讯大成网的记者,名叫伍月。

伍月刚从人群堆里挤出来,立马被一位面目清秀的男人给拦住,伍月认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正是经常给伍月透露魏仁武消息的岳鸣。

“岳…岳哥。”伍月看到岳鸣,紧张地就像被妈妈抓到偷吃了糖果的小孩似的。

“你过来。”岳鸣拉着伍月的就朝一个巷子里走。

伍月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他更加的紧张了。

果然不出伍月所料,巷子里等待他的是叼着香烟,阴沉着一张脸的魏仁武。

魏仁武冷冷地说道:“伍月,我要问你一件事……”

魏仁武话还没有说完,伍月赶紧解释道:“魏先生,那篇报道真的不是我想那么写的,我是被主编逼的,他说如果我不那么写的话,立马便下岗,我是为了保住饭碗,才不得已为之,我真不是故意的。”

“啊?”魏仁武一脸茫然。

岳鸣哈哈笑道:“小伍,你不要太紧张了,魏先生并不在意那些的,而且刚刚你为魏先生争辩,我和魏先生也听到了,我们还是很感谢你的。”

魏仁武说道:“我不是要问你这个事情。”

“那是想问什么事情?”伍月就不太明白了。

魏仁武把语气放缓和,重新说道:“我其实想问一问伍巍的事情。”

伍月听到魏仁武没有怪责他,他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原来魏先生想打听我堂哥的事情啊,之前听堂哥说过,你们走得挺近的。”

魏仁武冷哼一声,说道:“是啊,我们关系挺好的,但是他走了,我非常的想念他,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伍月推来推划到鼻尖的眼镜,说道:“老实讲,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去了哪里,自从他走后,我们也没有联系过了。”

魏仁武又问道:“你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伍巍住在我家旁边的时候,我很少看到你们有来往。”

伍月有些尴尬地说道:“老实说,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

魏仁武好奇道:“你们两个不是应该从小一起长大的么?”

伍月摇头道:“不是,他是我的一个远房堂哥,怎么说呢?我大伯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离开了成都,我两家一直没有来往,我也一直不知道我有一个堂哥,直到前一阵,也就是堂哥和你们认识之前,他突然找到我,并与我相认,我这才知道大伯已经不在人世,而我竟然还有一个堂哥。”

魏仁武突然像知道什么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魏先生,你在笑什么?”伍月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

魏仁武笑道:“没事,我只是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事情?”伍月问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解释道:“我只是太想念伍巍了,回忆起和他之间的有趣的事情而已。”

伍月傻乎乎地回答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魏仁武说道:“既然你不知道伍巍的下落,那么我们就告辞了,就像小岳所说的,很感谢你刚刚为我说话。”

伍月说道:“那魏先生慢走,我还要赶回公司,写有关今天报道的材料。”

魏仁武和岳鸣与伍月分开后,便从巷子里另一边钻出,坐上了停在路边的“玛莎拉蒂”。

一上车,岳鸣便说道:“魏先生,看来你之前猜想的没错,伍巍确实有些问题。”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没错,现在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叫做伍巍,说不定他只是冒充伍月的堂哥而用的假名字,不过不得不说,他也确实骗了我们好长时间,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的。”

岳鸣说道:“所以,他是‘封神会’的人吗?”

魏仁武严肃地说道:“十有**都是。”

岳鸣说道:“既然他已经暴露了身份,那么他以后应该不会再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魏仁武耸耸肩,说道:“那也不一定,毕竟是敌人,他一定会再回来的,只不过以后见面就不能谈笑风生了,只能兵戎相见。”

岳鸣说道:“那这个舒泼呢?我们又应该怎么对付他?”

“对付他?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他?”魏仁武一脸轻松地说道。

岳鸣疑惑道:“他现在还不算敌人么?他都骑到我们头上了。”

“他又不是罪犯,我们为什么要对付他?”

魏仁武的话点醒了岳鸣,的确,就算再怎样讨厌他,他不是罪犯,岳鸣不应该忘了他们的本来工作。

魏仁武又说道:“虽然不能对付他,但是你可以去挑战他呀。”

“挑战他?好主意……”话才说一半,岳鸣突然发现不对劲,“等等,你是说我去挑战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