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新的刑侦顾问

“新的刑侦顾问?”魏仁武放下了筷子,无疑林星辰所说的新状况勾起了魏仁武的好奇心。

林星辰说道:“是的,就在离开的这几天,厅里来了位侦探,帮助重案第一支队的同事们连续破获了十桩大案子,瞬间重案第二支队和那个侦探都得到了我们副厅长廖梵的赏识。”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原来我不在的日子里,发生了这么多的案子。”

“你他妈就别想着案子了,你还没听懂么!你我已经被打入冷宫了。”林星辰急了,很明显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

魏仁武悠悠道:“我又不在乎这些,况且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追查。”

“可是我在乎啊!”林星辰眼眶有些湿润,“眼看自己花光所有青春打下来的‘江山’,现在却拱手让人,你说我能不在乎吗!”

魏仁武没有想到林星辰会如此在意这件事情,他可不想让林星辰难过,林星辰可是他这辈子最想保护的人,他宽慰道:“先别泄气,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大不了咱们又把‘江山’给夺回来,就像我们最初所做的一样。”

“真的吗?”林星辰的内心稍微得到一些平静,她信任魏仁武有这个能力,就像她一直信任魏仁武的那样,而魏仁武也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首先,那个侦探是谁?”

林星辰说道:“他叫舒泼,你认识吗?”

魏仁武摇头道:“不认识,这是那个侦探的名字吗?”

林星辰说道:“是的,那个侦探叫做舒泼。”

魏仁武在脑中思索了一阵,说道:“舒泼这个名字,我怎么毫无印象啊,按理说,中国比较厉害的侦探,我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这个人到底是谁?”

林星辰忧虑道:“我就是不认识这个人,我还以为你会知道他。”

魏仁武说道:“不管他是谁,他的推理到底怎么样?”

“很精彩。”林星辰很少称赞一个人,即使是魏仁武,她也很少夸奖他,但是舒泼,她却毫不吝惜地夸奖,足见舒泼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

但是,魏仁武却不太相信会有这么厉害的人物,他会不认识的,于是他说道:“那你举个例子,让我听听他的推理到底精彩在哪里?”

林星辰说道:“那我就说说,他刚出现在公众视线的时候吧。”

“洗耳恭听。”魏仁武掏出一根烟来点燃。

“那是你刚走的第一天,重案第一支队的赵队长正和他的两个手下去追查一桩毒品交易案,他们得到线人的报告,两个交易人会在一家港式茶餐厅会面,于是他们便身着便装假装路人去吃饭,来到了那家茶餐厅。那家茶餐厅生意很好,很难看出哪些客人会是毒品交易的接头人,赵队长和两个手下正在思考这个案子该怎么办的时候,他们的饭桌前突然坐来了一个陌生人。”林星辰详细地描述着当时的场景。

魏仁武深吸一口烟,说道:“不用多想,这个陌生人应该就是舒泼吧。”

“正是他,这个舒泼就这样突然出现在赵队长的桌上。正在办案的赵队长,难免会警惕起来,但是赵队长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于是便问他,‘你有什么事吗?’,舒泼却直入主题的说,‘我知道你,你是公安厅重案第一支队的赵队长,我也知道你来茶餐厅是为了侦查一桩毒品交易案。’赵队长心里犯起了嘀咕,他的那次行动是秘密进行的,竟然有人会当着他的面拆穿他。于是,赵队长更加防备问他,‘你是谁?你想怎么样?’舒泼却不紧不慢地说,‘赵队长无非是想破案,我能帮你。’赵队长也是我们厅里老江湖,他不可能轻易地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帮助,他试探地问道,‘你想怎么帮我?’舒泼说道,‘赵队长,无非是想找出毒品交易的接头人是谁,让我来告诉你,交易双方根本不是茶餐厅的顾客,他们一方是餐厅的厨师,另一方给餐厅送菜的人,他们将毒品藏在菜里面,每天餐厅的蔬菜交易,就是他们的毒品交易。’赵队长半信半疑地让他的手下按舒泼的说法去调查,没想到还真和舒泼所说的一模一样。”林星辰讲起来,就像亲身在现场似的,一清二楚,连细节都没有放过。

魏仁武哈哈笑道:“赵军那个趋炎附势的小人,想来一定像是遇到神仙一样的把他捧成座上宾吧。”

林星辰说道:“你还说中了,赵队长把他介绍给廖厅长后,在短短几天里,接连破获军火案、郫县仇杀案、川师上吊案等加上之前的毒品交易案,总共十桩案子,现在不但是赵队长,可以说整个公安厅都把他捧为座上宾,甚至媒体也在大肆吹捧他,说什么成都这个城市已经不再需要魏仁武了。”

很显然,最后一句话是林星辰为了激魏仁武的,魏仁武心里当然清楚得很,所以他笑道:“媒体从来都是墙头草,哪里有话题,他们就朝哪里钻,他们的话信一半就好。”

林星辰说道:“不管怎样,你是不是应该有所打算才对?”

魏仁武说道:“不管怎样,我觉得我应该会会那个侦探才对。”

林星辰嘻嘻笑道:“怎么?你想去挑战他么?”

魏仁武扔掉香烟,急道:“笑话,我魏仁武需要去挑战他么?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言过其实,毕竟是我不认识的侦探,我不相信他那么神。另外,我还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林星辰问道:“哪里蹊跷了?”

魏仁武摇头道:“现在还说出来,反正我就是觉得蹊跷。”

林星辰轻叹道:“我突然感觉最近你的脑子有点生锈了,以往的你觉得哪里不对劲,立马便能说出一大堆理由来。”

魏仁武说道:“总之你不要管,让我先去会会那个叫什么苏东坡的侦探。”

“不是苏东坡,是舒泼。”林星辰嘲笑道,“看来果然是生锈了。”

魏仁武毫不在意林星辰的嘲笑,他问道:“那么问题来了,我要去哪里找这个舒泼呢?”

林星辰说道:“舒泼很好找,他这几天出名之后,立马在公安厅附近办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明天正准备剪彩开业,据说明天还有很多媒体和公安厅的人物参加,你作为上一任刑侦顾问,正好也可以去参加参加。”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好,我明天就去参加他的开业大典。”

吃完饭,魏仁武便自行回家,回到家后,岳鸣的气依然没有消,他说道:“怎么,在外面吃好喝好了吧。”

魏仁武没有回答他,而是马着一张脸坐上了沙发。

岳鸣记着这个表情,这是魏仁武在思考的表情,这说明魏仁武这趟出去,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

既然有事发生,岳鸣也不是那种小孩子脾气,他赶紧放下两人之前的成见,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魏仁武悠悠说道:“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些挑战。”

岳鸣不明所以,问道:“到底是些什么事请?”

魏仁武将林星辰告诉他的,又跟岳鸣复述一遍。

“什么!新的刑侦顾问!”岳鸣当然十分震惊,“我们就去了北京几天,回来地盘就被人抢了!”

“又不是黑社会,什么地盘不地盘的。”魏仁武说道。

“不行,这种事情不能忍。”岳鸣暴跳道,“让我来看看,这个舒泼到底是哪路神仙。”

岳鸣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试图搜索一些关于舒泼的新闻,当他打开腾讯大成网的时候,发现竟然满屏舒泼的新闻。

尤其是头条那篇“城市新的英雄”,岳鸣点开这一篇,里面的内容写道:“春天来临之际,成都这座饱经风霜的城市也吹起了一阵春风,而这阵‘春风’的名字叫做舒泼,他的突然出现,让成都的罪犯无处遁形,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藏在某处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了,也再也不用担心谁突然掏出一把枪来对你的身体轰出两个窟窿,舒泼必将成为我们城市新的英雄,他也必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侦探,让我们一起对他顶礼膜拜吧!”岳鸣越看越生气,很明显那个炸弹和随处开枪的问题是针对魏仁武的,因为魏仁武在和“白虎”的争斗中,也确实造成了成都不小的损失,可能在人们的心目中,这笔账全记在了魏仁武的身上。

岳鸣还注意到了这篇新闻的落款人是伍月,就是那个伍巍的堂弟,也是那个之前把魏仁武捧出来的人,没想到现在他却立马跳槽去捧别人去了。

岳鸣实在看不下去那些通篇吹嘘舒泼的报道,他愤怒道:“这些媒体真是太会吹牛了,把那个舒泼吹得跟神一般,之前他们都没有这样吹过魏先生你,要知道这个舒泼才出现几天而已。”

魏仁武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才不管他是人是神,如果他是神,就最好。”

岳鸣突然想起什么来,说道:“你是想说,如果他是神的话,那么我们就做那个打败神的人吗?”

魏仁武哈哈笑道:“没错,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座右铭。所以,小岳,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见见这个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