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赌气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他的下落。”余先生非常抱歉地说道。

“连你们这个部门都不能查出他的下落吗?”魏仁武言语激动,显得非常失望。

余先生摇头道:“恐怕现在没人能够知道他的下落了。”

魏仁武低下头失落地说道:“的确,连你们部门都不能查出他的下落,那确实很难说有其他的组织能够找到他了。”

“也许他已经死了呢?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余先生说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摇头道:“不会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活着,只是藏起来了而已。”

余先生轻叹道:“总之,最后一次有他的消息,是在叙利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叙利亚吗?”魏仁武笑道,“还真是符合他的风格。”

“所以,对不起,魏仁武,我辜负了你的信任。虽然,这个我没帮上你,那你还有其他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余先生试图为自己的愧疚找补一下。

魏仁武拒绝道:“不用了,对于他在我心中的位置,任何人都无法代替,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余先生说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魏仁武又点燃一根香烟,缓缓道:“接下来,该干什么,我就继续干什么,直到他出现为止。我希望余先生能够帮我留意一下他,我必须要找到他。”

余先生承诺道:“放心吧,就算你不提醒我,像他这样的人,我们也一直在找他,如果我们一有他的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魏仁武点头道:“那就谢谢余先生,我也该告辞了。”

“你不想多呆一会儿吗?”余先生还想挽留住魏仁武多聊一会儿,在他的眼中,是非常赏识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

魏仁武婉拒道:“算了吧,余先生,我的助手还在博物馆外等我,我得赶紧回成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那我送送你吧。”余先生总是想和魏仁武的关系拉近一点。

“别这样,余先生,我是不会为你们部门卖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魏仁武的话让余先生无比震惊,他没想到他的意图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魏仁武给拆穿。

余先生心里其实还是挺高兴的,他果然没有看穿魏仁武,魏仁武绝对是他需要的人才,余先生不愿意放弃地说道:“没关系,魏仁武,我一定会把你收入麾下的。”

魏仁武冷冷道:“我那拭目以待了,告辞。”

魏仁武转身便离开了办公室。

魏仁武前脚刚踏出去,一个年轻人后脚便跟了进来。

这个年轻人是余先生的部下,余先生对他的部下说道:“以后,你要多注意这个魏仁武,多多地给我报告这个人的情况。”

年轻人点头回答道:“好的,余处长。”

另一边,“首都博物馆”外,全开的奔驰车已经等候多时了。

车里面的岳鸣已经等得不耐烦,他急道:“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全开哈哈笑道:“小岳,耐心一点,他们肯定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谈。”

李易也劝道:“是啊,岳哥,你稍安勿躁。”

岳鸣没好气地说道:“才刚刚认识而已,他们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难道不知道快错过上飞机的时间了吗?昨天也是,他明明早就知道‘白马盗’,却瞒着我们独自去捉拿,结果却让‘白马盗’跑了,他最近的表现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全开说道:“小岳啊,你要相信仁武,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他的道理的,我和他认识了这么多年了,我了解他。”

岳鸣不停地看着手表,秒针每跳动一次,他的心情就焦急一分。

“来了,来了。”李易已经看到魏仁武慢悠悠的身影。

魏仁武叼着香烟,走着八字步,慢吞吞地走近奔驰车,把烟扔掉后,才打开后座。

“你怎么才来啊!飞机都快飞了。”岳鸣急不可耐地催促道,“赶紧上车。”

魏仁武摊开手,一脸轻松道:“急什么,飞机飞了,就再买下一班呗。”说完,魏仁武才坐下汽车。

“李哥,麻烦快一点。”岳鸣急道。

“小李,你要开稳一点。”魏仁武偏偏要跟岳鸣抬杠。

李易呵呵一笑,发动了汽车。

“你今天故意气我么?“岳鸣质问魏仁武。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我是在磨练你的耐性。”

岳鸣说道:“本来,我的耐性挺好的,现在也被你快磨成神经病了。”

魏仁武满意道:“神经病也不错,好多神经病都是天才。”

岳鸣冷哼道:“你到底和那个余先生在谈些什么?”

魏仁武说道:“不告诉你。”

岳鸣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白马盗’的?”

魏仁武说道:“就不告诉你。”

岳鸣阴沉着脸说道:“我决定了。”

“你决定什么?”魏仁武好奇道。

“我决定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和你说一句话。”岳鸣很严肃地说道。

魏仁武哈哈笑道:“还真是小孩子脾气。”

最终,两人还是顺利在飞机起飞前登上了飞机。

一路上,岳鸣果然没有和魏仁武说过一句话,就连换登机牌,岳鸣都是直接把登机牌扔给魏仁武,就是不和他说话。

总算是回到了成都,魏仁武受够了北京那糟糕的空气。

走出双流机场,魏仁武迫不及待地对岳鸣说道:“小岳啊,突然肚子饿了,咱们快点回家做饭去吧。”

岳鸣根本不理会魏仁武,头也不回地走向停车场。

他们来时,岳鸣是开着“玛莎拉蒂”来的双流机场,他把车停在机场的停车场,算来,“玛莎拉蒂”已经在停车场有好几天了,灰尘都已经积了起来。

魏仁武无奈地跟着岳鸣上了车。

在回家的路上,魏仁武一直在试图挑逗岳鸣说话,他说道:“小岳啊,最近成都很太平嘛,林队长一直都没有打电话给我,说明没有什么棘手的案子。”

岳鸣自顾自地驾驶汽车,甚至都没有看过魏仁武一眼。

魏仁武放弃了,他点燃一根烟,悠闲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汽车行驶了大概十几分钟后,魏仁武突然指着路边大喊:“快停车,是‘白虎’。”

岳鸣赶紧踩急刹,大喊道:“在哪里?”

“哈哈哈哈哈哈……”魏仁武捧腹大笑,“没有‘白虎’,我骗你的,你终于肯说话了吧。”

“无聊。”岳鸣生气地又发动了汽车。

“喂,小岳,你都破戒了,就多说两句呗。”魏仁武调侃道。

但是,岳鸣立即又回到那个不理魏仁武的状态。

魏仁武的目的也不是一定要和岳鸣聊天,只要让岳鸣破戒,他就像偷了苹果的小孩一样高兴。

一路上,魏仁武一脸笑嘻嘻,岳鸣则是像家里死了人似的,阴沉着一张脸。

一回到左右小区的家里,魏仁武就躺在沙发上大喊道:“小岳,我好饿。”

“你不是那么牛逼么?你自己去做饭。”岳鸣既然已经破戒,便不介意和魏仁武说上一两句赌气话。

“别这样,论做饭,还是你牛逼一点。”魏仁武开始央求起岳鸣。

“好,我去做饭。”万万没想到岳鸣居然一口答应了,这倒令魏仁武挺意外的。

岳鸣一头扎进了厨房。

管他的,只要岳鸣去做饭就对了,魏仁武开始悠闲地看起了电视。

等岳鸣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他只端了他一个人的饭菜,果然岳鸣不会这么轻易地答应给魏仁武做饭的。

魏仁武急道:“你就做了一个人的?”

岳鸣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饭菜,一边冷冷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么,想吃饭,自己去做。”

魏仁武火了,他大喊道:“你还真干得出来。”

就在魏仁武纠结自己的肚子该怎么填饱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林星辰打来的。

魏仁武接通手机,有气无力地说道:“喂,什么事啊?”

林星辰说道:“听全开说,你从北京回来了。”

魏仁武说道:“我在北京的时候,你不关心一下,一回来你就立马打电话过来,看来是有大事发生啊。”

林星辰有些犹豫地说道:“确实如此,我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

“废话少说,找家餐厅,请我吃饭,咱们慢慢聊。”

“你没吃饭吗?”

“你这不是废话么,吃过饭了,我还让你请我干吗?”

“那好吧,我马上过来接你。”

“赶紧的。”

挂断电话后,魏仁武得意地对岳鸣说道:“怎么样!你以为你能把我饿死么,马上我就去吃大餐。”

岳鸣挥了挥筷子,说道:“快去。”

林星辰带魏仁武来到一家冷锅串串就餐。

魏仁武埋头只顾着吃,就像饿了好几天似的。

林星辰一筷未动,眉头紧皱,似乎有心事。

魏仁武吃了个半饱,才抬起头问了句:“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吗?你怎么一直不说呢?”

林星辰有些犹豫地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说吧。”魏仁武淡定地说道。

“你下岗了。”林星辰缓缓道。

“什么意思?”魏仁武一头雾水。

林星辰又顿了顿,才说道:“厅里聘请了新的刑侦顾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