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四、物归原主

回北京的路上,李易开着“奔驰S600”,载着三人。

魏仁武说道:“话说,李易,你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的吧。”

“魏先生,你怎么知道的?”李易对魏仁武开始使用尊称了,在他心里,对魏仁武的芥蒂已经完全解除。

魏仁武悠悠道:“你剪了头发,换了装束回家,是因为你非常尊重你的奶奶,她不喜欢你那刺头样,这说明你们俩的感情很深厚,一般和爷爷奶奶关系不错的,和爸妈的关系就不会太好,我说得对吧?”

李易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魏先生说对了一半,我不是和父母关系不好,是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是爷爷奶奶把我一人带大,然而爷爷在我读高中的时候也去世了,现在只剩下奶奶了,我当然应该孝敬她老人家。”

魏仁武突然笑道:“这么说来,我们俩还有些相似之处。”

李易好奇道:“咱们哪里相似了?”

坐在副驾驶的全开提醒道:“小李,不要乱问。”

魏仁武笑道:“没事的,全开,告诉他也无妨。”

李易不解道:“怎么了?”

全开阴沉着脸说道:“仁武的父母也去世了。”

岳鸣这时想起全开曾经告诉过他,魏仁武的父母是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被一名侦探所杀,这也是魏仁武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侦探的原因,不由得让岳鸣好奇起这段历史来,但是他又不敢问,因为魏仁武从来不提及,就证明这件事在魏仁武的心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李易一听魏仁武还有如此沉痛的事,反而对魏仁武的好感增加了,毕竟都是失去父母的人。

李易不想这样的话题再继续下去,他换个话题说道:“魏先生打算怎么处置这根权杖?”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答应了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完成,我打算物归原主。”

“还给博物馆吗?哎!老实讲,心里有点难以接受,没想到‘白马盗’这么沉得住气,案子到结束,他都没有出现过一个身影。”李易略显失望。

“哦,对了,我得先通知郭馆长一声,毕竟权杖已经拿回来了。”魏仁武突然想起来,说道,“全开,你应该有郭馆长的手机号码吧,给我一个。”

全开从自己的手机里找到郭凌的电话号码,念给魏仁武听。

魏仁武拨通郭凌电话,说道:“喂,郭馆长吗?”

郭凌在手机的另一头,问道:“是我,请问哪位?”

“怎么你连我的声音的听不出来了吗?魏仁武故意逗郭凌一下。

“你…你,到底是谁?”郭凌有点紧张。

魏仁武差点笑出来,他忍住笑意,说道:“我是老甘啊,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郭凌顿了顿,才好像突然醒悟道:“哦,是老甘啊,我还当是谁啊?”

“哈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郭馆长,我其实不是老甘,我只想告诉你,权杖在我手上,你想拿回去吗?”

“原来是魏先生啊,你还真调皮啊,就喜欢逗我。”郭凌也笑了起来。

“哎呀!郭馆长一听到权杖,便马上知道是我了,郭馆长还是挺厉害的嘛。”魏仁武诧异道。

郭凌说道:“因为我相信魏先生能够拿回权杖,所以魏仁武你拿回权杖之时,也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魏仁武说道:“郭馆长过奖了,不过你说中的是,我的确已经拿回权杖,这不,正准备给您送过去。”

郭凌说道:“魏先生太客气了,不但帮我找回了权杖,还要给我送到家里来,真是太感谢了。”

魏仁武说道:“郭馆长这你就误会了,我可不打算给你送到家里来,咱们在外面碰个头吧,好歹帮你找回权杖,再怎么样,你也该下个馆子,请我吃顿大餐,对不对?”

“对对对,魏先生简直说得太对了,魏先生想吃啥?”郭凌赶紧接道。

魏仁武思考了一下,说道:“还没想好,等见面了,再说吧。”

“那我们在哪里碰头呢?”

“远了,我也不认识路,就在你家楼下吧。”

“好,就在楼下碰头。”

魏仁武挂断了电话。

岳鸣问道:“怎么,郭馆长要请我们吃饭?”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阴险地笑道:“去掉那个们字,他只说了请我,没说要请我们。”

“真是抠门。”岳鸣赌气道。

“没关系,岳哥,郭馆长不请你吃饭,我请你。”李易慷慨地说道。

有人记着岳鸣,岳鸣便又高兴起来,他说道:“好呀,那魏先生你自己去和郭馆长过二人世界吧,我和李哥、全先生去吃饭。”

“去吧,去吧。”魏仁武毫不在意。

另一边,郭凌早早地便离开了“首都博物馆”,今晚上要和魏仁武一起用餐,以庆祝

“赫卡”权杖的回归,肯定得收拾收拾自己,才显得隆重。

郭凌翻完了整个衣柜,才找出一件合身的西装。

郭凌穿上西装,打上领结,满意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是魏仁武打来的。

“喂,魏先生,你到了吗?”

“我已经在楼下了,郭馆长,你赶紧下来吧。”

“魏先生,稍等片刻,我马上下来。”

“那你赶紧啊,我最讨厌等人了。”

郭凌挂掉电话,给镜中的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

郭凌出门前,还回头看了看他的屋子,才关掉大门。

走下楼来,郭凌就看见魏仁武拄着拐杖站在小区门口。

郭凌越靠近魏仁武,越发现魏仁武手中的拐杖有些眼熟,等郭凌彻底看清的时候,才发现,那哪里是拐杖,明明就是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

郭凌急道:“魏先生,你把价值十个亿的权杖拿来当拐杖,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魏仁武哈哈笑道:“不要太在意啦,我只想试试价值十亿的拐杖用着顺手吧,不过感觉还不错,一想到马上就要物归原主了,还有点舍不得。”

郭凌说道:“那魏先生小心一点,不要弄坏了它。”

魏仁武摇晃了一下权杖,说道:“放心,它结实得很。”

郭凌担心地深吸一口气,说道:“魏先生,我们去吃什么呢?”

魏仁武一脸惊讶地说道:“不会吧,郭馆长,你穿得这么隆重,还问我吃什么?我还以为你已经安排好了!”

郭凌尴尬道:“魏先生说哪里话,不是说好的,由魏先生想吃什么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一个外地人,怎么会知道北京有什么好吃的,难道郭馆长作为地主,不该自己找家好吃的饭馆吗?”

郭凌说道:“这…这,实不相瞒,我很少出去吃饭,一般都是在家里自己做饭。”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有些不快地说道:“算了,算了,先不吃饭了,还是先把权杖归还给应该还的人吧。”

郭凌走到魏仁武身前,说道:“既然这样,那魏先生就把权杖还给我吧。”

魏仁武后退了一步,犹豫道:“郭馆长,你在说什么?让我把权杖给你?”

郭凌愣在当场,不解道:“难道魏先生不应该给我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为什么要给你?”

郭凌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魏先生,你在开什么玩笑?是你说的该把权杖还给应该还的人啊。”

魏仁武点头道:“是啊,是我刚刚说的。”

“那现在,魏先生是反悔了?”郭凌问道。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魏仁武说一不二,怎么会反悔,郭馆长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既然如此,那魏先生为什么不愿意把权杖给我?”

“我不是说了么?我要把权杖给应该还给的人。”

老实讲,郭凌现在心里已经燃烧起怒火,但是又不好发作,他还是强忍地说道:“难道我不是那个应该拿到权杖的人吗?”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很明显,你不是那个人,所以我不能把权杖给你。”

郭凌疑惑道:“那我就问问了,这根权杖是属于埃及国家的,然而它被埃及委托展览在‘首都博物馆’,这些我说得对吗?”

“说得一点都没有错。”魏仁武承认道。

“好,既然权杖展览在博物馆,那么‘首都博物馆’便应该对权杖负起责任,这又对吗?魏先生?”

“这个,也说得不错。”

“作为‘首都博物馆’的馆长,也是‘首都博物馆’的负责人,在‘首都博物馆’要对权杖负责任的同时,馆长是不是最应该对权杖的负责的人呢?”

“很明显,是的。”

“那么权杖已经找回来了,这个权杖是不是就应该交给我这个‘首都博物馆’的馆长。”郭凌的语气略微有一点激动。

魏仁武没有马上回答,他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后,深吸一口,才缓缓说道:“前面都得不错,就最后那个有点小小的错误。”

“哪里有错误?”郭凌有些不明白。

魏仁武说道:“权杖是应该归还给‘首都博物馆’的馆长,但是这里必须有一个前提,前提得你是馆长才行,我说的对吗?白…马…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