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三、李易的老家

全开顿了顿,问道:“话说,仁武,你是如何查出权杖是小李拿走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今天早上再看了一眼监控,我之前一直认为是可疑的陌生人会假装是游客进入博物馆,但是看了监控后,根本没有这样的陌生人,只有李易最可疑。他进入博物馆的时候,穿着风衣,却背了一个很大的背包。李易对于博物馆来说,却不是可疑的人物,要知道你们两个受邀来为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安保,他背一个背包进来,完全可以解释是背着安保的工具来避开怀疑,但实际上他是背着作案工具。他假借你的名义,支开展览室的守卫,然后时机成熟之时,他便躲在监控看不到的角落,从背包里拿出扮演‘白马盗’的装束,偷盗了权杖。我们从监控中看不到‘白马盗’进入博物馆和逃离博物馆,是因为他根本没有离开过博物馆,等他偷盗完毕后,立马又换回自己的衣服,并且还把权杖藏在自己宽大的风衣里,还装着没事人一样又跑回现场和大家一起抓‘白马盗’,等大家确实找不到‘白马盗’之时,他才又背起作案工具离开。”

魏仁武一口气说了许多话,才把李易整个作案行动讲得一清二楚。

全开却偏离主题问了一句:“你只看了一眼?”

魏仁武得意地说道:“那当然,我魏仁武还需要看第二眼吗?”

另一边,岳鸣拆台道:“是啊,你这一眼就看了三个多小时。”

全开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魏仁武不服气道:“虽然三个小时,但是画面都不重复,怎么就不是一眼看完的了?”

“是是是,你说是,就是,行了吧。”岳鸣把脸撇到一边,假装让让魏仁武。

魏仁武不依不饶地说道:“喂,小岳,你这态度,我就要批评你了,咱们实事求是,不需要你让我。”

全开哈哈笑道:“好了,好了,这没有啥好争的,仁武你也不小了,就不要和年轻人呛。”

魏仁武又不服气了,急道:“什么叫我也不小了,我难道很老了吗?我明明只比小岳大几岁!”

全开笑道:“你看你,又开始把矛头指向我了。”

岳鸣也开始笑了起来。

紧跟着魏仁武也笑了起来,三人这才从李易事件的阴霾中走出,走向一个轻松愉悦的气氛。

因为北京和廊坊距离并不远,很快三人便来到了廊坊市。

据全开介绍,李易的老家便是廊坊市,而李易逃离北京,最有可能的就是回到老家。

于是三人直奔李易的家。

李易家里并不宽裕,他的老家是一间很古老的四合院,李易从小在这里生长,直到他去北京读大学。

虽然离开了廊坊,但李易依然经常回来,在他进入全开的“真相侦探事务所”后,他也经常跟全开请假回老家。

所以,全开知道李易是个恋家的人,当他失落或者有困难的时候,一定回到这里的。

全开敲开了李易家的大门,开门的人不是李易,而是一个身形佝偻,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奶奶。

老奶奶咧开没剩几颗牙齿的嘴巴,口音模糊地说道:“你们是谁啊?找哪位?”

岳鸣温柔地问道:“奶奶,这是李易的家吗?”

老奶奶一听到李易的名字,便和蔼地说道:“这里是李易的家,你们是李易的朋友吗?”

岳鸣说道:“是的,我们是李易的朋友,那他在家吗?”

老奶奶转头像四合院的内屋大喊道:“小易,不要睡了,快出来见客人了,你的朋友来找你了。”

老人家是实诚的人,她不会说假话,果然李易是躲在了家里。

内屋的房门打开,李易颓废地走了出来,这时的李易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刺猬头没有了,现在是个寸头,时尚的穿着没有了,现在只是简洁的黑色夹克。

看到李易现在这副尊容,魏仁武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笑道:“哈哈哈哈哈,小刺头,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李易没有理会魏仁武的嘲讽,而是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老奶奶这时突然骂道:“你个臭小子,客人来了,还愣着哪里干吗,去准备点开水,泡茶给客人喝啊。”

“哦,奶奶,我马上去烧。”李易像个乖孩子一样,立马一头转进了厨房。

老奶奶又笑脸面对魏仁武等三人,说道:“三位,屋里请,不要站在门口了。”

全开说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三人来到了李易家的客厅,李易为三人准备了龙井茶,老奶奶为三人准备了水果和瓜子。

四人围成一圈坐在一起,相对无言,每个人都在沉默地品尝着自己手中的茶水。

反而是旁边的老奶奶,一直在问:“你们都来自于哪里啊?看着不像是廊坊的人,小易在廊坊的朋友,我都认识。”

李易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奶奶,不要再啰嗦了,你先出去,我们几个还有些要紧事情要谈。”

“臭小子,现在翅膀硬了,就开始嫌奶奶啰嗦了,你爸爸当年都不敢嫌奶奶啰嗦,还说有什么要紧事,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要紧事?”虽然老奶奶嘴里一直在念叨,但她人却确实在往外走。

等老奶奶出了客厅,李易才开口问道:“全先生,你把他们俩带来,是想抓我回去吗?”

“小子,你用词不太准确,我们不是全开带来的,我们根据线索,自己找来的。”魏仁武没等全开开口,率先说道。

全开这时才说道:“我本来是准备一个人来劝你回去的,结果他们追上了我,至于他们是不是抓你回去的,还得问问他们。”

李易有些担忧地对魏仁武说道:“这么说来,你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了?”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得意地点头道:“你以为我是谁?小小的伎俩就像瞒过我么?你还真是天真。”

李易仰天长叹一声,说道:“我知道你厉害,全先生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提到过你的能力。也就是知道瞒不过你,所以才逃走的,心想能拖一天是一天,拖到明天,你就不能再插手这个案子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怎么可能会让事情等到明天,明天可是最后一天,如果还结不了案,我这张脸还往哪里搁,以后还怎么办案。”

李易低着头,绝望道:“现在你如愿以偿了,案子的真相你已经了解,我的藏身之处也被你找到,而我本人也正在你的面前,你现在是不是要抓我回去了。”

魏仁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上一口,缓缓道:“当初,全开找我来,告诉我这边有一个大案子,是关于‘白马盗’的,‘白马盗’是什么人物,那可是从来没有失手过的大盗,作为我们这一行的,我当然非常感兴趣,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全开。可是查到现在,我发现,盗走权杖的人,并不是‘白马盗’,而是假扮‘白马盗’的你,这让我非常地失望。你懂那种感觉吗?你本来是准备去抓一只大老虎的,却只抓住了一只猫。”

李易脸色难看,冷冷道:“你是在贬低我么?”

其实魏仁武话里有话,而魏仁武的话中话,连岳鸣都没有听出来,只有全开听懂了,全开说道:“小李,你魏先生的话虽然难听,但实际上他的意思是说,他要抓的人是‘白马盗’,而你不是‘白马盗’,他不准备抓你。”

“这个意思吗?”李易还是有点不能相信,要知道从魏仁武出现在李易面前的那一刻起,李易可一直没有给魏仁武任何的好脸色,是不是的还要顶上两句,眼下正是报仇的好时机,魏仁武会这样轻易地放过吗?如果角色互换的话,李易肯定是不会放过。

没想到的是,魏仁武点头道:“全开说得没错,我确实不准备抓你,特别是当我知道是你盗走了权杖后,当时立马脑子里就有一个念头,掉头就买回成都的机票。可我转念一想,不行啊,我还答应了另外一个人,我得在明天太阳落山之前,把权杖带回去,不然我就要失信于人,所以我还是选择来找你。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权杖你藏在哪里?”

李易站起身来,说道:“你们稍等我一下。”

李易离开了客厅,没过多久便返回来,手里多了一把散发着耀眼金色的像个问号似的弯钩权杖,不用多想,这一定就是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

李易手持沉甸甸的权杖,对魏仁武说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要把它一起带回来,才能确保它的安全。我估计你也应该知道了,我并不是真的想盗走它,这只是逼出‘白马盗’的计策,而如今‘白马盗’没有抓到,它对我也没有什么作用了,理应回到博物馆,现在我就把它交给你。”

魏仁武掐灭香烟,站起身来,接过“赫卡权杖”,缓缓说道:“它对你已经没有用处,但是到我手上,它的用处可就大了。”

魏仁武右手持着权杖的弯钩处,把权杖拄在地上,满意地说道:“这个挺合手的,我那根拐杖可以扔掉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