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完美的计划

“据说这个词语好像用得不够准确,我果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魏仁武无奈道。

全开微笑道:“仁武,你是一路追查到这里的吧。”

这时,岳鸣问道:“全先生,你为什么要避开我们?”

“这……”全开有些犹豫。

魏仁武替全开回答道:“因为全开现在处在一个矛盾心态,他找我们来办案是因为他不好亲自出马,然而因为我们的出现得罪了某人,现在他便又有些不想让我们参与到这个案子当中来。”

岳鸣不解道:“什么意思,什么会得罪某人?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这个某人指得是谁啊?”

魏仁武正要开口解释,却听到全开说道:“火车快开了,我们先上火车吧。”

三人说话间,候车厅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了,人群已经全部进站,离火车发车时间只剩下5分钟。

三人急急忙忙地进了站。

本来全开的座位在第三车厢,而魏仁武和岳鸣在第六车厢,但是三人为了在一起,全开放弃了第三车厢的座位,来到第六车厢。

三人为了避开人群进行秘密谈话,便都没有坐在座位上,而是到厕所旁聚集。

火车发车后,岳鸣才问道:“全先生,魏先生所说的某人,到底是谁啊?”

全开面色凝重,支吾道:“仁武说的某人,是指小李。”

“李易吗?他做了些什么?”岳鸣疑惑道。

全开没有回答,又是魏仁武代全开回答道:“他拿走了权杖。”

岳鸣大惊,差点就叫出声来,但是火车上闲杂人等太多,所以他强忍住那股冲动,压低声音问道:“这么说来李易真的是‘白马盗’?”

全开摇头道:“不,他不是‘白马盗’。”

岳鸣不明白了,他问道:“如果他不是‘白马盗’,那他为什么会盗走权杖呢?”

“谁告诉你的,一定只有‘白马盗’才能拿走权杖?”魏仁武说道。

岳鸣懵了,因为“白马盗”写信给博物馆,说他要盗走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而且从监控视频可以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面具人拿走了权杖,惯性思维来讲,就应该是“白马盗”盗走的权杖,而盗走权杖的人,也应该是“白马盗”。

但是现在魏仁武所提出的问题,打破了岳鸣脑子的这种惯性思维,他想反驳,却发现魏仁武的问题也是有道理的,毫无反驳的余地。

魏仁武接着道:“没错,理论上来讲,权杖是应该被‘白马盗’给盗走,盗走权杖的人,自然也应该是‘白马盗’,这一切都源于那封信。那封信上,有‘白马盗’的Logo,很容易让我们觉得想要盗走权杖的人是‘白马盗’,其实这是一种误区,是人类大脑模糊印象的一种误判。”

岳鸣的头绪,慢慢地已经被魏仁武给理顺,他缓缓道:“你是说?李易虽然盗走了权杖,但是他不是‘白马盗’?而‘白马盗’的那封信也不是‘白马盗’写的,而是李易写的?”

魏仁武点头道:“是这个意思。”

全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似乎也印证了魏仁武的推断是正确的。

岳鸣说道:“这么说来,李易为了摆脱偷盗的嫌疑,所以才想这种办法,把注意力转移到‘白马盗’的身上,而实则上,他才是真正的大盗。”

魏仁武摇头道:“只说对了一半,李易的确拿走了‘赫卡’权杖,他也的确是想嫁祸给‘白马盗’,但他不是盗窃,他只是把权杖藏了起来,在关键时候,他一定会交还回来的。对吧,全开?”

全开轻叹一声,回答道:“是的。”

事情渐渐地浮出水面,岳鸣总算是有些明白了,他问道:“全先生,所以这件事,你是知道的,然而你也许可了这件事的发生?”

全开一脸惭愧,不置可否。

魏仁武说道:“没错,全开是知道这件事的,李易之前就找他商量过,但全开那个时候是拒绝的,并用言语阻拦李易。而李易一意孤行,非要做这件事,眼看手下做出了违法的事,全开心痛不已,但是出于情感,他不能亲自捉拿手下归案,于是他才找上了我。”

全开长叹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希望你能阻止他的疯狂举动。”

岳鸣说道:“李易如果不是想盗走权杖,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魏仁武说道:“小岳,你还不懂吗?他盗用‘白马盗’之名拿走权杖,嫁祸给‘白马盗’,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逼出真正的‘白马盗’,并抓住他。”

“什么!他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岳鸣还是吃惊地发出了声音,所幸他这句话没有说出什么关键词语,因此并没有引起旁人注意。

全开说道:“是的,小李确实是为了抓住‘白马盗’才做出的这些事情,而且他研究了‘白马盗’已经很久了,他甚至认为‘白马盗’将会是他职业生涯最终的目标。小李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他对某些目标又太执着了一些,我以前也犯过这样的错误。”

说到这里,全开看了看魏仁武,魏仁武把脸撇到一边,避开了全开的眼神。

全开接着说道:“有一天,小李兴奋地跑进我办公室跟我说,他有办法抓到‘白马盗’,我本以为他有一个完美的计划,要知道小李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侦探,所以他的意见,我一般也是会听取的。他那天告诉我,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马上就要登陆‘首都博物馆’,如果这个时候,假借‘白马盗’之名给博物馆写一封信,‘白马盗’便一定会出现。天底下都知道,‘白马盗’想要盗取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如果‘白马盗’写信给博物馆,说要盗取权杖,而他没有来的话,那他‘白马盗’的面子往哪儿放,哪怕那封信是伪造的,只要所有人都认为那封信是‘白马盗’写的,他便一定会来的。”

听到这里,岳鸣赞叹道:“不得不说,李哥确实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他的这个策略也应该能逼出‘白马盗’,可是你们完全可以设下陷阱等着‘白马盗’来偷权杖,他也没必要拿走‘权杖’啊。”

全开摇头道:“小李认为,我们并没有完全的把握拿下‘白马盗’,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更稳妥的方式,自己扮演‘白马盗’把权杖拿走,藏起来。这样,‘白马盗’也无法找到权杖,但是‘白马盗’一定会出现拿回权杖的,因为全世界都知道‘白马盗’盗走了权杖,包括‘白马盗’销赃的买家,如果买家们知道‘白马盗’手上没有权杖,会让他以后的生意很难处的。”

岳鸣终于全盘明白了这件事的始末,他说道:“这个计划,听上去确实是万无一失,可全先生你为何要反对?”

全开回答道:“没错,听上去,这个计划,我毫无理由去反对,可是终归来讲,这个计划不是一个合法的办法,私自拿走权杖,这可是重罪,我没有办法劝自己同意小李的行动。”

岳鸣说道:“可是,李哥还是私自行动了。”

全开说道:“是的,他最终还是这样做了,出于人情,我不能捉拿跟了我多年的助手,出于法律,我又不能放任这种违法行为。”

“于是,你才会找上我,希望我能捉拿李易。”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全开啊全开,你这个优柔寡断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啊。眼下,李易看到你邀请了我和小岳来侦查这个案子,他怕了,所以他才跑了的,而你全开,看见他跑了,心里又开始犹豫找我来是对还是错,所以才想瞒着我们,自己去把李易找回来。”

全开长叹一声,说道:“仁武,是我教导助手无妨,我才是那个罪人。”

魏仁武说道:“你的确有罪,罪还不轻,不过你罪不在于教导无妨,而是阻碍了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选择自己正确的道路。”

“什么?”全开惊讶道。

魏仁武接着说道:“李易是个充满大胆想法的年轻人,你说他太执着了,我并不认为执着是一件坏事,执着可以激发人类很多未知的潜力,他对于‘白马盗’的执着,便激发了他能够设下这种令‘白马盗’左右为难的计划。而你,全开,却抹杀了这个年轻人大胆的想法,如果他同意了你的反对,将这个计划埋藏在心里,那么对于他的成长,无疑是一种打击,所以,全开你的的确确是个罪人。”

“我明白了。”全开惭愧地低下了头。

岳鸣也感叹道:“可是说到底,‘白马盗’好像依然没有出现。”

全开说道:“是啊,只要‘白马盗’不出现,计划最终还是失败的,盗窃的人,依然还是小李。所以,仁武,我邀请你来北京,为的是让你捉拿小李,现在事情你已经全部清楚了,马上我们也能见到小李,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魏仁武嘴角上扬,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