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推断失误

岳鸣说道:“这么说来,郭馆长确实表现的太过淡定了,或许是他性格就是如此沉稳呢?”

魏仁武说道:“每个人在碰到与自己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事情上的时候,即使平时再沉稳的一个人,也不能表现的如此淡定,所以郭馆长对这个案子的真实看法到底是怎样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看出来的是,郭馆长对余先生的到来,还是表现出了紧张感。”

岳鸣疑惑道:“他怕余先生吗?”

魏仁武摇头道:“不知道,但是两人之间有一些瓜葛也说不定。”

岳鸣感慨道:“本来以为这只是个比较有难度的‘盗窃案’,却没有想到这中间会牵扯出这么多复杂的关系,就像是掉进了一个陷阱里面。”

魏仁武哈哈笑道:“放心吧,不论是什么,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魏仁武也不会让自己吃一点亏的。”

平静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跌宕起伏的一天的即将开始。

这一天,魏仁武和岳鸣早早的起床。

现在才早上十点钟,两人起这么早,倒不是因为心急着破案,而是魏仁武想早点起床尝尝地道老北京的早餐。

两人按以往选饭店的方法,专挑店铺陈旧但生意兴隆的早餐店,找到了一家“陈记饭店”。

“陈记饭店”客人爆满,魏仁武和岳鸣只能在门外,单独搭一张小桌子坐下。

魏仁武要了一碗煮卤和炒肝,满脸幸福的品尝着,并对岳鸣说道:“你也赶紧尝尝,学学这个手艺,回去了也可以自己弄。”

岳鸣也尝了尝,摇头道:“不太好弄,这些菜,很多原料都是独门秘制的。”

魏仁武说道:“你要相信自己,你可是我魏仁武的御用大厨。”

岳鸣瘪着嘴,说道:“恐怕不止是大厨吧,还是你的御用奴隶、御用仆人、御用提款机、御用老妈。”

魏仁武哈哈笑道:“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

岳鸣说道:“我们是不是好歹应该给全先生打了一个电话,把他叫上一起吃。”

魏仁武点头道:“没错,是该叫他来,好歹我们也是他的座上宾,他应该来付早饭钱。”

岳鸣白了魏仁武一眼,说道:“我是说,叫他来吃早饭,不是说叫他来付早饭钱。”

魏仁武说道:“没错,先叫他来吃早饭,再叫他付早饭钱。”

岳鸣轻叹道:“你呀,真是抠门到一种境界了。”

魏仁武耸了耸肩,继续品尝他的美味。

岳鸣立马掏出手机,拨通全开的电话。

全开在手机另一头问道:“小岳啊,有什么事吗?”

岳鸣说道:“全先生,你现在有空吗?我和魏先生在吃早饭,你要不要来一起?”

全开声音低沉地说道:“不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慢慢用早餐吧。”

岳鸣失望地回答道:“哦,那全先生……”

岳鸣本来还想问全开什么时候去“首都博物馆”来着,却被全开挂断了电话。

岳鸣一脸茫然。

魏仁武问道:“怎么了?”

岳鸣尴尬地回答道:“他说有事,不过来,就挂断了电话。”

魏仁武没好气地说道:“大清早的能有什么事,肯定是不想给我付早饭钱。”

岳鸣又白了魏仁武一眼,说道:“全先生才没你这么抠门呢。”

用完早餐后,魏仁武和岳鸣便再次来到了“首都博物馆”。

郭凌早早就在博物馆等候,他一看到魏仁武便问道:“咦,今天就只有魏先生和小岳来了的,全先生呢?”

魏仁武悠悠道:“他说他拉肚子,来不了。”

岳鸣在一旁,无奈道:“他明明说的他有事,什么时候又在拉肚子了?”

郭凌呵呵笑道:“没事,全先生有事,就让他忙他的吧,我们这不是还有魏先生在么。”

魏仁武说道:“没错,有我在,全开就算在也只是个摆设,不在更好。”

岳鸣都懒得搭理魏仁武。

魏仁武又说道:“郭馆长,能不能让我看看‘白马盗’寄给博物馆的信?”

郭凌说道:“当然可以,两位请到我办公室来。”

魏仁武和岳鸣随郭凌来到了办公室,郭凌将信件从抽屉里拿出来,递给魏仁武。

魏仁武定睛一看,这封信是由纯白色的信封包裹着的,信封已经开封。

魏仁武从信封中取出一张白色的信封纸,信封纸上只有寥寥几个字:“我将于3月2日拿走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字迹清晰,笔风奔放不羁。

魏仁武心里推测,写出这样的字的人,自己也应该是一个果敢而自我的人。

信的落款处,画着一只奔驰的骏马,这个Logo是“白马盗”独有的,每一个知道“白马盗”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个>

魏仁武将信卡装进信封里,又将信封收入自己的口袋中。

魏仁武说道:“郭馆长,我想再去监控室里看看监控。”

郭凌说道:“那请跟我来。”

三人便又来到了监控室。

魏仁武对监控室的保安说道:“麻烦用快进四倍的速度,帮我放一下盗窃案发生的那天,全天的监控。”

保安点头道:“好,请稍等。”

魏仁武拿了张椅子放在监控墙的面前坐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蓝娇”香烟点燃,他要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他还要将自己的眼力发挥到极限,来找出任何可疑的地方。

当视频开始放的时候,魏仁武是真的如一尊雕像一般,一动不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岳鸣试着看了一下视频,很快便头晕眼花,他再强忍着多看一会儿,竟然还有恶心反胃的感觉。

魏仁武能在刑侦界达到这样的高度,果然绝非偶然和天赋,能像计算机一般的浏览十几二十台快速播放的监控器,还不会放过一个细节,绝对是经受过高强度的训练才能办到的,这也不禁让岳鸣好奇起魏仁武的过去,他是经历过一些什么后,魏仁武才变成现在的魏仁武的。

三个小时过去了,魏仁武没说一句话,没喝一口水,没动一下身,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当视频放到“白马盗”偷取权杖的时候,魏仁武才闭上眼睛,说道:“停。”

“怎么样了?”岳鸣急道。

魏仁武闭着眼睛,说道:“先别说话,让我休息十分钟。”

十分钟很快便过去了,魏仁武才缓缓睁开眼睛,他说道:“郭馆长,我问你,为什么权杖的展览间外,当时没有人把守?”

“这个嘛……”郭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魏仁武说道:“郭馆长,我得提醒你一句,我们还剩下两天时间,如果我们还找不回权杖的话,我相信,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一定不止是我。”

郭凌双目游离,他犹犹豫豫地说道:“是全先生这样安排的?”

魏仁武疑惑道:“全先生安排的?是他本人安排的吗?”

郭凌摇头道:“不是全先生本人安排的,是他的助手小李代为传达的。”

魏仁武惊讶道:“都不是全开本人来说,你们就这样安排了?”

郭凌说道:“小李是全先生的助手,我想他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就没有多加怀疑了,况且博物馆里保安的布局,本身也是全先生在指挥,我就算改变了布局,他也应该看得见,他没有发表反对意见,也应该是默认了的啊。”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

岳鸣问道:“魏先生,这其中有什么端倪吗?”

魏仁武说道:“我看了一下当天所有进出博物馆的陌生人,完全没有我心目中的那种嫌疑人,比如没有人拿着可疑的包,没有人是单独鬼鬼祟祟的行动,我之前的推断就很有可能存在错误。”

岳鸣惊讶道:“你居然否认了自己的推断,我的天啦,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魏仁武白了岳鸣一眼,说道:“有什么好惊讶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况且我又不是超人,再说了,超人也还不是犯过错。”

岳鸣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然而这个时候,郭凌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事件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权杖的踪影也就越来越模糊,但是时间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郭凌说道:“魏先生,就像你刚刚提醒我的,我们还剩下两天时间,如果我们还找不回权杖的话,我相信,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也一定会包括你。”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得声音颤抖,一边掏出一根烟来放在嘴边,他忍住笑意,猛抽了一口香烟,说道:“我魏仁武是谁,我魏仁武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我只要说了三天能找回权杖,就一定会找回的。”

郭凌轻叹道:“好吧,魏先生,我相信你,而且我现在也只能相信你了,因为全先生已经自认无法找回权杖,而我自己也没有能力,只是希望魏先生不要让我失望。”

魏仁武说道:“我不给任何人希望,所以你也不用在身上心存依赖,不过呢,虽然之前我的判断是有些失误,但我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全开并不是没有能力找回权杖,而是找回权杖的关键,可能就在全开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