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神出鬼没

监控下,一袭白色风衣,带着一副白色面具的男人出现在镜头前,男人头顶白色的礼帽。

魏仁武说道:“‘白马盗’的面具好像《V字仇杀队》里V的面具,但是他是从哪里进入博物馆的,好像突然便出现在图坦卡蒙的展览间外。”

是的,“白马盗”仅仅是突然出现在展览间外的监视器前,之前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架监控器前露出过身影,按理说他穿得这么高调,就算能避过无处不在的监控器,也不能避过大楼内到处徘徊的保安。

“白马盗”莫非是会隐身术?不然这一切就不合理。魏仁武当然不会相信世上会有隐身术这种迷信的东西存在,他只信奉一个真理,任何事物只要发生了,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无论是事还是物。

只见“白马盗”不顾警报声作响,猛地冲进图坦卡蒙的展览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根铁丝打开了防弹玻璃匣的锁,取走权杖便迅速离开,很快便消失在镜头前,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白马盗”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任何一个镜头前出现过,就又好像隐身起来了一般。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微笑道:“这么来看,这个‘白马盗’还挺有能耐的嘛。”

接近着,大楼里的保安和全开纷纷赶往展览间,再不久,李易和郭凌也来到了展览间。

郭凌这时说道:“差不多就到这里了,我们有关人员全部都在展览间,然而权杖已经被盗,‘白马盗’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魏仁武看着全开,说道:“全开,你有什么意见?”

全开摇头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问你也是白问,从目前来看,‘白马盗’唯一让人不明白的是,他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穿着这么一身马戏团的服装进入博物馆,避开所有监控和保安,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展览间,在盗走权杖后,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避开所有监控和保安,离开博物馆的。”

李易不屑道:“又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我们又不瞎,我们难道看不出来这个情况么?”

魏仁武根本不在乎李易说什么,在他的眼里就好像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

魏仁武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朝监控室外挪动,说道:“总之,又回展览间,我要看看‘白马盗’到底玩了些什么把戏。”

众人又站在了展览间外,魏仁武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这一次,大家依然不敢打扰他,甚至连李易都再没有嘲讽,他也想看看魏仁武到底能找出一些什么样的线索来。

突然魏仁武说道:“我发现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所有人几乎同时惊道。

“我发现……”魏仁武故意卖个关子,所有的人的心都悬到嗓子眼了。

魏仁武抚摸着肚子,说道:“我发现我肚子饿了。”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本以为魏仁武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结果却是这样的结果。

李易转身说道:“果然还是个跳梁小丑,你慢慢玩,小爷不伺候了。”

李易背着手,便欲离开博物馆,全开在他背后大声喊道:“小李,小李……”

可是李易就像耳朵聋了似的,完全不理会全开,自顾自地离开了。

全开一脸尴尬地对魏仁武说道:“对不起,仁武,小李他还年轻,还不懂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魏仁武摊开手,无辜地看着岳鸣,说道:“你也很年轻,好像你倒挺懂事的。”

岳鸣无奈地摇摇头。

全开焦急地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反正还有三天,我相信你的能力,我去看看小李。”

“好歹我也跟你从成都来北京,你都不招待我吃上一顿,算了算了,赶紧去看看你那非主流助手吧。”魏仁武调侃道。

全开看了一眼岳鸣,说道:“那我先走了,明早打电话再见吧。”

岳鸣点头道:“好的,全先生,你先回去,早些休息,明天才是真正该工作的时候。”

全开也走了,现在只剩下魏仁武、岳鸣、郭凌三人。

魏仁武看着郭凌,露出诡异的笑容,他笑道:“郭馆长,我们两个远道而来,你难道就不该做东,请我吃点啥吗?”

岳鸣说道:“你的脸皮还真厚,哪有自己要求别人请客的道理。”

郭凌哈哈笑道:“不,魏先生说得没错,两位远道而来,我是应该尽尽地主之谊,这样吧,我家就在附近,两位如果不嫌弃,就请到寒舍,由我亲自为两位做上一顿饭。”

魏仁武满脸期待地说道:“一般该直接说自己做饭的人,那厨艺一定有两把刷子,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还请郭馆长带路。”

郭凌的家离“首都博物馆”确实不远,走路,也只需要十分钟,当然魏仁武现在还不能正常的走路,所以他们还是多花了十分钟才到郭凌的家。

郭凌的家是三室两厅的房子,在成都的话,这可能只是一间普通的房子,但是放在北京,这栋房子,就可谓价值不菲了,换算下来,足够在成都弄一套别墅。

所以一进屋子后,魏仁武便感慨道:“郭馆长,你挺有钱的嘛。”

郭凌微笑道:“都是积攒了大半辈子,才赚到这样的一栋房子。”

魏仁武说道:“是啊,社会上有多少人,为了这么一栋房子,辛苦拼搏,早出晚归,省吃俭用,牺牲自己的梦想,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买房子,我可不愿意做房子的奴隶。”

一旁的岳鸣,调侃道:“你当然不愿意买房子,你现在住在我的房子里,还不收你租金,你还需要买房子吗?”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怎么越来越精明了,竟然开始拆穿我。”

郭凌这时说道:“两位先在客厅里休息一下,我去厨房准备准备。”

魏仁武说道:“郭馆长请便,我们知道该怎么去打发时间。”

郭凌弯曲着身子,一头钻进了厨房。

魏仁武是个喜欢观察的人,而且好动,就算他现在已是个半残疾,他还是闲不下来,他带着岳鸣在郭凌的家里转悠了半天。

一边转悠,魏仁武一边跟岳鸣说道:“看来郭馆长真正的家也不是在这里,他的房间里摆放着不少家人的照片,他的老婆,他的孩子,但是除去主卧室外,副卧室的衣柜里有些孩子的衣物,衣物有些霉味,说明已经很久没人动过那些衣物,看来他的家人不常来这里。”

岳鸣点头道:“看来是这样,像他这个年纪,还背井离乡离开家人到北京这个地方打拼,实在是不容易。”

“话说,郭馆长还是个左撇子。”魏仁武指着屋里的陈设,“你看,很多东西都是放在左边的,电视遥控器放在茶几的左边,报纸放在茶几下的左边,电视柜下,常用的东西也都放在左边。”

岳鸣点头道:“现在,好像左撇子还是挺少见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但是好像侦探里,左撇子就挺常见的。”

的确,左撇子会经常被一些侦探用来作为决定性证据,当这个梗第一次被使用的时候,你或许会觉得这种方式很新颖,让人出乎意料,可是一旦用烂了后,它就会变得很乏味,甚至令人作呕。

岳鸣的目光突然被墙上挂着的一副书法吸引住目光,岳鸣指着那副书法,对魏仁武说道:“这副字,苍劲有力,却潇洒自如,写得真是太棒了。”

魏仁武也把目光聚集在书法上,这副书法总共四个字:“天道酬勤。”

魏仁武解析道:“从一个人写的字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习惯和做派,而这副字上来看,郭馆长是一个勤奋而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并且学识渊博,不过想来,没点学识的人,也不配在博物馆当馆长。”

这时,郭凌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他准备了丰盛的晚宴,烤鸭、京酱肉丝、生拌黄瓜、煎饺。

魏仁武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自从下了飞机以后,他还没吃过任何东西,他简直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肚子,他很少会委屈了自己的肚子的。

现在,是魏仁武好好安慰自己受了委屈的肚子的时刻。

郭凌微笑道:“魏先生,我的手艺还合你胃口吗?”

魏仁武根本没有功夫去回答郭凌的问题,他的嘴巴已经被美食给塞满了,当然这也许就已经是答案了。

岳鸣笑道:“看他的样子,就知道郭馆长的厨艺,功力深厚。”

郭凌笑道:“平时博物馆的事情也不太多,所以闲暇时刻,就喜欢捣鼓一些没用的东西。”

岳鸣说道:“郭馆长太客气了,做饭怎么能算是没用的东西呢,它可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啊,而且郭馆长还不止这一项技能,我发现郭馆长的书法也非常的不错。”

郭凌指着墙壁上的书法,说道:“你说那个吗?”

岳鸣点头道:“是的,我从小也比较喜欢书法,吃完饭,郭馆长能给我露两手吗?”

郭凌说道:“我的字其实还很拙劣,如果小岳不嫌弃,那我只有献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