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条件交换

在郭凌的办公室里,全开、魏仁武、李易、岳鸣、郭凌坐在一边,而另一边坐着一个留有平头,西装革履,眼睛特别小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精瘦的年轻人站在旁边,但他的眼神能看得出来特别精神。

这两个人的脸上显得格外轻松,那个小眼睛男人说道:“郭馆长,这些都是什么人?”

郭凌非常谨慎地介绍道:“回余先生的话,这位绅士般的侦探是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全开,还有这位比较时尚的年轻人是他的助手李易……”

小眼睛男人的眼睛特别聚焦,他把焦点聚集在魏仁武的身上,并问道:“郭馆长,全先生我是知道的,我们部有些时候在某些案件上,也是会找全先生进行研究的。所以,我是在问这个人是谁?”余先生指着正在品味“蓝娇”香烟的魏仁武。

在这个房间里,余先生对面的几个人表情都显得十分严肃,独独只有魏仁武不但没有一点紧张感,还抽起了香烟。

“这位是……”郭凌略显紧张地正要介绍魏仁武。

却听到魏仁武自我介绍道:“我叫魏仁武,余先生,初次见面,幸会幸会。”

在中国,初次见面的人,难免应该握手来以示尊重,但魏仁武却丝毫没有站起来握手的意思。

余先生有些厌恶地说道:“这位魏先生,难道不知道北京是禁止公共场所吸烟的吗?”

“对不起,我是第一次到北京,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魏仁武掐灭了香烟,“但是,老实讲,我并不觉得我的烟味能比北京的空气更糟糕。”

余先生哈哈笑道:“这倒是句老实话,我赞同。”

本来郭凌眼见余先生对魏仁武的抽烟行为不满,还紧张了一下,但是看到余先生对魏仁武似乎产生了点好感,便说道:“这位魏仁武先生是全先生的大学同学,也是成都公安厅聘请的刑侦顾问,是非常知名的侦探。”

魏仁武纠正郭凌道:“我不是侦探,我就是刑侦顾问,不过我的助手岳鸣倒是个侦探。”魏仁武趁机又介绍了一下岳鸣。

岳鸣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么多厉害的人物面前,他哪里敢自称侦探。

余先生对岳鸣丝毫提不起兴趣,他倒是对魏仁武非常感兴趣,他说道:“其实,魏仁武,我也是知道你的,你的能力不错,很适合我们部门,但是你现在名气越来越响亮。要知道,我们部门是不能接收名气太大的人。”

魏仁武悠悠道:“那谢余先生厚爱了,不过我本身也对你们部门不感任何兴趣。”

余先生嘴角抽动,缓缓说道:“闲话好像说得太多了,我们来说说正经事吧。”

魏仁武摊开手,无奈道:“恐怕余先生一谈这个事,就得对我们下逐客令了吧。”

余先生笑道:“你说得不错,这个案子既然我们已经接手了,你们就可以回家去吧。”

全开这时急道:“余先生,这次权杖被盗,我需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所以这个案子请让我继续参加。”

余先生摇头道:“那可不行,我们部门的工作都是机密,研究的时候可以找外人协助,但行动的时候,绝对不允许有外人的存在,所以全大侦探,只能跟你说抱歉了。”

这时,魏仁武轻松地说道:“余先生,我和全开的意见不一样,我不会说我想要协助你们去侦破此案,我想说的是,请你们一边玩泥巴去,这个案子交给我就对了。”

当魏仁武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被吓了一大跳,魏仁武竟然公然挑衅起“国家安全部”的人,这真是胆大妄为,目中无人。

大家都在等待余先生发火的时候,余先生却出乎意料地大笑了起来,他笑道:“魏仁武啊魏仁武,你还真是无所畏惧啊,像极了你爸爸。”

“哦?余先生还认识我爸爸?”魏仁武好奇道。

余先生说道:“再我们那个年代,恐怕很少有人会不认识魏真的吧,那个时候的魏真,勇敢而机智,在他手里侦破的案子多如繁星,与他对着干的罪犯,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魏仁武轻叹道:“可惜啊,他最终还是死了。”

余先生也长叹道:“是啊,他的死,为中国整个刑侦界都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魏仁武说道:“余先生,你好像又扯远了。”

余先生说道:“对,对,又扯远了,让我们回到话题,我想说的是,魏仁武,你凭什么让我们不管这个案子。”

魏仁武又抽出一根烟来点燃,这一次余先生没有阻止他,魏仁武说道:“因为你们不能插手这个案子。”

众人大惊,魏仁武为什么会这样说?

“哦?我倒想听听你凭什么这么说?”余先生非常的好奇。

魏仁武说道:“我不是个喜欢胡说八道的人,我这么说,自然是有我的理由的。这一次,埃及带着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来华,受到了媒体极大的关注,然而这次权杖被盗,依然会被媒体大肆渲染。因为这次的展览,是埃及方面主办的,我国合办,所以偷盗事件也上升为一个国际问题,这也是你们会介入的主要原因。”

余先生点头道:“没错,老实讲,偷盗这种事,确实不该由我们来管。”

魏仁武接着说道:“没错,一个区区偷盗事件,由你们部门来展开调查,确实有些大材小用,但是为了让埃及方面安心,又不得不动用一些有实力的部门,但是这样也就暴露了一个弊端,埃及方面是安心了,本国的媒体则不会安心,他们会认为这里面是不是另外有其他的蹊跷,因为‘国家安全部’的特殊性,又无法跟媒体解释工作,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这个案子也会越来越说不清楚。”

在魏仁武说完这些话后,余先生陷入了沉思,在他思考良久后,他才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既然你能这么说,我想你也应该有应对的办法了吧。”

魏仁武自信地回答道:“那是当然的,就像我刚刚说的一样,这件事,你们就不要插手了,躲在一边,看我表演就行了。”

余先生有些疑虑的说道:“你是想说,只要我们不插手,媒体就不会有机会加大对这个案子的影响?然后,只要把这个案子交给你来侦办,也一定能够拿下这个案子吧?”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魏仁武淡定地抽着烟。

“你还真是自信啊。”余先生哈哈笑道。

魏仁武摊开手,轻叹道:“没办法,实力在这里摆着的,就是这么自信,更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还有我的助手,以及全大侦探和他的助手的协助。”魏仁武说到这里,看了一眼不服气的李易,只见李易狠狠地哼了一声,以做回应。

余先生说道:“话虽如此,如果交给你们,这无疑是一场赌博,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呢?”

魏仁武说道:“我本来想说,任你处置,但是好像对于我们这些小屁民来说,是死是活,好像也无关痛痒。”

余先生点头道:“没错,是没有什么价值可言。”

魏仁武说道:“那么我还有其他筹码吗?”

余先生哈哈笑道:“其实,你手上还真有我想要的东西。”

魏仁武好奇道:“是么?那么我身上有什么你想要的?”

余先生说道:“怎么说啦,有时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巧在你身上,有我们部门需要的东西。”

魏仁武疑惑道:“那请余先生说来听听。”

余先生顿了顿,说道:“‘封神会’。”

魏仁武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大笑了起来,他笑得手上的烟都滑落了,他笑道:“余先生说话,果然一套一套的,恐怕你在我刚踏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了,拐弯抹角了半天,总算是说出来了,难怪无论我怎么无礼,你都没有发怒,原来是等着这个。”

余先生长叹一声,说道:“没有办法啊,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不长个心眼怎么行,况且,是你想要权杖的这个案子的,那么你总得拿出来点像样的东西做为交换吧。”

魏仁武说道:“好难抉择啊,两边都是我感兴趣的案子。”

余先生说道:“人生总是得面对抉择,所以做出你的选择吧。”

魏仁武顿了顿,抚摸着八字胡,说道:“我这个人,很喜欢吃,但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吃亏,所以,我可以答应你,我会在三天之内破案,如果三天之内我破不了这个案子,你们再重新接手这个案子,并且我会把‘封神会’的案子也交出来,由你们来处理。不过,如果我破案了,我还有个附加条件。”

“什么条件?”余先生疑惑道。

“如果我按时破了这个案子,我希望余先生能给我提供一个人的信息。”魏仁武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余先生大笑道:“魏仁武,你果然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到底想打探什么人的信息?”

魏仁武奸笑道:“我要卖个关子,等这个案子结束后,你就会知道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