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红衣女郎

岳鸣又道:“我希望阿姨能更多的给我们提供更多信息,让我们用行动来慰籍亡灵。”

死者妈妈点点头。

岳鸣微笑道:“那阿姨,跟我说说,你儿子在出事前,都有哪些奇怪的举动没有?”

死者妈妈收拾了眼泪,答道:“是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之前他不是得了‘抑郁症’嘛,我请了一个心理医生给他看看,但是一直没有效果。后来他出事前的一周里,突然像病全好了一样,开始经常出门了,而且脸上也多了很多的笑容。因为看着儿子变好了,也没有特别的在意。可是就在他出事的前一天,他又变得消沉了,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消沉,嘴里还老是念叨‘为什么……为什么’,我当时很担心啊,问他,他也不说。第二天就独自出门,一直到晚上,警方通知我,他……”她又忍不住眼泪了。

岳鸣完全明白,深挖自己的伤心事,是需要勇气的。

等死者妈妈再次强忍住悲伤后,岳鸣才说道:“能介绍我认识一下你儿子的心理医生吗?我想透过他,了解一下你儿子的心理状况,希望从中能找出害死你儿子的人。”

死者妈妈说道:“没问题,我儿子的医生,是‘逆境心理咨询所’的黄医生,我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你吧。”

黄医生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女性,不看外形的话,她可能挺富有知性美,然而看外形的话,如果再年轻点,再瘦一点,也许会是个美女,但现在实在是太胖了。

老实说,岳鸣并不太想和这个黄医生聊太久,当一个肥猪坐在你面前,边吃零食边说话,你可能比岳鸣更没有耐心。

特别是当黄医生说出:“不行,我不能把患者的资料给你,这是职业操守!”的时候,岳鸣当真连骂人的心都有了。

毕竟岳鸣是有素质的人,所以岳鸣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黄医生,人命关天,职业操守这种事,也是可以适当变通的嘛。”

黄医生态度坚决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

岳鸣多次恳求,最后岳鸣还是说服了黄医生。只不过,岳鸣不是靠语言说服的,还是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黄医生开始讲述向南,向南就是那个坠楼的男生,黄医生说道:“小向刚来的时候,十四岁,心灵十分的脆弱,他的心灵创伤,多数来自于他的家庭,还有校园暴力,然而因为他个性内向,将各种不良情绪压抑在无意识里,便导致他最终患上‘抑郁症’。我尝试着,对他的内心和个性进行改造,但是失败了,最终我只能用药物缓解他的部分痛苦,根源却解决不了。在最近两个月,他就再没有来过我这里了。”

岳鸣说道:“那可不可以让我带走他的病例。”

“当然可以,只要三千元。”黄医生脸颊的两坨肥肉挤出一丝笑容,缓缓从抽屉里拿出文件。

岳鸣掏出钱包,拿出了三十二张一百和一张五十的钞票,放到黄医生桌上,说道:“多出的钱,是我对你的评价。”说完,就拿上文件走人。

岳鸣跟着魏仁武久了,也学到了魏仁武身上那点小邪恶。

岳鸣提前回到了家,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

他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今天的事情,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里面他还是个小孩,和父母散步在海边的沙滩上,爸爸牵着他的左手,妈妈牵着他的右手,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岳鸣想好好的看看妈妈,却始终看不清她的脸。突然妈妈消失了,他转过脸来,爸爸也消失了,他很着急的到处找爸爸妈妈,整个人都快哭了。

“小鸣。”一个声音从海面传来,岳鸣放眼望去,妈妈逆着海浪,向海里缓缓的移动,岳鸣只能看见她的背影。

“妈妈,妈妈,妈妈……”岳鸣望着妈妈逐渐模糊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喊,却始终换不来妈妈的回头,最终妈妈消失在岳鸣的视线里。

就在岳鸣濒临崩溃的时候,耳边回响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岳,该起来了,太阳都下山了。”

岳鸣惊醒,他还在家里,眼角还带有泪水,魏仁武和张风正瞪大眼睛望着他。

魏仁武说道:“你做了什么梦,怎么还哭上了?”

岳鸣摇头笑道:“没什么,梦见了一些伤心事。”

魏仁武还是带着怀疑的眼神。

岳鸣立马转移话题:“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魏仁武看着张风,表示让他先说。

张风说道:“我去调查那个在家里上吊自杀的男孩,家庭经济条件非常的好,父母都是做大生意的,他是最近两年患上的‘抑郁症’,据他的心理医生所说,病因是因为他喜欢的一个女同学爱上了他的一个好兄弟,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去心理医生那里治疗了,但是反而病情好转,可没想到自杀的前一天,又犯病了,最终还是在家里上吊了。”

岳鸣也把他所调查的,叙述了一遍,顺便还不忘吐槽一下那个肥猪心理医生。

魏仁武说道:“我所调查的,也差不多。现在我们整理一下。”

魏仁武坐下来,点燃一根他常抽“蓝娇”香烟,缓缓说道:“死者都是18--22周岁的大学生,家庭条件特别富裕,性别不统一,都患有‘抑郁症’,都是自杀的,这是共同点。然后有一个嫌疑人,从外貌来看,是一个女人。现在要思考的问题有三个,第一,如果这个女人是嫌疑人,她是如何筛选出这些共同点,找到这三个死者的?第二,她是通过什么方式让三个人都自杀的?第三,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风想不明白,岳鸣就更想不明白了。

唯一一个思路清晰的人,还是魏仁武,魏仁武接着道:“三个死者,都是‘抑郁症’患者,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是缓解‘抑郁’给精神带来的伤害,心病还需心药医,只有陪伴和关怀才能治疗他们的病,嫌疑人充分地利用了这点,我们在‘万达影城’看到的监控就可以看出,坠楼那个男孩非常地亲近嫌疑人,但是她是如何找到这帮年轻人的,我还需要更多的信息去推理;她的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钱财,这点是考虑到三人家里的经济条件;但是最让我想不通的还是她是如何让三个人都自杀的?”总结结束,魏仁武手中的烟也只剩下滤嘴了。

岳鸣本来想发表点意见,但是又怕自己的意见太过幼稚。

魏仁武仰起头,闭上眼睛说道:“张风,你先回去,我得一个人思考思考。”

张风说道:“好的,那我先走了,魏先生有什么吩咐,尽快联系我。”

岳鸣将张风送走后,回来看见魏仁武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他不敢打扰魏仁武,于是就只有默默去做晚饭。

跑了一天,必须做些丰盛的晚餐,肉必须要有,酒必须要有,饭还不能是稀饭,必须要弄干饭。岳鸣忙得满头大汗,终于完成了,将菜端上餐桌,看了一眼魏仁武,那里已经没有魏仁武了,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沙发。

魏仁武一声不吭的上哪儿去了?

其实,魏仁武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他只是想换个思维,换个角度来想问题,所以他才会跑出家门,在街上游荡。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知不觉,魏仁武走到了清水河边,他坐在河边的椅子上,努力思索。

一个“抑郁症”的少年平日里,也会这样独自一人来这种地方吧。

天色渐暗,河边陆陆续续有一些夜跑的人在魏仁武身前穿梭过去,却没有钻入魏仁武的眼睛里,魏仁武的眼睛里只有潺潺流水。

突然,魏仁武眼中的流水消失了,变成一大片的红色。

魏仁武才回过神来,仔细看那红色,原来是红色的衣服,魏仁武很生气,他讨厌在思考时,被人打扰。

魏仁武沿着红色,往上看,本要爆发的怒气,这时竟然烟消云散。

是一张脸,这种脸如此的美丽,仿佛世间所有形容美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这张脸的美丽,但是又仿佛世间所有形容美的词汇,都是为了形容这张脸而生。

“先生,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多么美丽的声音啊,仿佛也只有这么美丽的人儿,才配有这么美丽的声音。

魏仁武整颗心都陶醉了,他动作迟缓地站起来,像个小男生一样,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没事。”

“你好,我叫舒心。”舒心,多么让人舒心的名字啊,舒心伸出手欲与魏仁武握手。

魏仁武小心翼翼地握住舒心的手,当魏仁武的手碰触到舒心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时,魏仁武突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舒心微笑地说道:“我认识你,神探魏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