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白马盗

这个人是许久不见的老熟人,“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全开。

岳鸣见到全开的时候,显得相当的兴奋,赶紧道:“全先生,你怎么来了?”

全开露出了他标准性的绅士微笑,笑道:“我听说仁武受了重伤,所以专程从北京过来看看他。”

躺在病床上的魏仁武却并不买账,远远便不屑道:“什么叫做受了重伤?我明明只是一点擦伤,你想咒我么?”

全开缓缓走进病房,尴尬地笑道:“仁武啊,怪我不会说话,但是我可真是来探望你的,你瞧,我还拿了水果来的。”全开的手上果然提着一水果篮子。

魏仁武从床上坐起来,立马便从全开的水果篮子里面拿出一颗苹果就啃,一边啃一边说道:“恐怕你不是来看望我的吧,是来打听一些有关‘死神’的线索吧。”

全开说道:“哦?你就真的这么认为吗?”

“是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难道还不了解你吗?”

全开轻叹道:“老实说,我确实对‘死神’感兴趣,不过话说回来,仁武你和星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你们却一点不愿意找我一起帮忙,结果你自己最终还是受伤了,这让我很自责,如果我在的话,结果或许会不一样。”

“别!”魏仁武插嘴道,“不要把责任揽到你自己身上,这里根本不干你什么事,像这样的案子,我一个人完全足够应付,那敢请你这位大侦探来帮忙,更何况受伤只是我不小心而已,所以你不要自责,更休想动我的案子一根毫毛。”

全开哈哈大笑道:“仁武啊仁武,我是不会抢你的案子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魏仁武悠悠道:“谁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不是第一次想要抢我的案子。”

“至少这一次不会。”全开严肃地说道,“我保证。”

魏仁武扔掉只剩下核的苹果,说道:“姑且相信你一次,不过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肯定不是来探病的,说说你的真实来因吧。”

全开轻叹道:“果然还是瞒不住你啊,我确实有事需要你帮忙……”

“帮忙?”魏仁武又插嘴惊讶道,“我耳朵没问题吧?”

全开摇头道:“你耳朵好得很,听得也很清楚。”

魏仁武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崩了出来,笑得全身的伤都疼了起来,他笑道:“我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你全开居然要找我帮忙。”

站在一旁不愿打扰两人叙旧的岳鸣,这时说道:“有什么难事是全先生都无法解决的吗?”

“这个……”全开欲言又止。

这时又听到魏仁武收起笑声,严肃地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岳鸣下巴都快惊掉了,他惊讶道:“你就这么答应了?”

魏仁武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对啊,我答应了。”

全开呵呵笑道:“不急,等你把伤养好再说。”

魏仁武掀开被子,拼尽全力站起来,说道:“我已经好了。”

岳鸣好奇道:“你怎么这么积极?你难道准备搁置‘死神’了吗?为了‘死神’,你可是连‘封神会’都愿意先放一放的啊。”

魏仁武摇摇头,义正言辞地说道:“‘死神’眼下是很难抓到,他肯定已经离开,但是他的线索却再也不会消失,所以就算搁置一下也没事。但是作为朋友,全开现在需要帮助,我等应该义不容辞。”

“你没有再逗我吧?”岳鸣的心里依然很怀疑,“你可不像那种会毫无条件的去帮助全先生的人。”

一旁的全开,笑道:“哈哈哈,小岳,你不懂仁武,仁武只是看中我的案子而已。”

魏仁武笑而不答。

岳鸣疑惑道:“可是,全先生你都没有说过是什么案子啊。”

“根本不必说,因为连我都解决不了的案子,一定是个诱人的案子,仁武心里是这样想的吧?”全开看着魏仁武。

魏仁武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话不多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全开托住下巴,缓缓说道:“现在就可以出发。”

魏仁武朝病房外大声喊叫道:“小海,小海,快过来,我要出院了。”

全开、岳鸣、魏仁武三人用最快的速度买了飞往北京的机票。

就这样,三人便踏上了去北京的旅程。

坐在飞机上,魏仁武才开始询问案情:“全开,说吧,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全开托住下巴,说道:“仁武,你知道图坦卡蒙吗?”

“什么东西?”很明显魏仁武不知道。

虽然魏仁武不知道,但是岳鸣却很清楚,岳鸣抢答道:“我知道,图坦卡蒙是埃及的一位法老。”

“不错,还是小岳见识渊博,图坦卡蒙确实埃及的一位法老。”全开点头称赞道。

岳鸣摸摸后脑勺,害羞了起来,他说道:“只是碰巧看到过而已。”

魏仁武不屑道:“都是些没有用的知识,学不学都没有关系,赶紧说正事。”

全开继续说道:“图坦卡蒙是埃及非常著名的法老,他的墓穴也是最早被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于1922年11月26日下午打开,当时轰动了整个考古界,而更让考古界为之一振的是图坦卡蒙的诅咒,那些进过这座墓穴的人,都或多或少因为所谓的诅咒而非正常死亡了。正因为如此,图坦卡蒙之名才能这么的传奇。”

魏仁武悠悠道:“我想,你找我来,不会是想让我跟你去考古吧?你全开什么时候干起了这个?”

全开哈哈笑道:“我当然不是想说这个,但是也和这个有些关系。图坦卡蒙之名如此能让世界震惊,那么他墓穴的东西,也就变得更加的值钱了,尤其是霍华德·卡特从他的墓穴带出来的‘赫卡’权杖。”

“权杖?能值几个钱?”魏仁武疑惑道。

全开轻描淡写地说道:“不多,也就十个亿吧。”

十亿,这个数字不仅是魏仁武这样的穷鬼,就连岳鸣这种可以挥金如土的土豪也是大吃一惊。

全开呵呵笑道:“前两天,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被埃及政府带到‘首都博物馆’进行展览,我被聘为安保人员之一,负责保护权杖的安危。”

“我猜,权杖现在已经不见了。”魏仁武很有自信地说道。

全开长叹一声,说道:“你猜的没错,权杖确实不见了。”

“什么?十个亿不见了?”岳鸣惊呼道。

岳鸣声音很响,引起了周围客人的注意,魏仁武白了他一眼,示意他小声一点。

岳鸣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魏仁武小声对全开说道:“就算这个权杖价值连城,安保工作也应该交给专业的安保公司或者警察来做,而你作为一名侦探,博物馆竟然会聘请你,我想在权杖丢失之前,肯定发生过另外一件事,使得他们不得不聘请你来做安保。”

全开点头道:“果然瞒不过仁武,不错,在权杖抵达‘首都博物馆’之前,博物馆收到一封来信。”

“是一封什么的信?信里又写了什么内容?”

“是一封由白色信封装着的信件,信纸是优质木浆制作而成的白卡纸,信上用钢笔写着,我将于3月2日拿走图坦卡蒙的‘赫卡’权杖,没有署名,但是落款画了一个图案。”全开详细地跟魏仁武说明。

魏仁武突然大笑起来,他嘴角上扬,得意地笑道:“我猜,那个图案是一匹奔驰的骏马吧。”

全开表情凝重地点点头。

“骏马?那代表着什么吗?”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没有理会岳鸣,而是饶有兴趣地说道:“难怪他们会聘请你,原来权杖被‘白马盗’看上了,又难怪你会找我帮忙,是因为你没有十足把握去对付‘白马盗’。”

“‘白马盗’是谁?听你们的意思,好像是个厉害的大人物。”岳鸣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魏仁武解释道:“‘白马盗’是国际上最富盛名的一个小偷,虽然他老是称自己为侠盗,但是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小偷而已。‘白马盗’总认为自己是一位如同白马王子似的绅士,而且他也一直用一匹骏马来做自己的Logo,所以大家一般都称他为‘白马盗’。”

全开接过魏仁武的话茬,接着道:“‘白马盗’的真实身份很神秘,有人说他是一位富商,偷盗只是他的兴趣,又有人说他其实来自贫民窟,因为贫穷,从小就练就了一身偷盗本领,总之版本很多,但是众多的版本中比较统一的一个版本是,他长得非常的俊美,因此他除了会偷盗值钱的宝贝以外,还能盗取少女的芳心。总之是个极富争议的罪犯,想抓住他的人很多,崇拜他的人也很多。”

魏仁武不屑道:“切,小偷就是小偷,我最烦这种明明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却非要装什么帅哥,骗小妹妹。要说泡妞,我不见得他的本事有我大。”

全开哈哈笑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偷盗技术绝对是国内最好的,甚至在国际上也都是顶尖的。”

魏仁武悠悠道:“等到了北京,他是骡子是马,让我找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