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不让人省心的男人

一走进“奇迹酒吧”,就有几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围在魏仁武的身边。

“小魏魏,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呀!小魏魏,你的腿怎么了?”

“死鬼,你怎么还没有死啊!”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在魏仁武身边咬着耳朵。

岳鸣本来就气魏仁武骗了他,本来他还善良地以为魏仁武真会去输液,结果只是跑到这里来喝酒泡妞。

岳鸣气呼呼地一个人坐到角落里去了。

魏仁武春风得意地对付这帮女人,说道:“哎呀,好倒霉的遇到了车祸,我可想死你们了,你们看,我一能走路,就来看你们了。”

这帮女人赶紧慰问着魏仁武的病情。

魏仁武被这些女人搀扶着来到了岳鸣所在的角落位置。

魏仁武坐下来,看见岳鸣赌气地把脸撇到一边去,便问道:“你又怎么了?”

岳鸣冷哼一声,不回答。

“你们先去玩你们的吧,我待会来找你们。”魏仁武把那帮女人给打发了。

“那你一定要来找我们哟,我们就不打扰你了。”那帮女人总算是走了。

等女人们走后,魏仁武又问岳鸣:“你在埋怨我,对吧?”

岳鸣冷冷道:“还不是因为你骗我。”

“我就说换个地方输液,我就问你一句,酒是不是液体?”魏仁武阴险地笑道。

“是又怎么样,你这根本是强盗逻辑。”岳鸣根本不服气。

魏仁武摊着手,无奈道:“你根本无法推翻这个逻辑。”

岳鸣没法争辩,只能又冷哼一声,生着闷气。

魏仁武轻叹道:“别这么扫兴嘛,来都来了,好歹高兴一点,我们可是在一个欢乐的场所。”

岳鸣也轻叹道:“哎!我是收拾不了你,走有一个人是可以收拾你的。”

岳鸣所说的这个人,很快就来了,当她一出现的时候,魏仁武脸都吓绿了,别说魏仁武了,他周边的其他客人也吓得朝一边躲去。

这个人就是林星辰,林星辰气冲冲地冲进“奇迹酒吧”,径直走到魏仁武的面前,拿起桌上的酒就朝魏仁武的脸上泼,嘴里还大骂道:“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才刚能下床,就给我滚到这里来潇洒了,你不知道你自己才从阎王那里捡回一条命吗?”

魏仁武用手擦干自己脸上的酒水,弱声道:“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毛啊!赶紧给我滚回医院去!”林星辰哪里会给魏仁武解释的机会,只是用命令的口吻怒斥道。

岳鸣看到这样的场景,躲在一旁偷笑。

魏仁武白了一眼岳鸣,说道:“肯定是你干的好事。”

岳鸣悠悠道:“我已经提醒过你,总有人能收拾你的。”

魏仁武拄着拐,艰难地站了起来,长叹道:“顺你们的意,回医院,这样总可以了吧。”

林星辰无奈地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岳鸣一见魏仁武终于肯回医院了,便上前搀扶魏仁武,并在他耳边说道:“你早点想回医院,就不会挨这一顿骂了。”

林星辰把魏仁武骂醒后,便自行离开,岳鸣一个人把魏仁武带回医院。

一回到医院,刚好撞见海鸽。

海鸽麻着脸,说道:“现在几点了。”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好像十点多了。”

“我是不是说过七点以前要回来?”海鸽冷冷道。

“好像是说过。”

“那七点到十点的这个阶段,你到哪里去了?”海鸽突然捂住鼻子,“怎么还有酒味?你是不是偷偷去喝酒了?”

魏仁武猛摇脑袋,解释道:“没有,没有,这不是我的酒。”

“不是你的酒,酒味怎么从你身上发出来的?”海鸽根本不吃魏仁武这一套。

魏仁武眼睛撇到一边,轻叹道:“哎!事情是这样的,酒味虽然是从我身上发出来的,但是不是我的酒,是今天在医院附近转悠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边走路还边喝着二锅头的‘酒疯子’。因为我行走不方便,他走位又有点风骚,一会儿走个S型,一会儿走个B型,最终我避让不及,撞上了。然而,他撞上了我,还指责我为什么不躲开,我当然不服气了,但是这样的我,又不能打他,我就只能骂他。他听到我骂他,于是就骂我。我俩就这样对骂了三个小时后,他一见我半残疾的人,毫无还手之力,就朝我泼了一身的二锅头,便又走起了SB的路线离开了。小海,你说我倒霉不?”魏仁武睁着眼睛说瞎话,还面不改色。

岳鸣站到一旁掩嘴偷笑。

海鸽半信半疑地转头来问岳鸣:“岳哥,他说的是真的吗?”

岳鸣忍住笑意,点头道:“他说的剧情也差不了太多。”

海鸽又转头到魏仁武这边,娇声怒道:“赶紧回病房,我把‘盐水’拿过来,该输液的,还是得输液。”

魏仁武和岳鸣回到病房后,魏仁武一躺上床,便说道:“女人啊,真是一群麻烦的动物。”

岳鸣坐在魏仁武的床边,说道:“女人不麻烦,是你太麻烦了。”

“是吗?我这么真诚的一个男人啊。”魏仁武伸了个懒腰,阴险地笑道。

岳鸣不买账地说道:“明明是一个全身都是套路的人,我劝你啊,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不要再让大家为你操心了。”

“睡觉。”魏仁武用被子蒙住头,便准备憨憨大睡。

这时,海鸽带着输液的器具进入病房,冲着魏仁武大喊道:“睡什么睡,先让我给你把输液针装上。”

海鸽抓住魏仁武的手臂,用一根比平时输液针要长一倍的针头,一针扎在魏仁武的手臂上。

“啊……痛……”魏仁武疼得大叫起来。

又是新的一天,岳鸣在家煲好了鱼汤,还做了“五花红烧肉”,带到医院给魏仁武享用。

魏仁武一边吃着岳鸣的菜,一边称赞道:“太好吃了,可能这是我在医院唯一的安慰了。”

岳鸣只是笑了一笑,便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IPAD打开来看。

魏仁武好奇道:“你在看什么?”

岳鸣认真地浏览着IPAD的网页,嘴里回答道:“我在看咱们侦探事务所的网站,已经好久都没有机会来看看,已经堆起了好多的案件委托。”

魏仁武不屑道:“第一,那是你的侦探事务所,第二,那些小案子根本不需要我出马。”

岳鸣说道:“就算是我一个人的事务所,作为朋友,你好歹也要帮我一把啊,而且我看到还是有好多不错的案子。”

“哦?不错的案子?念来听听。”魏仁武被岳鸣勾起了一些兴趣。

岳鸣挑选了一个,说道:“比如这个,他发的邮件写着,神探魏仁武,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我老婆出轨了,她总是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而且一回来就说自己很累,我想和她那个,她也不同意,总之越来越疏远我了,而且我还看到她总是拿着手机不放,每每我要想偷偷看她手机,她就总是把手机拿得很远,还骂我,有时候,我实在忍受不了,我便打了她,我希望魏先生帮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我一定要抓出这个情夫,并把他修理一顿。”

魏仁武正在喝鱼汤,差点没把鱼汤喷出来,他摇头叹气道:“哎!这就是你所说的有意思的案子?”

岳鸣尴尬道:“不要嫌弃嘛,这已经算众多案子里面不错的一个了。”

魏仁武放下鱼汤,说道:“他这个案子,根本不是他老婆出轨,他老婆之所以不爱回家,是因为怕他。这个人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打女人,试问哪个女人受得了?再说,她经常抱着手机不放,还躲着他,这只是他老婆在和朋友谈论他,所以肯定不敢让他知道。哎!我估计他不出一个月,必定会离婚。”

岳鸣一边听着魏仁武的陈述,一边在IPAD上敲打文字,等魏仁武说完,岳鸣满意地说道:“搞定。”

魏仁武疑惑道:“你搞定了什么?”

岳鸣笑道:“收了五千块。”

“你都做了些什么?”魏仁武问道。

岳鸣嘴角上扬地说道:“这个案子,别人出了五千块,我便按你所说的跟委托人复述了一遍,顺便还劝了劝他,挽救了一段婚姻。”

听到五千块,魏仁武的眼睛都直了,他抚摸着八字胡,若有所思地说道:“好像是个生财之道,这么说来,这个侦探事务所还是有搞头嘛。”

岳鸣摊着手,轻叹道:“我可是很有眼光的,早就看好这块市场了,虽然不能赚大钱,但是也能赚上不少让一般人过上好日子的钱财。”

魏仁武满意地点头道:“不错,不错,我允许你多接一点出价高的案子。”

岳鸣没有回答魏仁武,而是突然道:“咦,这里突然来了个邮件,好奇怪。”

魏仁武问道:“哪里奇怪了?”

岳鸣说道:“一个叫开开心心的人,只写了五个字。”

“哪五个字?”

岳鸣顿了顿,说道:“我就在门口。”

魏仁武瞬间便领悟了什么似的,指着病房门喊道:“去开门。”

岳鸣有些犹豫的去开门,门外还真站了一个人。

当岳鸣看见这个人的时候,简直惊讶无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