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康复

“来慢慢走。”岳鸣扶着魏仁武的右手,而魏仁武左手拄着拐杖,准备向前走一步。

魏仁武缓缓移动了左脚,还是差点摔一跤,魏仁武骂道:“操蛋,还是不行啊。”

岳鸣安慰道:“你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魏仁武沮丧地摇了摇头,问道:“我在医院已经多少天了?”

“十五天。”岳鸣瘪着嘴说道。

“我的天啦。”魏仁武望着病房的天花板,“都十五天了,我他妈还不能走路,恐怕‘死神’的线索已经作古了。”

“那有什么办法,你本来就需要多休息。”岳鸣只能用语言来安慰,虽然他知道语言并不能给魏仁武带来任何实质上的帮助。

“让我再试试。”魏仁武又把拐立好,“你站一边去。”

“你不怕摔跤么?”岳鸣问道。

“怕摔跤,便永远没法再走路。”魏仁武猛锤自己胸脯,以示决心。

岳鸣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他还是松开了魏仁武的右手,站到一边。

魏仁武双手紧紧握住拐杖,努力移动着半条腿没有知觉的右腿,当右脚迈出去,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只觉右脚无力,差点又扑倒在地。

岳鸣见状,于心不忍,冲上前,便要去扶魏仁武。

但是,魏仁武并没有摔倒,他将全身仅有的力气都灌注在右脚上,最终他把这一步迈直了。

岳鸣又退了回去,他能从魏仁武的眉间看出喜悦,来自走出第一步的喜悦。

能走出第一步,魏仁武自然也能走出第二步,他如此聪明,瞬间便能从第一步中找到走路的窍门,于是魏仁武又缓慢地走了两步。

能够走顺利后,魏仁武便咧着嘴,笑道:“我能走路了,哈哈哈哈哈!”

岳鸣满意地点头道:“我看出来了,走得还算顺利。”

“走。”魏仁武说着,便往病房外走。

岳鸣赶紧制止道:“上哪儿去?你还没有出院啦。”

“我都能走路了,还待在医院干吗?”魏仁武根本不顾岳鸣的阻拦。

岳鸣横在魏仁武面前,说道:“好歹先把衣服换了啊。”

魏仁武此时还穿着医院的病服。

魏仁武用左手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瘪着嘴说道:“有道理,这样出去,护士妹妹肯定不允许,快把我衣服拿出来。”

棕色夹克,骆驼登山鞋,还是那个帅气逼人的魏仁武,不一样的是,多了一副拐杖。

魏仁武和岳鸣正走出病房,就碰到魏仁武的主管护士——海鸽,一个温柔而善解人意的漂亮护士。

海鸽拦住魏仁武,脸上露出不悦,说道:“你要上哪儿去?你不知道你还不能做剧烈运动吗?”

魏仁武尴尬道:“海护士,别紧张,我就是在病房里憋得太久,想出去透透气而已。”

海鸽摇头道:“我不相信你,你肯定不止出去透气。”

“我真的就是出去透气。”魏仁武努力解释道,“我保证只在医院周围转悠。”

海鸽看着岳鸣,说道:“岳哥,你不会说谎话,你告诉我,他是不是要出去浪?”

魏仁武赶紧给岳鸣使几个眼色。

岳鸣知道魏仁武今天非出去不可,只能硬着头皮说谎道:“不是的,他的确就在医院附近转转,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连走路都困难,怎么可能还能浪得动?”

“好吧,岳哥,我相信你。”海鸽让出了一条路,岳鸣本是个老实人,所以他比魏仁武更容易让人信任。

魏仁武笑道:“那么,小海,我走了?”

海鸽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下午四点钟,你七点钟之前要回来,我还要给你输液。”

魏仁武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

魏仁武和岳鸣赶紧离开医院。

这一天阳光明媚,空荡荡的树杈也发了新芽,鸟儿在欢快的歌唱,大地也焕发出新的生计,寒冬已过,暖春已来。

魏仁武站在医院门口,频繁地大口呼吸,他很久没有呼吸医院外的空气了,要知道医院的味道一点也不好受,如果没必要,我相信没有一个人愿意待在医院里。

岳鸣看着魏仁武在享受大自然,不认叨扰。

魏仁武吸够了足够的空气,才转过头来,对岳鸣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岳鸣还真傻愣了一下,问道:“那我该干什么?”

“我的天啦,你还真是个傻小子。”魏仁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当然该去把车开来啊。”

岳鸣这才反应过来,说道:“我现在就去开车。”

岳鸣这才从地下停车场把他那拉风的“玛莎拉蒂”开出来。

魏仁武小心翼翼地坐到副驾驶上,满意地说道:“老实讲,你那辆车报废,也还是有好处,至少让我能享受享受跑车的滋味。”

岳鸣瘪嘴道:“别这样说,我还挺喜欢那辆‘甲壳虫’的,对于那辆车的报废,我依然觉得挺可惜。”

魏仁武伸个懒腰,说道:“旧得不去,新的不来嘛。”

岳鸣说道:“废话,少说,你现在想去哪儿?”

魏仁武说道:“当然是去让我躺了十五天的地方。”

魏仁武心里可是一直记挂着杨曦被杀的这个案子,当他能离开医院,他肯定第一时间便想回到现场勘查。

岳鸣发动了汽车,很快两人便来到了“麻石桥”。

魏仁武努力拄着拐杖,缓慢地走到那天出事的位置。

就在魏仁武脚下,那天被撞飞前,魏仁武就站在这里,准备和杨曦两人达成协议。

只可惜,就差一步,魏仁武对付“封神会”的计划便能全部盘活,但最终还是被飞来横祸给阻止了。

魏仁武现在回想起那个突然出现的汽车,他的全身还会隐隐作痛。

魏仁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站就是半个小时,一旁的岳鸣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问道:“魏先生,你到底有什么发现没有?”

魏仁武摇头道:“发现的东西不太多,也没有什么用。”

“那你到底发现了些什么?”

“我发现,这个地方每天经过的车辆都非常得多。”

“这不是废话吗!”岳鸣说道。

魏仁武摊开左手,无奈道:“是废话啊,所以我说发现的东西,没有什么用。”

岳鸣长叹一声,说道:“看来,聪明绝顶的魏先生,也没有办法破了此案。”

魏仁武摸着自己竖直的短发,说道:“我是很聪明,但是没有‘绝顶’。”

岳鸣噗得一声笑了出来,他笑道:“总之,你毫无办法就对了。”

魏仁武看着街面上的车水马龙,严肃地说道:“我和‘白虎’所站的位置,是在街边,如果汽车不是故意撞向我们的话,很难想象这会是场意外,但是这个案子从表面上看,它又是一场意外。目前来说,我还不能看出‘死神’是如果做到让那个无辜的司机撞向我们,而且不偏不移刚好能撞到‘白虎’的要害,让‘白虎’当场死亡。”

岳鸣托着下巴,眉头紧锁地说道:“也许,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呢?就像你之前说过,‘死神’只不过是个传说,根本没有人真正地见过他。”

魏仁武摇头道:“以往来讲,我也许也会认为‘死神’只是个传说,但是这次真正的经历过后,我才能确定,‘死神’不是一个传说,他是真实存在的杀手,一个聪明绝顶,靠智慧杀人的杀手。”

“能被你认可的人,的确应该有两把刷子。”岳鸣这也是第一次听到魏仁武如此去夸奖一个人,足见魏仁武对他的关注程度,也难怪魏仁武会暂时放弃“封神会”,转而来追查“死神”。

魏仁武深呼一口气,说道:“我想我应该和那个司机谈谈,听听他所有的细节,或许能找到一些突破口。”

岳鸣说道:“自从那个人被林队长他们审讯结束后,他便回公司请了一个假,然后便到医院去陪护刚生完小孩的妻子以及刚出生的女儿,我想他现在应该在医院吧。”

魏仁武说道:“不急,如果那个人本身没有问题的话,他肯定不会跑的,有的是时间去找他聊,现在我们应该去另一个地方。”

岳鸣疑惑道:“你又要去哪里?现在都六点钟了,七点钟之前,我们必须回医院,你还得输液呢,而且我们可不能辜负了海护士的信任啊。”

魏仁武悠悠道:“你还真是啰嗦,跟一个姑娘似的,婆婆妈妈,我好不容易才从医院出来,我可不想再回去,再说,我已经基本康复了,根本用不着输液。”

岳鸣摇头道:“不行,你还没有完全康复,你现在只是能走点路而已,所以你必须回医院去。”

魏仁武实在拿岳鸣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说道:“算了,我懒得和你争。这样吧,我会去输液,但是不是去医院。”

岳鸣疑惑道:“不去医院输液,还能有什么地方可以输液?”

魏仁武嘴角上扬,奸笑了起来。

其实魏仁武所说的地方,就是“奇迹酒吧”,而魏仁武所说的“输液”,就是喝点小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