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太过平静

魏仁武一走出关押杨曦的房间,林星辰便赶紧问道:“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魏仁武瘪着嘴,回答道:“说了好多好多。”

“你到底问到有用的没?”林星辰急了。

魏仁武抠抠后脑勺,散漫地说道:“怎么说呢?问到一些对你们没用,对但我比较有用的东西。”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什么有用没用,就说你问到了些什么!”林星辰最烦的就是魏仁武说话的时候打“太极”,她的怒气瞬间被点燃。

魏仁武尴尬笑道:“这么说吧,‘白虎’虽然说了很多,但都是基本的唠嗑,关于‘封神会’的信息,他依然只字未提,所以对你们没啥用。”

“那你说,对你有用的,又是些什么?”林星辰追问道。

魏仁武的笑容变得得意起来,他笑道:“我至少知道了我真正该注意的人是谁。”

林星辰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魏仁武摇头道:“没什么别的意思,对了,我得提醒你一下,关于明天押送‘白虎’去法院的事情,你一定要谨慎部署,‘白虎’的手上肯定有关于‘封神会’的重要线索,‘封神会’肯定不会仍由‘白虎’在我们手里,所以他们一定会找机会救他的,然而最好的机会就是明天押送他的路上。”

“何以见得?”魏仁武说到了林星辰比较关心的问题。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无论是在公安厅,还是法院,都是戒备森严,全副武装,要想在这两个地方把人救走,除非弄一支军队来,还有一点希望。然而,从公安厅到法院的路上,在我们不知道‘封神会’背景的前提下,极有利于他们隐藏在路人当中,本身路人又多,很难做到及时排除,所以这才是他们救出‘白虎’的唯一机会。”

林星辰托着下巴,紧锁眉头,面色凝重地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了,我这就去召集警力部署明天的押送任务。”

魏仁武点头道:“快去吧,我也准备回家了。”

林星辰向来雷厉风行,招呼都不打,便瞬间消失。

魏仁武只能独自离开公安厅。

走出公安厅,魏仁武本想叫一辆出租车的,但是公安厅的大门口却停了一辆非常眼熟的银色“甲壳虫”汽车。

魏仁武对这辆车再熟悉不过了,他很自然地钻进了车的副驾驶,并对驾驶座的男人说道:“你怎么来了?”

驾驶座坐的人,正是岳鸣,这辆车也正是岳鸣的座驾,岳鸣回答道:“我吃完饭,便想起你昨天说要来见见‘白虎’,又见你拿了饭菜出去,试想一下,你也没有其他什么朋友,我就知道你肯定带着饭菜来见‘白虎’的,所以我就开着车来接你。”

魏仁武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嘛,小伙子越来越机灵了。”

“魏先生,你来了啊。”汽车后座爬起一个睡眼朦胧,头发乱糟糟的男人,这个男人揉醒睡眼后,才戴上了一副大黑框眼镜。

“小伍!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走了吗?”魏仁武惊讶道。

原来这个后座的人是伍巍。

岳鸣替伍巍解释道:“我出门的时候碰上小伍的,所以就把他也带上了。”

而伍巍自己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本来已经去了,可是我堂弟伍月给我打电话说,上次我们一起抓获的那个罪犯要审理。我想了想,好歹我也参与过这个事,我得回来看看结果,于是我就回来了。”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其实也没啥好看的,和普通的审理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这个罪重一点而已。不过,回来也好,咱们晚上去喝酒。”

“又喝?”岳鸣和伍巍同时惊呼道。

岳鸣说又喝,是因为昨晚才喝过,伍巍说又喝,却是因为他离开成都前,魏仁武才在他面前喝个烂醉。

“怎么?不能喝么?”魏仁武瘪着嘴说道。

“喝,怎么不能喝。”岳鸣和伍巍可不想扫了魏仁武的兴。

魏仁武哈哈笑道:“晚上还得在外面吃点好的,我带路……”

魏仁武指着岳鸣,说道:“你请客。”

岳鸣摊开双手,无奈道:“我请就我请。”

顿时,车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这一天,是一个平静的一天,人们匆匆忙忙的投入到工作中,下班后,回家的回家,娱乐的娱乐,是一个典型成都节奏的一天。谁也不曾想到,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谁又曾想到,第二天会发生一件轰动整个成都的大事。

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半,岳鸣、魏仁武、伍巍三人又开着银色“甲壳虫”停靠在公安厅门口。

在车里,岳鸣问道:“魏先生,我们来这儿干吗?我们不应该直接去法院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始终不放心,所以我要来看看林星辰部署的怎么样。”

伍巍说道:“魏先生,未免也太过小心了,听岳哥说,林队长调动了大量的警力组成押送队,我相信‘白虎’插翅难逃。”

魏仁武始终感觉心里有个疙瘩,他说道:“是的,从表面上来看,这种的部署,‘封神会’很难把‘白虎’从警察手中救出,况且我还吩咐过林星辰,让她的重案第二支队的所有人,每人带一队便衣警察守在每个路段的路口,一定发现哪个路口有可疑人士,或者可疑行动,能够立即采取行动。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顿了顿,抚摸着八字胡缓缓道:“可是,太平静了。”

“什么太平静了?”岳鸣和伍巍同时疑惑道。

魏仁武眉头紧锁地说道:“你们不觉得‘封神会’太平静了吗?对于他们如此重要的人物在我们手中,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发现‘封神会’有什么动静,你们难道觉得这寻常吗?”

“也许,他们实在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救‘白虎’吧。”岳鸣说道。

“笨,想出办法的人只是你而已。”魏仁武摇头道,“就连我都能想出好几种救‘白虎’的办法,我不信那个‘玄武’连一种都想不出来。”

“‘玄武’又是谁啊?”伍巍好奇道。

魏仁武掏出一支烟点燃后,才说道:“‘玄武’是‘封神会’里最聪明的一个人,既然他是个聪明人,那么他就一定会想法子有所行动。”

岳鸣说道:“但是,现在看来没有一点行动的痕迹。”

魏仁武深抽一口烟,说道:“这就是我所担心的,本该有所行动,却没有一点行动的痕迹,并且我一直在向南郭先生打听,他也没收到过有关‘封神会’来成都的线报。要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救出杨曦,不准备大量的人手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们一旦有这么多人来成都,南郭先生不可能收不到一点消息,可是如果人手少的话,单靠这么些人,又如何与警察对抗?”

岳鸣和伍巍无法回答魏仁武的这个问题,只能默默地听着魏仁武自问自答。

魏仁武仰躺在副驾驶上抽烟,缓缓说道:“那个‘玄武’一定有什么令我想不到的方法。”

说到这里,魏仁武突然笑了,他笑道:“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另一边,林星辰站在关押杨曦的房间外焦急地等待,她一直盯着自己的手表,因为对于她的部署来说,时间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把杨曦从房间里带出来,押送到法院,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点,时间都是和每个部门对好了的,不能有半点偏差。

因此,林星辰就算再焦急,也必须先等着。

“到了,到了。”林星辰的手表总算到了一点钟。

林星辰赶紧跟守在杨曦门口的四个警察说道:“赶紧开门,我要带犯人走。”

四个警察立马掏出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房间的四重锁。

林星辰走进房间,在昏暗的房间里,一大股酒味扑面而来。

林星辰捂住鼻子,大骂道:“杨曦,你哪来的酒?”

卧躺在沙发上的杨曦,将一瓶五粮液的最后一点酒全倒进嘴里,才说道:“这是你的好朋友好兄弟送给我的好酒,我自然不能浪费。”

“喝完没?”林星辰严肃地问道。

“喝完了。”杨曦悠悠道。

“喝完了,就赶紧给我爬起来。”林星辰大喊道。

杨曦放下酒瓶,缓慢地从沙发上坐起,轻叹道:“作为一个女人,不要这么凶,难怪魏仁武不敢和你在一起。”

“少废话。”林星辰走上前去,解开杨曦右手铐在沙发边缘的手铐,又将他的双手都铐上。

杨曦站起身来,挺直了胸膛。

林星辰推了一把杨曦,怒道:“磨蹭什么!赶紧走。”

杨曦迈着官步,一步一步朝房间外走。

今日阳光明媚,也许是因为待在昏暗的房间里太久,杨曦的眼睛竟然被耀眼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

杨曦努力睁开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房间外的新鲜口气,哈哈大笑道:“好戏终于要开始上演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