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全员回归

新年已过,春季将至,万物都萌发了新的生机。

在春节的假日中,成都的人民总算能放下一年的疲惫,让身心都能在家庭团圆的气氛中得到升华,眼看假日结束,大家又重新收拾好心情回到自己应该在的岗位中,为接下来一年的辛勤工作做准备。

而总有一些人和大多数不一样,他们没有假期,即使是春节,他们也在不停的工作,为的是这座城市能够得到应有的安宁。成都就有这么一个人,他平时的称号叫做刑侦顾问,协助警察处理各种棘手的案子,大家有时候会叫他“神探”,但是我觉得这些都不足以突出他为成都这座城市所做的贡献,如果让我来给他起个绰号,我会叫他“城市守护者”魏仁武。

大年初七的晚上,也是春节假期的最后一个晚上,魏仁武和往常一样,带着岳鸣来到“奇迹酒吧”喝酒找乐子,和他俩一起的还有收假归来的林星辰。

林星辰小抿一口“七彩冰镇二锅头”,笑道:“魏仁武啊,听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挺能耐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林队长,你就别抬举我了,就是一个小案子而已,根本都没有费什么力气。”

“也不算小吧,连环杀人案,重大团伙强奸**案,这里面可牵扯了不少人,让我在天津安安稳稳的过年,都能躺着拿业绩,你可是功不可没哟。”林星辰奸笑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饶有兴趣地问道:“这么大的功劳,林队长是不是该赏赐点什么好处呢?”

林星辰猛拍桌子,大方地说道:“你说的不错,好处肯定少不了,所以,这顿酒我请客。”

“就请个酒?”魏仁武顿时便失望了,“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抠门啊,林队长。”

林星辰掩嘴笑道:“别这样,你知道的我们公安局的奖金申请程序太多,又要厅长审批,还要财政局审批,挺麻烦的,喝酒还是我私人掏腰包,已经够意思的了。”

魏仁武摊开手,无奈道:“老是这样,我都不指望你们的奖金了。”

一旁听两人调侃了半天的岳鸣,这时说道:“魏先生,如果要赚钱的话,哪里需要奖金啊,你忘了我们还有自己的产业吗?”

魏仁武说道:“你想说那个侦探事务所吗?那是你的产业,不是我们的,别搞混了,我最多帮帮你的忙。”

岳鸣瘪着嘴,说道:“好歹‘鸣武侦探事务所’还有个‘武’字,你都不上心一点。”

这时,林星辰插嘴道:“对了,小岳,你那边的集团生意就不准备管了吗?”

“要管,当然还是得管,只不过是远程管理了,执行上,我高薪聘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岳鸣回答道。

魏仁武轻叹道:“交给外人来打理自己的家族生意,亏你也想得出来,要是你老爸还在世的话,铁定将你逐出家门。”

“能不提他吗?”岳鸣显然对魏仁武提到岳中原而感到不高兴,要知道,虽然岳中原虽然死了,但是他的种种让人不耻的事迹,给岳家乃至集团公司抹黑了不少,现在“岳氏集团”的名誉和生意都受了不小的影响。

岳鸣说道:“如果他还在世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去接‘岳氏集团’,我接手的原因,是为了‘岳氏集团’的员工们,我不希望他们因此而失业。”

“小岳真是个善良的人啊。”林星辰感叹道。

“呸,这是迂腐,和他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你简直不知道有多痛苦。”魏仁武可一点不买账。

林星辰突然坏笑道:“哦?是吗?我怎么听张风说,小岳没在的日子里,你就像丢了魂儿似的。”

“还有这种事情?魏先生,我可从来没听你说过。”岳鸣好奇道。

魏仁武赶紧解释道:“那是张风眼瞎,明明是你没在的时候,经常饿肚子,饿得没有精神而已。”

岳鸣噗得一声笑了出来,他笑道:“那看来,明天要给你弄顿好吃的了。”

“这个可以有。”一听到有好吃的,魏仁武一下便精神饱满。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林星辰嫌弃道。

魏仁武轻叹道:“没办法啊,我就是这样的俗人,一看到美女、美酒、美食,就走不动路。”

“所以,我才经常说你不要脸。”林星辰简直已经将恶心两字写在了脸上。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算了,我们来谈谈正事吧,那个人还是没有招么?”

“你说谁?”林星辰疑惑道。

“过一个年,就把你脑袋过锈了么?我当然是说的‘白虎’。”魏仁武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一提到“白虎”,三人的气氛就立马不再那么轻松愉悦了。

林星辰顿了顿,说道:“是的,他依然一个字都不愿意开口,给他任何的认罪书,他全部都签字,但是就是不说话。”

魏仁武抽出一根烟来点燃,说道:“好像他的审判时间也接近了。”

林星辰点头道:“是的,就在后天下午三点钟,因为‘白虎’涉案众多,而且案情严重,所以他会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审理。”

魏仁武仰天吐出一阵烟圈,说道:“看来,明天有必要在他审判之前,我和他见上一面了。”

“你想干吗?”林星辰疑惑道。

“不准备干什么,我在想,你们不能使他开口,或许我可以。”魏仁武悠悠道。

“我可不想见到他。”岳鸣这个时候突然说道。

“怎么?”魏仁武问道。

岳鸣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道:“现在回想起他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仍然心有余悸,我实在不想在见到这个人,他太可怕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胆小鬼,明天我自己去。”

林星辰说道:“那期待你能从他的嘴里撬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魏仁武举起酒杯,说道:“总之,现在是喝酒的时间,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

一提到喝酒,气氛又重新回到轻松愉悦,三人共举酒杯,共享这短暂的欢乐时光。

第二天,魏仁武上午十点起的床,虽然这个时间不算早,但是对于魏仁武来说,已经是很早了。

魏仁武起床的时候,岳鸣刚好买菜回来,岳鸣便好奇道:“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

魏仁武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借我一千块钱。”

“你要钱干吗?”岳鸣更好奇了。

“要钱当然是买东西,你以为会干什么?”魏仁武催促道,“赶紧给我钱。”

“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虽然岳鸣这样说,但是他还是从包里掏出了一千。

魏仁武一把抢过钱,临走之前,还对岳鸣说道:“现在就去做饭,记得多做点饭菜,我回来之后,必须看到满桌的饭菜。”说完,魏仁武便离开了家。

“搞什么鬼?”岳鸣一头雾水。

差不多十二点左右,魏仁武才回来,他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的口袋。

魏仁武一到家,便眼前一亮,饭桌上已经堆满了可口的饭菜,麻婆豆腐、鱼香肉丝、尖椒小炒肉、冬瓜炖排骨等。

魏仁武满意地说道:“小伙子今天发挥很不错,光香味,我就闻得出,这味道尝起来应该不赖。”

“你上哪儿去了?”岳鸣坐在饭桌前,问道。

“去买了点东西。”魏仁武从口袋里拿出了几个塑料饭盒摆在饭桌前,拿起筷子就朝饭盒里装菜。

“你这是要做什么!”岳鸣惊奇道。

魏仁武一边装着菜,一边回答道:“你别问这么多,待会你自己在家吃饭,我要带着菜出去吃。”

“你今天才奇怪啊。”不过回想一下,魏仁武奇怪的时候也不止这一天。

“走了。”魏仁武装好饭菜,立马便又离开了家。

岳鸣望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已经少了三分之二。

魏仁武离开家后,立马便叫了一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四川省公安厅。

来之前,他专门支会了林星辰一声,林星辰站在大门口迎接魏仁武,并说道:“这大中午的,你就过来了,我连饭都才吃到一半。”

“别废话了,带我去见见他吧。”魏仁武催促道。

“跟我来吧。”林星辰带着魏仁武走进公安厅的大楼。

两人来到第七层的一个房间外,这个房间有一个钢铁铸造而成的防盗门,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规矩的站在门外护卫,四人一见到林星辰,便立马敬了一个军礼。

林星辰吩咐道:“把门打开。”

“是。”然后四个警察分别从怀里掏出钥匙。

这道门有四把锁,四个警察一人掌握了其中一把锁的钥匙,要想开门,就得四个人都把锁打开才行。

门开了,魏仁武对林星辰说道:“我进去后,就把门锁上,一个小时后,再来开门。”

魏仁武走进了这道门。

一进门,门便咔嚓锁上。

这个房间内十分阴暗潮湿,但是这个房间很其他房间不同的地方是,四面墙都布满了棉布,显得十分的柔软,房间的中间放着一座柔软的长沙发,沙发上躺着一个闭着眼睛的男人,这个人的手被手铐铐在沙发上。

这个时候,男人睁开了眼睛,并说道:“你总算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