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重庆森林

_id="u1662291";_id="u1749449";_id="u1749455";

“婷婷奶茶店”。

充满了学生气息的一家奶茶店,最主要的是,店里面有一个婷婷玉立的美丽姑娘穿着奶茶店的制服,带着最美丽的笑容送给学生们最温暖的奶茶。

魏仁武走进了这家奶茶店,店员很热情的问道:“先生,要喝点什么?”

魏仁武点了一杯“抹茶奶茶”。

店员马上便去准备,魏仁武站在柜台前,用猥琐的眼光审视着这名女店员,身材曼妙,前凸后翘,还有一张天使的面孔,魏仁武看着都有些动心。

店员准备好奶茶递到魏仁武手上,魏仁武问道:“多少钱?”

“八块,先生。”

魏仁武掏出了钱递给店员,并问道:“你是叫张小婷吗?”

“先生,你认识我?”这个名叫张小婷的店员疑惑道。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不过我现在想认识认识你。”

张小婷宛然一笑,说道:“大叔,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魏仁武也笑了,他笑道:“如果平时来讲,我看到漂亮的女生,都难免会搭讪,不过今天想认识你,并不是为了搭讪。”

张小婷好奇了起来,她双手扶在柜台上,俏皮地问道:“那大叔有什么事呢?”

魏仁武故意顿了顿,才缓缓说道:“我想向你了解了解你爸爸张玉宁。”

张玉宁的名字似乎极具魔力,惊得张小婷娇躯一震,她面色一变的说道:“你想知道他什么事?”

魏仁武正准备谈谈张玉宁之时,却碰到店内又来客人了,魏仁武便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下午四点钟了,他才说道:“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我们再好好谈谈张玉宁。”

张小婷一边为客人准备奶茶,一边对魏仁武报以微笑。

魏仁武明白张小婷是答应一起用餐了,便走出奶茶店,对等待在外的张风说道:“你现在挨家挨户去垃圾处理厂寻找张玉宁的踪迹,我想一定能有所斩获,记住动作要快,赶在出下一条人命之前。”

魏仁武说得严重,吓得张风赶紧行动。

张风走后,魏仁武又回到奶茶店,找了张凳子坐下,一边喝着“抹茶奶茶”,一边看着张小婷辛勤的工作。

魏仁武发现,张小婷总是面带微笑,心里充满了阳光,并对每个顾客报以真诚,从表示上完全看不出来她是经历着没有父母之爱的童年,整个人活在孤独的成长下的女孩子。

天色渐晚,魏仁武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来催促张小婷,而是展现了极大的耐心来默默等待张小婷下班。

差不多七点钟,客人开始变得稀少,张小婷才说道:“这位大叔,走吧,我们去吃饭。”

魏仁武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说道:“那把店关了吧。”

张小婷又花了近十分钟,把奶茶店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电闸一关,卷帘门一拉,才对魏仁武说道:“大叔,你想请我吃什么?”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能不叫我大叔吗?我看着有那么老么?”

张小婷指着魏仁武的八字胡,说道:“可能是你的胡子,衬托出来你像位大叔吧。”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别这样说,我还是挺喜欢我的八字胡的。”

张小婷双手叉腰,俏皮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大叔你到底要请我吃什么,再不说,我可要回家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听说川大的南门,有一家叫做‘重庆森林’的‘钵钵鸡’,有没有兴趣尝尝。”

张小婷摸着下巴,望着天空,有些犹豫道:“那家我还没吃过,不过好像挺出名的,可以试试。”

魏仁武挥挥手,说道:“那走吧,我们就去吃那家。”

于是两人便朝着川大南门行进。

路上,张小婷问道:“大叔,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魏仁武悠悠道:“我姓魏,叫做魏仁武。”

张小婷大惊道:“哦!我知道你,新闻里经常会提起你,听说你是‘神探’。”

魏仁武伸了个懒腰,不屑道:“‘神探’这两个字,我并不是很喜欢,新闻总喜欢夸大其词,我是个破案的,这点确实没错。”

张小婷说道:“所以,你是想调查我爸爸吗?”

魏仁武也不掩饰地说道:“没错,我确实想调查你爸爸,所以,你爸爸现在在哪儿?我听说是你接你爸爸出狱的。”

张小婷长叹一声,说道:“是的,的确是我去接的他出狱,不过他又走了,离开了这里。”

“走了?他坐了十年牢,好不容易出来和自己的女儿团聚,他却选择走了?”魏仁武惊奇道。

张小婷突然满面愁容,说道:“是的,爸爸走了,临走前,他说自己是个罪人,和我一起生活,会给我带来诸多不便,所以他选择离开,我试着劝他留下来,可是他还是执意要走,我也没有办法。”

“那你知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魏仁武急道。

张小婷摇头道:“不知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神色略显失望。

张小婷好奇道:“你一直在问爸爸,现在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用不着请我吃饭?”

“那怎么可能!我魏仁武要请的饭,还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更何况是请美女吃饭。”

张小婷噗得一声笑了出来,她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啦。”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我从来不跟美女开玩笑。”

张小婷掩嘴笑道:“那么咱们赶快吧,我有点饿了。”

魏仁武带着笑容和张小婷漫步于川大校园。

突然魏仁武小声地对张小婷说道:“我们背后有一个戴着金属框架眼镜的男学生,长得有点猥琐,好像是在跟踪我们,他是你的追求者吗?”

张小婷没有回头,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而背后的眼睛又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魏仁武所说的男学生,她无奈道:“他经常来我店里买奶茶,不过是不是追求我,我不知道,可能是对我有点意思吧,不过他经常跟踪我,就让我感觉有些可怕了。”

魏仁武拍拍自己的胸脯,像个男人一样说道:“今天你不用怕,因为有我保护你。”

张小婷微笑道:“看来,你还挺可靠嘛。”

魏仁武得意道:“那当然,新闻里也不全是吹牛,我还是有些真材实料。”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重庆森林”。

这家店不大,但是生意却爆好,幸好两人来的时候,刚好有一桌吃完了,这才让两人有位置坐,不然就要排队了。

坐在饭桌前,魏仁武立马点了一份“钵钵鸡”,他问张小婷:“你知道‘重庆森林’吗?”

张小婷说道:“知道,这家‘重庆森林’的‘钵钵鸡’可是很出名的,而‘钵钵鸡’又是一种很特别的冷锅串串,味道麻辣劲道。”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这家店,我是说《重庆森林》。”

张小婷疑惑道:“你是说《重庆森林》那部电影?”

魏仁武点头道:“没错,就是王家卫的那部电影。”

“那部电影我看过,讲述了两个爱情故事,一个故事是一名警察爱上一位快餐店的店员,另一个故事是一名警察与一位女杀手发生了一夜的爱情。”张小婷睁着无邪的大眼睛,津津有味的说道。

魏仁武指了指张小婷,又指了指自己,说道:“你不觉得,此情此景,我们在‘重庆森林’里吃着饭,并发生着《重庆森林》的故事吗?”

张小婷轻叹道:“只可惜啊,你不是警察,我也不是快餐店的女店员,我是奶茶店的店员,我更不是林青霞那样的女杀手。”

魏仁武哈哈笑道:“身份只是个名头,故事版本是需要更新的,我们也可以上演一部新版的《重庆森林》啊。”

张小婷伸出手指,摇了摇,说道:“那可不行,魏大叔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们之间的故事是开始不起来的。”

魏仁武摊开手,无奈道:“既然开始不了《重庆森林》,那么只能谈谈《阿郎的故事》了。”

张小婷眉头突然紧锁,说道:“《阿郎的故事》是讲阿郎年轻的时候犯下大错被捕入狱,等他出狱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有个儿子,并从孤儿院把儿子领回来,一起相依为命。魏大叔,你是想暗示什么吗?”

魏仁武瘪着嘴,说道:“如你所想,我正是想听你和你爸爸上演的《阿郎的故事》。”

张小婷低下了头,她的表情变得异常的痛苦,她缓缓道:“那么,魏大叔,你要听哪一段?”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我想从你们故事的开头听起。”

张小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是爸爸的养女,我的亲生父母把我遗弃到街头,是爸爸把我捡回家里,并抚养我长大,供我吃喝,供我上学,虽然他不是我亲生爸爸,但是养大于生,所以,在我的心中,他也是我唯一的爸爸。”

魏仁武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不是说的这段。”

张小婷疑惑道:“那你说的哪一段?”

魏仁武清了清嗓子,小声道:“你爸爸是杀了‘十石小学’的校长入狱的,我想知道的是,他为什么要杀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