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共同点

_id="u1662291";_id="u1749449";_id="u1749455";

这一夜,魏仁武一夜未睡,他有两个疑惑一直缠绕心中,一个疑惑是凶手是用什么手法可以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弃尸?另一个疑惑是两个死者都有同样的旧皮箱,而皮箱里所装的少女衣物又有何意义?

一直到早上八点,新年的第一天的第一个太阳才刚刚升起,魏仁武便打电话给张风:“张警官,麻烦你帮我安排一件事情。”

“咦,魏先生,今天这么早啊。”张风在电话的另一头调侃道。

“废话少说,昨晚那个死者叫什么?”魏仁武可没有闲功夫跟他瞎扯。

一听到魏仁武这么严肃,张风便不该怠慢:“昨天那个死者叫做杨不凡,是一家置业公司的老总,怎么了?”

“立马安排我去他家里一趟,要快。”魏仁武言语异常严肃,“这次一定要找到突破口,不然今晚可能还会有人死。”

“我明白了,我这就安排。”张风一听到还会有人死,立即准备挂断电话去准备。

“等等,先不要挂电话。”魏仁武突然说道。

“怎么了?”张风疑惑道。

“顺便开车过来接我。”

魏仁武挂断电话后,便睡着了,他太困了,他想了一个晚上,才决定一定要找到第三个可以验证相同点的东西,才能确定他怀疑过的相同点。

叮咚,叮咚,叮咚……

张风焦急地按着门铃,奇怪了,魏仁武明明让自己来接他,怎么不开门呢?难道他出去了?

张风正准备掏手机打给魏仁武之时,门打开了。

魏仁武揉着睡眼,有气无力地说道:“张警官,你来了。”

“魏先生你这是在睡觉?”张风疑惑道,“你昨晚干吗去了?”

魏仁武打了个哈欠,便走出房门来,说道:“别管我昨晚了,咱们赶紧走吧。”

两人便开着警车前往杨不凡的家。

警车上,张风坐在驾驶座上认真地驾驶着汽车,因为今天是大年初一,街上的人和车都很多,路上非常堵,警车行驶的异常缓慢。

而魏仁武却在车后座上倒头睡觉,不但睡得很沉,而且还打起呼噜来,本来路上就堵,再加上魏仁武的呼噜声,搞得张风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才来到杨不凡的家里,张风赶紧推醒魏仁武,催促道:“魏先生,别睡了,我们到了。”

魏仁武极不情愿地从后座起来,大喊道:“这么快就到了啊,我还想多睡一会儿来着。”

“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难道没有睡觉?”张风带着埋怨问道。

“我说我在思考案情,你信吗?”

“你有这么敬业?”张风当然不信,魏仁武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

魏仁武轻叹一声,摊开手无奈道:“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咱们还是赶紧去做正事吧。”

杨不凡的家是在一个高级小区,这个小区是由豪华的矮层洋楼组成的,这在高楼林立的成都,显得极其特别。

杨不凡和前面两个死者不一样,他不是个独居的男人,他有妻子,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

当魏仁武和张风敲开杨不凡家大门的时候,便看到杨不凡妻子那种愁云满布的脸,真是我见犹怜。

新年的第一天,得知的第一个消息,便是自己的老公死了,恐怕换着谁都高兴不起来。

坐在客厅里,魏仁武便安慰道:“杨太太,我为你老公的死感到遗憾,不过还请你节哀,并协助我们调查。”魏仁武一见到美女语气都变得温和,哪怕这个美女是别人的老婆。

杨太太本来还能崩住自己的忧伤,但是一听到魏仁武的安慰,立马便崩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哭诉道:“不凡平时待人和善,很少得罪人的,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杀了他的?”

魏仁武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应该很快就能找出凶手了。”

“真的吗?”杨太太抹着泪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杨太太你必须先允许我查看了你老公的私人遗物。”魏仁武拍拍自己胸脯保证道。

“请问这位警官,需要看不凡的什么遗物?”杨太太疑惑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就是那种连你都不知道放在哪儿的那种遗物。”

杨太太摇头道:“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不需要你会懂,我只需要杨太太能许可我随意翻你老公的房间就行。”

杨太太顿了顿,轻叹道:“人既然已经死了,东西也没有什么价值,这位警官请便吧,只要能尽快抓住凶手,我一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

魏仁武伸伸懒腰,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杨不凡的家是个五室三厅的大房子,一间主卧室,三间卧室,一间书房,魏仁武没有选择去主卧找他想要的东西,而是走到书房门口,问道:“请问杨太太,一般你们谁来打扫屋子的清净呢?”

杨太太说道:“因为不凡工作比较忙,一般都是在收拾屋子的。”

魏仁武指着书房说道:“那这间书房,应该不是杨太太在收拾吧。”

杨太太点头道:“没错,这间书房,都是不凡自己在打扫,他甚至都不让我进入这个房间。”

一直在听两人对话的张风,这时疑惑道:“有什么问题吗?”

魏仁武指着书房紧闭的大门说道:“每个房间的门缝都可以看出灰尘极少,可以打扫房间的人极为用心,只有书房的大门灰尘满布,可见是很少打扫的,杨不凡自己并没有多少空闲时间去收拾房间,所以才会忽略书房的清净。他不让别人碰这个房间,这说明我想要的东西,很有可能就在这个房间里。”

“是什么东西?”张风问道。

魏仁武没有理会他,他准备拉开门把,却发现门被锁上了的。

魏仁武又张开笑脸,对杨太太说道:“杨太太,不介意我弄开这道门吧。”

杨太太给了一个眼神给魏仁武,意思是让魏仁武随意。

魏仁武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根铁丝,不到两秒钟,便用铁丝把书房的门锁给弄开了。

杨不凡的书房不能说清洁,但是整齐还是算得上,一些经济类的书被整齐地放在书柜里,一张真皮办公椅和一张宽大的办公桌立在书房中央,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些东西当然不是魏仁武想要找的东西。

魏仁武打开所有书柜,将那些他认为没有用的书用很暴力的方式全部翻到地上。

杨太太看见魏仁武的行为极其粗鲁,本来想要阻止,但是回头一想自己答应了让他随意翻查,便忍住怒气任魏仁武肆意妄为。

魏仁武已经抄出一半的书籍,但是在翻到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时,却怎么也拿不下那本书,那本书就像粘在了书柜上。

魏仁武微微一笑说道:“好像发现了奇怪的东西。”他没有拿下那本书,而是将那本书横着旋转了一下。

咔嚓一声,占满整堵墙的书柜,突然开了一条缝。

魏仁武用力把那个书柜拉开,那个书柜竟然是活动的,更不可思议的是,书柜背后的墙上竟有一个藏在墙里面的密码保险柜。

魏仁武对着杨太太哈哈大笑道:“杨太太,我可能找到你老公留给你的一大笔遗产了。”

杨太太捂着惊得合不拢的嘴,不可置信道:“我和不凡结婚两年,竟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保险柜。”

魏仁武趴到保险柜前,一边研究着如何开锁,一边悠悠道:“很明显,你老公还有很多秘密是你不知道的。”

这个保险柜可是一般的锁,魏仁武不能拿他那根万能的铁丝轻松地弄开,所以他对张风说道:“张警官,麻烦你去把你警车里的激光探测仪拿来。”

“要检测指纹吗?”张风很明白魏仁武想要做什么。

“是的,赶紧去拿来。”魏仁武催促道。

张风快去快回,取回了激光探测仪递给魏仁武。

魏仁武把书房的窗帘拉上,又把门也关上,保证书房的光线变得昏暗后,将激光探测仪打开,照在保险柜密码锁的数字按键上。

密密麻麻的指纹清楚的出现在1、3、6、7、9上面,魏仁武问道:“杨太太,你丈夫出生日期是多少?”

杨太太愣了一下神,才说道:“一九七三年六月九日出生的。”

魏仁武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说道:“那就没错了,完全符合。”

魏仁武依次按了9、6、3、7、9、1,密码便成功解开,魏仁武一边打开保险柜,一边解释道:“因为太多人知道他的生日,为了以防万一,又怕自己会记不住密码,所以他将自己的生日倒着设置密码。”

杨太太看见保险柜被打开,心里不由得期待了起来,她真心希望保险柜里面装满了杨不凡的私房钱,这样至少她自己心里能在杨不凡死后得到一些安慰。

然而,她失望了,保险柜里只有一个陈旧的皮箱。

或许钱藏在皮箱里呢?但是魏仁武打开皮箱之时,她才彻底死心,里面哪有什么钱,只有一堆小女生的衣物。

和杨太太不同的是,魏仁武却显出了超乎寻常的兴奋,他从衣物中抽出一件女生校服,哈哈笑道:“没错,就是这件,‘十石小学’的校服。”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