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抛尸地点的选择

_id="u1662291";_id="u1749449";_id="u1749455";

魏仁武一看来电显示,是张风打来的,张风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莫不是要祝福他新年快乐?

魏仁武接通电话:“喂喂……你说什么……听不清楚……太吵了……你等等,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魏仁武拿着手机,仔细观察了一下王国民家,也就厕所里似乎安静一点。

魏仁武钻进厕所,把厕所门关得紧紧的,也把那些嘈杂的声音关在了门外,才对电话里的张风说道:“你现在慢慢说吧。”

张风说道:“我现在在‘十陵森林公园’,魏先生你必须马上过来一趟。”

“又死人了?”魏仁武惊奇道。

“没错,也死人了。”

魏仁武非常惊讶,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变态连环杀手犯案的速度如此之快,以往他所遇见过的连环杀手都会在相隔好多天才会犯案一次,每一次都会有精密的计划,所犯案的对象也是精心挑选的。

可是这次魏仁武所遇见的杀手,除了作案手法一样,所挑选的对象毫无逻辑关联,而且也每隔一天就会杀一人,似乎也没有太多的计划,就像是在街上随机碰到一个人,只要是男人,只要有下手的机会,他都会毫不留情的杀掉。

如果其他人遇到这样的杀手,都会感到害怕和困惑,但魏仁武却不会,他不但不害怕,甚至说他的心里开始激动起来,越棘手的案子,越能激发魏仁武内心那原始的**。

他马不停蹄的赶往张风所在的“十陵森林公园”。

魏仁武是坐出租车去的,路上他不停地催促司机开快点,甚至威胁司机闯红灯。

司机谨小慎微地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来到“十陵森林公园”。

魏仁武到达张风所在的凶案现场时,现在已经围满了警察和本来准备在这里放烟火的路人。

一些警察正在驱赶围观群众,而张风穿着警察制服站在警戒线外焦急地等待。

张风在等待什么?他当然在等待魏仁武,他一见到魏仁武,就像见到亲人一般,赶紧拉着魏仁武说道:“魏先生,你总算来了。”

魏仁武嘲笑道:“张警官真敬业啊,大年三十晚上,还得出来加班,你看看杨警官和肖警官都没有来。”杨文耳和肖伟确实没有在现场。

张风解释道:“我就是想让他俩安安静静在家里过个年,所以才自己来了,没有办法,案子没有进展,上面给的压力很重啊,林队长都差点准备从天津老家赶回来了。”

“废话少说吧,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魏仁武早已摩拳擦掌。

张风把魏仁武引到树丛里,又是那种难以言表的画面,换汤不换药,也就换了一个男人,其他的血腥画面也还是一样。

魏仁武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对张风说道:“这次又是怎么发现的?”

张风瘪着嘴,指了指围观群众,说道:“他们来放烟火时发现的。”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这个杀手还真是不安分,大年三十的,不在家好好过年,跑出来杀什么人。”

张风摊开手,无奈道:“没办法,这个时候敬业的人多的是。”

魏仁武指了指张风,又指了指自己,说道:“你想说,你和我么?”

“好了,不扯闲的了,魏先生,我们得把注意力集中在案子上。”张风现在都急得火烧眉毛。

魏仁武清了清嗓子,又习惯性掏出香烟,点燃后,说道:“对,这个死者的背景,你调查清楚没?”

张风托住下巴,眉头紧锁,说道:“这个来头就大一些了,是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

“我想,和其他两个人的关系也不大吧。”魏仁武打断了张风的话。

张风点头道:“确实如此。”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烟,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尸体是怎么运到这里来的?”

张风当然不知道答案,所以他摇摇头。

魏仁武眉头揪在一起,说道:“很明显,几个死者被发现的地方,都不是犯案现场,那么问题来了,凶手是如何在不被人发觉的情况下,把尸体运到这些荒郊野外,不被人注意。”

张风回答道:“弄俩汽车,把尸体装进后备箱,然后开到荒郊野外,然后弃尸,这也没什么难度吧?”

魏仁武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难道没发现,凶手选地方,还有一个特点吗?”

“什么特点?”张风越来越不懂。

魏仁武笑了,他笑道:“我问你,今天这个死者和前面两个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风猛抓自己后脑勺,试探性地回答道:“长相不一样?”

“你这不是废话么?”魏仁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在他心里,张风的表现简直比岳鸣还不如,不过,魏仁武心里一直觉得岳鸣很有灵性的。

“那我真不知道了。”张风尴尬道。

魏仁武掐灭烟头,说道:“前面两个人的尸体是白天发现的,而今晚……”

“哦,今天是晚上发现的尸体!”张风恍然大悟。

魏仁武叹了口气,说道:“你总算反应过来了。没错,今天是晚上发现尸体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凶手所挑选的地方也不全是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外,他所挑选的地方,都是晚上没有人,白天就会出现稀稀落落的人的地方。而今晚是晚上发现尸体,正是因为这个公园今天晚上刚好有游客来放烟火,才会打破这个规律。”

“这能说明什么吗?”

“这说明,凶手杀人后,并不是为了抛尸,他还是希望有人发现尸体。”魏仁武又掏出一根烟,“于是,这也出现了另一个问题,既然是有人的地方,就难保晚上就一定没人,比如今晚,这里就有很多人。”

“也许只是运气好,刚巧没有人发现而已。”张风很得意,显然他对自己的答案很有信心。

但是这个答案立刻便被魏仁武给否决了:“你是不是傻?这是一个手段残忍,心思缜密的杀手,他绝对不可能靠运气去杀人的,这一切他都会经过精密计算,所以他一定有什么方法能成功的避开路人的注意的。”

“那我刚刚所说的,用轿车后备箱装着尸体,然后找到这种地方,把尸体一抛就离开,是有问题的?”张风对自己所有的理论都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当然,一辆轿车出现荒郊野外,这种事情就已经足够引人瞩目了,更别提从后备箱掏出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所以,这种方法绝不可行,他一定还有一种更可靠的方法。”魏仁武严肃地说道。

“那是种什么方法?”张风好奇道。

魏仁武没有回答,他倒不是故意卖关子,他是现在真的不知道,不过他坚信自己一定有办法找出凶手的方法来。

张风在等待魏仁武的答案,但却听到魏仁武说道:“我走了。”

魏仁武说走就走,没有回头。

张风冲着魏仁武的背影大喊:“魏先生你上哪儿去啊?案子都还没有进展啊!”

魏仁武依然没有回头,只是挥挥手,回答道:“回家睡觉,睡一觉起来,说不定案子就有进展了。”

张风无奈地叹一口气,他又得想想今晚的尸体该如何向上级和媒体交待。

事实上,魏仁武并没有回家,他去到的是第二个死者的家里,那个他连名字都没有问过的会计。

第二个死者也是独居的男人,作为会计,应该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所以家里也应该很整洁才对。

但是,现实往往和想象中不一样,这个会计家异常的杂乱,这一点倒是和正常的单身独居男人相符。

越乱的家,东西越不好找,因为他摆放是没有规律可循。

魏仁武站在凌乱的客厅中,没有翻开任何东西,他心中有一个结,他一定要在这个房间里解开。

这个结就是他一直坚信这三个死者之间是有联系的,他来到第二个死者家里,就是要找出这种联系来。

而当魏仁武偷偷进入这个房间,在观察了整个房间后,便立即就感觉到了这个死者和第一个死者王国民之间的联系。

要知道第二个死者是一个独居男人,并且他不爱收拾屋子,所以那种寂寞男人夜晚用来聊以慰藉的东西应该也不用刻意藏起来,但是这个屋子里任何生活物品都有,就是没有那种东西。

这完全不合情理,王国民没有那种东西,这个死者也没有,难道他俩都没有寂寞的时候吗?

魏仁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立马开始翻箱倒柜,就差把屋子掀了。

终于,魏仁武在一个衣柜里找到一个皮箱。

当魏仁武找到皮箱的时候,差点高兴地大叫出来,没错,这是一个陈旧的皮箱,和王国民家的皮箱非常的类似。

魏仁武强压自己的兴奋,打开皮箱,里面装着少女的一些衣物,一套粉色的A罩,一件修身的运动服,一件女生校服。

与此同时,空旷的双流机场出现了一个拖着行李拖箱,穿着纯白羽绒服的男人,他对着自己的手机说道:“我已经下飞机了,放心吧。”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