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一个人的生活

“就此别过吧。”魏仁武站在机场大门口对岳鸣说道。

“真的不留下来么?”岳鸣带着恳求的语气问道。

“不了,这里没有我的生活,再说,我们又不是不再见面了。”魏仁武哈哈笑道。

突然,岳鸣也笑了,但是他的笑容却十分诡异,笑声也十分尖锐。

魏仁武很奇怪岳鸣为什么会有这种笑容,他在岳鸣的脸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笑容。

魏仁武收起了笑容,疑惑道:“你笑什么?”

岳鸣笑道:“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为什么?”魏仁武不明白。

“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岳鸣始终重复着这一句话,但声音也越来越小,人影也越来越模糊。

不仅是岳鸣,魏仁武周遭的所有事物都开始变得模糊。

魏仁武抱着头,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模糊的事物都变得黑暗,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漩涡,吞噬着魏仁武。

“啊……”魏仁武从床上惊起,额头汗水颗粒状呈现。

原来是南柯一梦,魏仁武大口的喘气,慢慢从噩梦中恢复精神。

他看看窗外,耀眼的阳光正照进来。

魏仁武房间的窗户是正对着南面,这个时候太阳光照耀进来,说明现在已经是晌午时分。

魏仁武披上自己的睡衣,打开房门,对着客厅懒散的大喊:“小岳……”

可是空荡荡、黑黢黢的客厅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魏仁武所做的梦并不是全都是虚幻的,他差点忘了,岳鸣是真的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家,而且这一切都是魏仁武自己逼岳鸣所做出的选择。

这个家,没有了岳鸣,没有了岳鸣所做的可口的饭菜,总让魏仁武感觉缺了点什么,明明只一起生活过几个月,却让魏仁武感觉失去了一个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人。

魏仁武努力调整心态,岳鸣来这儿之前,他也是一个人生活,这没什么大不了。

总之,先吃午饭,中午起床后,他的肚子是非常饿的,岳鸣没在,他就得像以前一样,下楼去找馆子吃。

魏仁武去厕所收拾了一下自己,一般出门,魏仁武都还是要把自己打扮得正常一点,不会像在家一样邋遢。

收拾好,魏仁武便出门了,却刚好碰到也出来找吃的伍巍。

伍巍看到魏仁武,总是特别的兴奋,他询问道:“魏先生,这要出门啊?”

魏仁武爱理不理地回答道:“是啊,肚子饿了,去吃饭。”

“说到吃饭,魏先生以前都是在家吃岳哥做的饭菜,最近几天怎么没看到岳哥呢?”伍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魏仁武白了伍巍一眼,才悠悠说道:“小岳走了,现在我一个人住在这儿。”

“什么?岳哥走了?”伍巍追问道。

魏仁武并不想搭理伍巍,便径直走向了电梯。

伍巍跟在魏仁武的背后,问道:“魏先生,你什么意思?岳哥上哪儿去了?走了的意思,就是不回来了吗?”

魏仁武进入电梯,回答道:“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伍巍也跟进电梯,并帮魏仁武按了一楼,还是厚着脸皮问道:“岳哥肯定是回家过年了,等年后,他一定会回来的。”

对啊,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岳鸣走了,林星辰也回家了,魏仁武又要一个人过年了。

魏仁武突然问道:“小伍,你会喝酒吗?”

伍巍被魏仁武突然这么一问,问得有点懵,他茫然道:“会那么一点点,但是喝不了太多。”

魏仁武满意地笑道:“很好,会喝就行。”

深夜的“九眼桥”总是能给寂寞的人带来一些热情,像魏仁武这样寂寞的人,也总喜欢到这里来找点乐子。

魏仁武去的一家酒吧叫做“奇迹酒吧”,常常被其他酒吧称为奇迹的一个酒吧,因为这家酒吧在“九眼桥”这个酒吧林立的地方,生意经久不衰。

魏仁武喜欢到这里来,是因为他总觉得这家酒吧有一种特别的魔力。

伍巍不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了,但他确实第一次来这个酒吧喝酒,因为上次来,是和魏仁武一起来找炸弹,当然那时候一路来的,还有岳鸣,而现在却只剩下魏仁武和伍巍两个人相对而坐。

魏仁武手持一杯“长岛冰茶”,指着伍巍面前的“蓝色妖姬”说道:“你倒是喝啊。”

伍巍连忙挥手道:“别,魏先生,刚刚已经喝了一杯了,脑袋开始有点晕。”

魏仁武摇头道:“没意思,算了,还是我自己喝。”魏仁武一口干了一整杯的“长岛冰茶”。

伍巍好奇道:“岳哥会陪魏先生整杯整杯的喝酒吗?”

魏仁武脸上有些不悦,他不耐烦地说道:“你怎么老提他?”

“其实,我就是好奇岳哥到底是不是回家过年去了,魏先生又不肯告知。”伍巍低着头,小抿了一口酒。

“他不是回家过年,而是回家去做生意了。”魏仁武一把抢过伍巍的“蓝色妖姬”,又一口干了。

“那他还回不回来了?”伍巍一边好奇问道,一边招呼侍应上酒。

“应该不会回来了,就算会回来,也待不上几天。”魏仁武点燃一根香烟说道。

伍巍叹气道:“真是好可惜啊,岳哥这么好的人,我本来还想和他多交流交流来着。”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过去了的人,就让他过去吧。”魏仁武倒是看得挺开的。

“那不是魏仁武以后要一个人生活了?”伍巍突然醒悟道。

“一个人生活也挺好啊,我以前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魏仁武摊开手,表示无所谓。

伍巍轻叹道:“我试过一个人生活的滋味,那并不好受,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魏仁武指了一下伍巍,又指了一下自己,说道:“你我是邻居,想找个说话的人,难道你我不成么?”

“其实,魏先生……”伍巍欲言又止。

“你想说啥?”魏仁武问道。

“其实,其实……”伍巍努力挤出想说的话,“其实我明天也要走了。”

“回家过年么?”

伍巍猛地摇头,说道:“不,不仅仅是回家过年,可能这一去,就很难回到这里了。”

魏仁武有些失望,他说道:“没想到,连你也要走。”

伍巍说道:“魏先生,虽然我也要走,但是我还是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魏仁武又把侍应刚上的酒给一口干了,说道:“走吧,走吧,你们都走,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

伍巍急道:“魏先生,你别这样。”

魏仁武哈哈笑道:“小伍啊,你太小瞧我了,我可是十分耐得住寂寞的人。”

虽然魏仁武在笑,但是伍巍从魏仁武的笑声中听出了苦涩的味道。

魏仁武总在世人面前摆出一副十分冷漠又十分残酷的姿态,实际上他是个很热情的人,只是他的工作不允许掺杂太多的感情,然而当他在一件事或一个人身上投入感情之后,他会比任何人都珍视这份感情,无论这份感情是友情还是爱情。

伍巍同情魏仁武,举起桌上的酒杯,对魏仁武说道:“魏先生,我今晚就陪你好好的喝一次,就算喝醉也不怕,人生难得遇知己。”

魏仁武也举起酒杯,哈哈笑道:“就等你这句话,酒是最纯粹的东西,它能让人回归最原始的本能,今晚我就让你多喝一点,感受感受。”

于是,魏仁武和伍巍大战了“三百回合”,只是结局和大家预想的不太一样,自称喝不了多少的伍巍并没有醉倒,醉倒的人竟然是在酒场身经百战的魏仁武。

“岳鸣,星辰,爸爸,妈妈,师父……”醉得趴在酒桌上的魏仁武,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念了一大堆名字和称呼。

清醒的伍巍推了推滑到鼻尖的大圆框眼镜,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意,他看着不省人事的魏仁武,笑道:“魏仁武啊,魏仁武,还真是难看啊!枉你智谋超群,酒量却这么差。可惜啦!本来我还很喜欢你的,如果我们不是敌人的话,我想我们本来应该可以成为朋友,真是可惜啊!”

于此同时,在牛市口的一家缤纷KTV的豪华包间里,有一家公司的员工们正在举行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次聚会。

二三十个人在包间里,尽情地欢唱,尽情地对饮,尽情地狂欢。

其中一位年纪四十岁左右的西装男人不胜酒力,率先走出了包间,他一边扶着墙,一边朝外面走,正巧碰到了一个男同事从厕所出来。

男同事上去慰问道:“王经理,你还好吧?”

王经理挥挥手说道:“没事,我出去吹吹风,醒醒酒,你先回包间,等会回来,我还要和你再战一个‘春夏秋冬’。”

男同事哈哈笑道:“那我等你哟。”

王经理摇摇晃晃走出了KTV,冷风一吹,香烟一点,顿时觉得酒好像好了很多。

“王国民,王国民,王国民……”突然王经理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充满魔力的女人声音。

王经理刚点的烟,顿时便从手中滑落,整个人就像丢了魂儿似的,一步一步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王经理双目空洞,像个没有灵魂的丧尸,离开了KTV,朝着街角的黑暗走去。

渐渐地,渐渐地,王经理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