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连环自杀案

林星辰也怒道:“你把话说清楚了,有什么证据显示他是自杀的?”

魏仁武轻叹道:“好吧,我从头开始讲,死者,叫向南,二十岁,身份证上有写。手机里只有妈妈的手机号,说明是一个很孤僻的人,而且应该他们是单亲家庭,因为没有爸爸的号码。钱包里有药店的*,买的是‘氟西汀’这种专门治疗抑郁症的药,他能够准确地在药店买到治疗这种病的药,是因为他有‘抑郁症病史的,知道什么样的药能缓解病情。死亡的位置离坠落的窗户正下方有两米开外的距离,说明他不是被人推下来,或者坐在窗户前,不小心掉下来的,而是自己跳下来的,因为前两种情况,死者根本不可能落得离窗户正下方这么远的位置,况且是脚先着地。然而今天,死者还不小心踩到了一点点狗屎,可能他自己并没有注意,正因为如此,我才能跟着狗屎的味道,在九楼的走廊调查到他的足迹。他今天一直在走廊徘徊,整个走廊充满了狗屎的味道,后来吃了药,发现药还是压不住自己的病,于是绝望地背靠着窗户坐下,最后实在忍不住,站在窗户上,跳下去。我讲完了,林大队,满意了吗?”

林星辰想发火,但是又无法反驳,因为魏仁武把所有细节全都推理出来了。

死者母亲却并不买账,哭骂道:“你是什么人啊?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魏仁武并不理睬,而周围的记者不停拍照、录像。

岳鸣连忙给死者母亲鞠躬,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他只是嘴上毒了一点,心肠还是很好的。”

“不用解释,我们回家。”魏仁武拉着岳鸣,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因为都喝了一点酒,岳鸣并没有开出他的“甲壳虫”汽车,所以他们只能打的回家。

的士车上,岳鸣一言不发,看着车窗外,魏仁武也不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你在生我的气。”魏仁武率先打破僵局。

“没有。”

“不要表现得像个女人。”

“那你不要表现得这么冷漠。”

“那我该怎么做?安慰死者家属?拜托,那我不是去那里的目的。”

“你知道死者的妈妈跟我说的什么吗?”岳鸣有些激动,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妈妈独自将孩子抚养长大,没有爸爸,从小孩子孤僻,也没有朋友,一不小心得了抑郁症,还不容易最近有所好转,没想到还是选择了自杀。”魏仁武把岳鸣想说的话,全说出来了,岳鸣只能选择又不说话。

魏仁武接着道:“你只不过刚好想起来自己素未谋面的亲生妈妈而已,才会这么在意。”

“我没有。”

“男人大丈夫敢想就要敢当,我都说了,不要表现得像个女人。”

“好吧,我是这样想的。”这时,岳鸣眼眶里有些湿润,他尽量忍住,把脸撇到一边,但是魏仁武还是注意到了,但是他没有去说些安慰的话,他并不擅长做这个。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悲剧和不公,这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能够解决的。自己,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虽然魏仁武不擅长安慰,但还是很会讲道理的。

又过了一个星期。

这一天,岳鸣很早就起床了,接着吃早饭,打扫卫生。现在他们的家,早已不是单身汉魏仁武那个家,现在如此的整洁,也增添了不少生活上本该有的东西——会客沙发、茶几、电视、饭桌。那些化学实验器具,全被岳鸣扔到阳台上,那个陈旧沙发也被岳鸣扔掉了,对于那个沙发,魏仁武本来是想反对的,但是无可奈何的是,岳鸣是房东。

岳鸣虽然是个富家大少爷,家里佣人无数,却从小依然亲力亲为做家务,单身汉魏仁武可算是有福了,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下,魏仁武时常夸赞:“有小岳在,连老婆都可以不娶。”

每天,岳鸣还要买菜,做饭。基本上中午饭菜做好了,魏仁武也就起床了。今天也不例外,也是这个节奏。

“无趣啊!小岳啊,你不觉得很无趣么?”魏仁武夹起一筷肉丝,却愁得不停摇头。

“哪里无趣?”

“太平淡了,就无趣。昨晚好不容易以为有一个案子了,结果只是一个简单的自杀案。”

“你希望有什么案子?”

“当然是那种抠破脑袋的悬疑大案子,来个连环杀手出来作作恶也不错。”

“天下太平,岂不是更好么?少一点恶事,少一些伤害。”

“善恶,在我的人生中是没有概念的。我的人生只有两种状态,*与平淡。哎!现在就是太平淡了,简直是在浪费我的生命。”

“我觉得平淡一点,挺好。”

“你说,那个什么‘封神会’,怎么还不来找我,都大半个月了,难道他们真的不怕我把名单交给警察?”

“如果你愿意交给警察,我肯定举双手赞成。”

“想得美。”

这时,家里的座式电话响了。

魏仁武猛得跳起来,兴奋道:“这肯定是林星辰打来的。”

魏仁武立马飞奔过去接电话,连筷子都忘了放。

“喂,林大美女,是什么大案子吗?”

“又一起坠楼案。”

“不好意思,今天太忙了……”

“先别挂,这个坠楼案有点特别,你一定不会想错过的。”

“我保证,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来找你,因为你成功得勾起了我的兴趣。”

这次的坠楼案发生在位于南延线附近的老成仁路“远大·优悠风景”小区的36幢楼下。

魏仁武让岳鸣驾驶着“甲壳虫”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现场,期间还闯了三个红灯。

一下车,魏仁武就飞奔到现场,又是满地鲜血,又是死状凄惨的少女,魏仁武兴奋得直跺脚,完全没有顾及尸体旁悲伤的死者家属还有周围记者的眼光。

魏仁武连手套都不带,就准备开始检查尸体的时候,被魏仁武忽略掉站在旁边的林星辰一把拉住魏仁武,说道:“不用检查了,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情况几乎跟上周那个自杀坠楼的男孩一样,只不过这次是有人看见她跳下来的。”

魏仁武转过脸来,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会说我一定感兴趣。”

林星辰轻叹一声,说道:“同样的风华正茂,同样的抑郁症患者,同样的跳楼自杀……”

“同样的家里有钱。”魏仁武接过话来。

“原来你看出来了,不过你能看出来也并不奇怪。”

这时被魏仁武抛弃、默默去停车的岳鸣也赶了过来。

“应该不止这两起自杀吧。”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说道。

“瞒不过你啊,其实上上周,就有一起自杀了,是在家上吊死的,因为是自杀,所以当时没有太在意,但是,加上这两起,都是‘抑郁症’和家庭富裕,所以……”

“所以连你都感觉这不是单纯的自杀了。”

“是的。”

“哎,我真是笨蛋,上周,我不该错过的。”魏仁武懊恼道。

“你得尽快了,我隐约感觉可能还会有人自杀,而且媒体已经开始在网上胡言乱语了,我们的压力很大。”林星辰很少用这种恳求的语气和魏仁武说话。

“放心吧,没有我魏仁武破不了的案子。不过,我得向你借一个人。”魏仁武微笑道。

“谁?”

“你的手下,张风。”

“哦,张风去调查一宗黑帮火拼案了。”

“让其他人去顶替他,现在叫他去锦华‘万达广场’等我。”

魏仁武大手一挥,说道:“小岳,去开车,我们的破案之旅又要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