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奇迹酒吧

成都,又称为蓉城,四川省的省会城市,坐落于成都平原,拥有三千余年的历史。

自古以来,成都都是中国西南地区的政治和经济重镇。到了2015年,成都这座城市,更是达到了国际大都市的地步。

很多外地人,了解成都,基本上只知道成都的食物文化和茶馆文化,岂不知成都的夜生活可是一点不会亚于香港。

香港酒吧拥有673家,而成都发展到现在,已经有661家,其中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著名的九眼桥和少陵路。

少陵路,我们这里暂且不谈,我们主要讲讲九眼桥的酒吧。九眼桥酒吧一条街,是成都夜生活最具代表性的地方,街上的酒吧具体多少家,我已记不清了,几乎每天都有关店和新开的,所以非要说一个数字的话,大概有上百家吧。

而九眼桥这么多酒吧,竞争也是相当激烈得,每过一年,都会淘汰掉其中百分之八十的酒吧。

能够一直存活在九眼桥的酒吧,特别是一开始只是默默无闻的小酒吧,大家一般都会称为奇迹,而“奇迹酒吧”就是这么一个奇迹。

“奇迹酒吧”是坐落在府南河河边的一座小酒吧,很普通,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可是和邻近的几座酒吧相比,邻近的酒吧生意就萧条多了。

即使过了酒吧生意最热度的夏季,在这悲风话凄凉的秋季,“奇迹酒吧”内,也还是坐满了形形色色的客人。舞台上,有一个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男歌手正在为客人们增添酒兴,而客人们好像也没太领情,他们更关心杯子的酒还有没有,划拳是否赢过对方,酒过三巡后,是否能有艳遇。

没错,艳遇是大多数去酒吧都想拥有的,有美酒,再有美女,人生岂不是太美妙了,更何况成都正是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

但好像,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想。吧台边有一个二十三四左右的小伙子,留着一头刘海能遮住眉毛的韩式发型,脸圆圆的,看上去很清秀。已经坐在吧台边上,近两个小时了,点了一杯“蓝色夏威夷”,却连半杯都没喝完,有一两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上前搭讪,想要他的电话,都被他婉拒了。坐了两个小时,眼睛一直在观察周围的客人,时不时的看一下手表,右腿一直在抖,显得很焦躁的样子,像是在等人,可是却一直没有看见有朋友来找他。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正是成都夜生活才开始的时候,而这个小伙子却好像准备起身离开,刚挎上包,身边突然坐下了一个男人,使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小伙子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穿棕色薄大衣,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中短发,浓眉大眼,国字长脸,高鼻梁,稀松但修整的很漂亮的八字胡特别的显眼。小伙子在打量这个男人的同时,这个男人也在打量他。

一分钟过去了,男人开始说话了:“我想,你应该是在找我。”

小伙子一头雾水的说道:“莫非你是……”

“没错,我就是魏仁武。”男人打断了他的话。

“对,没错!我是要找你。”小伙子惊诧道,“可是……”

“可是,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找我?我不但知道你要找的是我,而且还知道是向天笑让你来找我的,对不对?”魏仁武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

小伙子显得茫然的样子,回答道:“你说的都对,可是向叔叔说,他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只叫我晚上9点到11点这段时间里,到这个酒吧来,就有机会找到你。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还是联系上你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笑得人仰马翻,“看来向天笑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啊。”

小伙子越来越迷惘了,试探性的问道:“向叔叔只告诉我,你一定能帮到我的忙。但是除了你的名字和到什么地方找你,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魏仁武点点头说道:“这天底下,很少有什么忙是我帮不到的,只是看我愿不愿意,不过你是向天笑介绍来的人,我只能帮了。”

小伙子虽然还是很不是很明白他说什么,但听到魏仁武愿意帮忙,心里还是一阵高兴,忙伸出手,礼节性得想和魏仁武握手,并道:“谢谢!谢谢!忘了自我介绍,我叫……”

魏仁武一把握住小伙子的手,并再次打断小伙子:“你叫岳鸣,24岁。你父亲是谁,我也知道,只是这里人太多,就不提了。”

这小伙子的确叫岳鸣,所以岳鸣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连忙问道:“怎么这个你也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魏仁武又开始笑了,“从你进门开始,我就在观察你了。你一个外地人,一个人来到这个酒吧,点杯酒也不怎么喝,只是东张西望。但是如果说东张西望是为了猎艳,刚刚那么漂亮的妹子跟你搭讪,你也拒绝了,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你要不是gay,你要不就是在等人。”

岳鸣感觉自己有一点明白,但具体的还是不太明白,只听魏仁武接着道:“gay不关注女人,至少也应该关注男人吧,然后男人你也没关注,所以可以断定你是在等人。你在等人的过程中,时不时的就看一下手表,要不然就到处观察周围的人,所以你如果是等熟人,就应该至少打个电话催一下,要不然,你的视线应该不会离开大门,而不是四处张望。所以你要找是一个你也不认识的人。”

岳鸣问道:“就算我是找陌生人,你怎么认定我是找你呢?”

魏仁武微笑了一下,解释道:“我先也只是假设你在找我,然后我接着观察,直到你刚刚和那个小妞对话的时候,才听出来你是来自广东沿海一带的。试想一下,你并不认识我,却要来找我,肯定是一个认识我的人推荐你来的,我就开始在寻找广东那边有哪几个人是认识我的?幸好在那边认识我的人并不多,也就两三个,最有可能的就是向天笑了。”

岳鸣又问道:“为什么最有可能的是向叔叔?”

魏仁武不说话,眼睛不停的打量岳鸣身上,盯得岳鸣浑身不自在,就像刚洗完澡,没穿衣服,被人盯来盯去的感觉。

然而魏仁武终于说话了,但是眼睛还是没有离开过岳鸣身上:“你这一身名牌,还是太招摇了啊,岳大公子。再加上你不论脸上还是手上都是细皮嫩肉的,说明,你是出身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长大的,然而向天笑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我是知道的,他跟你爸的关系,我也是知道的。”

岳鸣总算是听明白了,说道:“了不起啊!你是侦探吗?”

魏仁武道:“是,也不是。”

岳鸣刚弄明白一点,眼下又不太明白了,只能问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魏仁武回答道:“只是工作性质有点像而已,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又不能叫侦探。因为很多侦探要做的工作,我也不接,比如说什么查婚外情和找东西之类的。”

岳鸣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看,说道:“可是我正是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

魏仁武皮笑肉不笑,冷冷道:“那可能就要对不起了。”

就在岳鸣正寻思怎样才能让魏仁武改变主意的时候,从角落里走过来两个身着火辣的美女,并且其中一个略为高挑的美女热情得跟魏仁武打招呼:“小魏魏,你刚刚让我试探这个帅哥,我也做了,今晚上还是没有空跟我走吗?”

岳鸣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两个美女,正是之前跟他搭讪过的美女,而他现在才明白,原来她们跟自己搭讪,只是魏仁武为了试探他,并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因此,心里还有些许失落。

另一个稍微矮一点的美女赌气地对高挑美女说道:“你别想独吞小魏魏,他是我一个人的。”

高挑美女轻蔑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两个美女都在为魏仁武争风吃醋,魏仁武也只是抚摸着他的胡子,微笑着不说话。

矮一点的美女不服气道:“小魏魏,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今晚到底是跟我还是跟她?”

岳鸣在旁边,简直都看神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只能不发言,默默的等魏仁武来作定夺。

“好为难,该选谁呢?”魏仁武放下抚摸胡子的手,缓缓伸出手指,说道:“既然这么为难,那我今晚只能跟他走了。”然后,手指并没有指向两个美女中的其中一个,而是指向了酒吧大门口。